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icn messageflickr-free-ic3d pan white
View allAll Photos Tagged 學院藝術

 

只有把自我變的渺小

 

才能把給對方的愛變大 

  

何車:喜歡听你講古,技藝差、票房佳、何非凡否?本人於香港戰前已看薛馬桂白及楚岫雲等伶人演戲。1947年楚岫雲榮歸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即哄動爆棚,一鳴驚人。

 

1948至1949年再拍何非凡組非凡响班演出了多个劇目,劇劇爆棚,以致當時的娛樂報,每天都佔有大半版紙篇幅,讚頌楚岫雲的表演藝術如何如何精湛出色:不負梨園早揚名,工夫老到益能精 :唱做俱佳、文武兼備、爐火純青、聲色藝全、前途遠大等等許多許多的稱讚好評。何非凡則只在半版紙內的最下端只有一小格,由班中宣傳部門登出之廣告內宣傳寫着:單听主題曲值回票價幾隻字攪做新綽頭。

 

查實如果單單為了听主題曲,沒必要購買戲票入戲院觀看全劇達五至六小時,只需在家中或往涼茶店听收音機現場直播全劇時,單單听全劇當中那一小段廿分鐘主題曲便足夠,何況當時進入戲院看戲也非常之奢侈昂貴。其實早前那個年代的觀眾,並不是像今天的只須聽唱,還是欣賞全面唱唸做打的伶人。

 

根本1948年廣州南番順省港觀眾爭相購票入場,是好奇要觀賞久仰大名、剛從美加泰越星馬各地演罷載譽榮歸、聲威遠播、遠近馳名的新明星楚岫雲。在觀眾心目中楚岫雲是一位青春艷麗可人的陌生新面孔,卻又是演技老練、演活角色人物的年輕花旦:聞得她唱演打卓越精優、文武聲色唱唸做演俱佳、早已名揚省港澳,是必要大力捧場一睹她蘆山真貌台風技藝之超級新巨星,以致非凡响劇團第二屆至第五屆班爆棚旺台。

 

1949年初楚岫雲和陸雲飛在非凡响演至第五屆,就被呂玉郎撬聘過檔組成永光明劇團,永光明從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票房賣座全行之冠,每個戲目必連演百多至三百多場次的高紀錄。

49年初楚岫雲過檔永光明劇團拍呂玉郎,非凡响的旺勢即時轉去了永光明,從此永光明持續十年爆棚旺台演出無間。是誰影響非凡响第二至第五屆叫座力一目了然。

 

而何非凡於1949年10月再度組第六屆非凡响拍車秀英、徐人心,49年12月又組第七屆換拍了秦小梨,很快便散班跟著又組第八屆、第九屆、第十屆………………非凡响,每屆班期僅維持三數十天,不復非凡响第二屆至第五屆當時連演年餘爆滿盛況,票房也比當時大為遜色。

 

確實何非凡之前拍過無數花旦的演出都全不叫座,1947年底自組第一屆非凡响班拍芳艷芬,同樣不叫座即時散班。到1948年初拍了楚岫雲才劇劇爆棚。事實上是因為楚岫雲唱演俱佳而令非凡响旺台收得,可惜只因為她一向長期演出無間,無空暇去灌錄唱片以留傳後世。相反何非凡很多時間沒有演出,所以灌錄了大批唱片,兼且拍了大量七日鮮電影,留下來不少影音給人欣賞,因而名氣不衰。至令當今有人 誤解當年非凡响之轟動,全歸功給何非凡唱主題曲。

 

1947年底何非凡組第一屆非凡响拍芳艷芬、鳳凰女,因票房不佳很快便散班。1948年初何非凡再組第二屆非凡响,換拍楚岫雲和陸雲飛,第二花旦譚玉真,演出劇目有《西廂記紅娘》、《月上柳梢頭》、《風雪夜歸人》、《花落鴛鴦塚》、《一曲鳳求凰》、《夜吊白芙蓉》、《玉楼人醉杏花天》、《斷雨殘雲》、《文姬歸漢》、《紅拂女》、《風雪訪情僧》、《蝴蝶大王》、《福將霸王妃》、《珍珠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等十多個戲目,持續旺台至第五屆達三百多場,並非現今坊間所傳單演《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或單憑情僧一曲而使之賣座三百餘場之謬論。

 

何非凡1948年之前演出全不叫座。他1949年和楚岫雲分道揚鑣後,他先後在廣州、香港再多次組織了多次班演出,但拍檔花旦總是比1948年時的楚岫雲遜色不少,他因此就一直風光不再,票房也每況愈下大不如前,再難復1948年當時那般旺台賣座,之後動用1948年所賺來金條補貼以後的演出。

