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icn messageflickr-free-ic3d pan white
20130511 露宿者侵佔元朗唐樓 天台梯間搭屋如集中營 | by Willy Lo
Back to photostream

20130511 露宿者侵佔元朗唐樓 天台梯間搭屋如集中營

露宿者侵佔元朗唐樓 天台梯間搭屋如集中營

 

星島日報 A19 | 每日雜誌2013-05-11

  

油麻地渡船街天橋底去年獲政府撥款增設綠化帶,露宿者被要求遷出,當中不少是南亞裔人士。有社工擔心,露宿者問題將延伸到佐敦及元朗等較多南亞裔人士聚居的地方。本報記者 走訪元朗多幢唐樓,發現大廈因無看更、無大閘,梯間及天台已成為露宿者的「集中營」,他們更用牀墊及紙皮搭建臨時屋。據了解,高峰期內,十個樓梯中,有七個被佔據來露宿。元朗區區議員亦反映,南亞裔人士露宿情況日多,對附近居民造成滋擾。

 

記者 勞顯亮 王東亮 攝影 勞顯亮

 

記者 日前到元朗傑文樓實地視察,發現天台及樓梯間有南亞裔露宿者居住。傑文樓一共有十座,天台相連,樓下是商鋪,梯間並無大閘。在天台的一個角落,有露宿者用簡陋的木板、牀墊及地氈搭建臨時居所。這間「天台屋」能容納兩至三人,放有舊牀墊及兩張凳,亦滿布雜物。在天台的不同地方,亦發現擺放了牀墊及紙皮,看似曾經有露宿者居住。此外,在傑文樓其中一個梯間,也有露宿者佔據頂層與天台相連的空間,擺放牀墊休息。

 

牀墊紙皮搭建

 

  記者 與剛睡醒的尼泊爾人交談,得知他原本租住元朗馬田村,因在元朗市中心有工開,便來到朋友的「天台屋」暫住,「這是我朋友的家,他說元朗租金太貴,所以便睡在這裏。今天是我來住的第一天。」他說自己是裝嵌工人,日賺四百元,「但工作並不穩定,有時候會無工開。」他自言來港十二年,持有香港身分證,「我不用政府幫我,我有能力賺錢維生。」

 

  另一住在梯間的尼泊爾裔人則稱在香港出生,住了十六年,「因為有病,所以找不到工作,在傑文樓梯間住了近一年。」

 

  有業主及區議員均反映,南亞裔露宿者侵佔唐樓情況愈來愈嚴重。傑文樓業主立案法團負責人劉炎生說,去年底開始有南亞裔露宿者進駐傑文樓的天台及梯間,高峰時期,十個梯間中,有七個都被露宿者佔據。「曾經有女學生獨留家中時,有露宿者企圖撬門打劫,最後得家人及鄰居救助才無事。」

 

  劉曾向區議員反映問題,警方加強巡查後,露宿者數目才減少,但住客仍擔心治安及衞生環境變差。他估計,由於近年租金不斷上升,元朗的南亞裔露宿者看中傑文樓無大閘、無天台鎖,才會進駐。傑文樓為四十年樓齡舊樓,現已計畫於今年內進行樓宇更新,加裝大閘。劉直言,無社工關注過該樓的露宿者,現時只希望加裝大閘後能趕走他們。

 

無閘無鎖成目標

 

  元朗區區議員蕭浪鳴亦說,因錦田泰康圍一帶租金便宜,以往南亞裔人士大多聚居該區,但近年逐漸有部分找到工作的,會搬到元朗市區居住,大多聚居在宏發徑一帶,「他們收入不多,會租住安寧路及教育路的唐樓劏房,但由於劏房租金近年大升,愈來愈多人選擇睡在唐樓梯間及天台,甚至用紙皮、破牀褥或帆布在天台搭建『小屋』居住,露宿情況有惡化迹象。」

 

  蕭曾在白天走到元朗傑文樓及福安樓等巡察,雖未見南亞裔人士露宿,但發現梯間及天台有一大堆日常用品、衫褲及雜物,「他們白天都去工作,晚上十時後才會出現,他們雖沒犯案,但令夜歸的婦女擔驚受怕。」

 

南亞聚居地 愈夜愈熱鬧

 

  專門協助少數族裔人士的香港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指,元朗及油尖旺區是本港最多南亞裔人士聚居的區域。最近亦有元朗區的社工對她說,該區多了南亞裔露宿者,懷疑是當局在油麻地「清洗太平地」,露宿者被逼搬離原來睡的天橋底、隧道及停車場,只好遷至其他較多同鄉及朋友的元朗區。王說,「如元朗巴士總站,到夜晚就愈來愈多南亞裔人士聚集。其實他們並無違法,只是居民擔心治安問題。」

 

  八鄉、元朗及錦田一帶是南亞裔人士的聚居地,元朗區議員鄧卓然稱,整個區約有五、六千名南亞裔人士人士,包括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及尼泊爾人,不少是尋求政治庇護的難民。「因為八鄉錦田很多豬欄及雞欄出租,非常便宜,圍村舊屋的租金也肯定在二、三千元以下,加上永隆圍有食物銀行會每周兩次向南亞裔人士免費派發食物,如生米、奶粉等,於是便成為他們一個聚集點。」鄧解釋。

 

疑從油麻地遷至

 

  他續說,南亞裔人士一般會八至十人合租舊屋單位,大多只鋪墊牀褥,睡在地上,「相信亦有不少在元朗市區工作的南亞裔人士,為節省租金,會走到市區舊樓天台暫住。」

 

  早前遊行抗議當局歧視露宿者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亦坦言,以往住在油麻地的南亞裔露宿者,不時都有元朗的朋友前來探望,不排除他們一旦被逼遷離油麻地天橋後,會向其他區域轉移。吳衛東指,當局目前仍未清場,仍有部分露宿者未搬走,以後會繼續關心他們的去向。

    

年輕露宿染毒癮無人幫

 

香港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從九十年代起協助本港少數族裔人士,她表示,現時愈來愈多二十多歲的南亞裔年輕人因租金貴、找不到工作等多種原因,淪為露宿者,擔心會有年輕化的趨勢,造成惡性循環。「在油麻地露宿的南亞裔人士,不少都染有毒癮,愈來愈多年輕人要淪落街頭,最怕他們結交到損友,意志消沉而沉淪毒海。」她指南亞裔露宿者多數是尼泊爾或巴基斯坦裔人士,多數持有本港身分證,部分持有俗稱「行街紙」的臨時身分確認書,正等待難民或政治庇護甄別。

 

現無專責外展隊

 

  王惠芬希望當局能成立針對少數族裔人士的社工外展隊做個案輔導,幫助他們上樓、搵工及戒毒。「要幫他們找工作,脫離露宿;有毒癮的就應該轉介至戒毒機構;或嘗試聯絡露宿者已回鄉的家人,讓家人接他們回國。」她認為目前當局綜合服務的社工多先照顧本地華人,而少數族裔人士難溝通,無專責外展隊,難以幫露宿者重建人生。

1,976 views
0 faves
0 comments
Taken on May 15,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