new icn messageflickr-free-ic3d pan white
Untitled | by yijuichen
Back to photostream

雖然之望兄一直說要低調,但他確實在北大武山完成「五岳三尖」。一般來說,「」通常都是聽到百岳兩個字,但那個實在太不容易了,所以階段性的滿足感就變得很重要。我是這樣想的。因為這樣的關係,我也數了一下自己的「五岳三尖」還剩多少?嗯,兩顆,剩玉山和秀姑巒山。

說到這,我突然想起一樣已經許久未見過的東西。那就是「登頂罐」。以前剛爬山的時候,都沒什麼梗就背一大堆重得要命的死人骨頭上去慶祝,像是汽水、罐頭之類的,好像光是爬山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現在真的有什麼值得慶祝了,卻反而拿幾片洋芋片聊表心意。到底是體力問題,還是心態問題?我想都有問題吧。

120 views
0 faves
0 comments
Taken on March 26,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