 

何非凡五十、六十年代沒有演出時,他就在香港灌錄了許多全劇粵曲唱片全集催谷名氣,還灌錄了幾次情僧主題曲唱片,更進一步錄了一套 只有寶玉唱、沒有黛玉唱 的[情僧偷到瀟湘館] 兩小時版 全劇粵曲唱片,經常在電台播出,現今的听众都誤以為是他當年和楚岫雲的長達五、六小時之演出版本。其實何非凡48年和楚岫雲演出過《情僧偷到瀟湘館》此劇外,之後他從來沒有再和其他花旦演出過該劇,只是56年和鄭碧影拍了一齣電影,片中為了特出他自己,同樣是只有寶玉唱、沒有黛玉唱的。

 

但另邊廂被譽為翻生林黛玉的名旦楚岫雲,就則於四五六十年代都持續常有演出黛玉角色:一九四八年楚岫雲和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滿座百餘場,五十年代楚岫雲在永光明劇團,再與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連滿二三百場,五六十年代楚岫雲又與羅家寶演出黛玉焚稿歸天連場滿座。 (戲迷)

 

馮俠魂、楚岫雲1955至1956年在永光明劇團合演牛郎織女連滿兩百多場,蘇翁都曾說過楚岫雲演出非常叫座,因她已是當代賣座最佳保證之票房皇者。盧丹鄭衛國也說楚岫雲演出非常賣座爆棚。

 

名伶傳真

 

何非凡 (1919—1980),廣東東莞人,原名何賀年,又名何康棋,著名粵劇演員。曾取藝名何小年的他在入粵班之初,從跑龍套開始,初期登臺時心情過份緊張,幾句道白都常常念錯,甚至完全念不出來。但何非凡並不氣餒,反而更加鞭策自己,久而久之,決心以自己抱負非凡而改名何非凡。師事李叫天、陳醒章、石燕子等。早年何非凡曾當過馬旦。先後加入「大羅天」、「黃金」、「樂其樂」、「紅棉」等劇團,未有成名。

1947年 ,何非凡自組第一屆非凡響劇團,第一屆班拍花旦芳艷芬,票房未有起色,散班收場。1948年何非凡自組第二屆非凡響,這一屆班他換聘從外國演出載譽歸來的名旦楚岫雲任正印花旦,楚岫雲精湛卓絕的表演技藝成功令非凡響劇團一轉頹勢,第二屆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果然一飛沖天,場場爆滿,《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更連滿百餘場,劇中楚岫雲演林黛玉爐火純青,聲情並茂,入木三分,動人心絃,贏得了”生黛玉”之美譽,楚岫雲在《西廂記》演紅娘一角維妙維肖,絲絲入扣,精彩絕倫,再贏得了”生紅娘”之美譽,而楚岫雲的唱腔流水行雲,脫穎特出,唱功繞樑三日,被譽為「岫雲腔」,合作兩年以來,第二屆非凡響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賣座成功令班主拍檔何非凡的名聲也因而響了起來。

 

文化大革命期間:那一天我到二沙頭體育館。通往的橋頭站立著許多人,許多還是少男少女,遙看我們,言笑晏晏,指指劃劃,情緒高漲“我正在想,為何我們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呢?直到走近了,我才發覺他們的眼光不是投向我們,而是集中在我們後面的粵劇演員身上。他們一上來,那些熱情洋溢的、期待著的眼光馬上變成了一片迷惘。有的說:「這是楚岫雲嗎?她哪有力氣在《六國大封相》裡紮腳推車啊?」我看過楚岫雲的戲,此刻的她,身體搖搖欲倒,移一步只有兩三寸,也沒有人去攙扶她。看來她真的要走最後一程了。在那青春煥發的戲迷對比下,真不知誰羨慕誰!

 

用七夕贡案讲过去的故事:

“古村新貌”真实再现了出过粤剧界的顶级花旦王楚岫云等不少名人的聚龙江古村的现状:古色古香的祠堂、庙宇、古民居与现代先进的办公大楼和崭新的生活环境新旧辉映,在同一时空里给人以强烈的今昔对比,感受现今生活的美好。

每年望牛墩七夕风情节,乞巧艺人制作的精美贡案总是让游客惊叹不已。

走进逾百平方米的七夕贡案制作室里,随处可见活灵活现的人偶、唯妙唯肖的动物、玲珑逼真的房屋等精美艺术品。各种颜料、贡案制作的原材料则散布在各处,制作室中正在播放粤曲。

 

反串六國大封相

 

兩宮燈由馮俠魂、黃鶴聲(他兩人都是文武生而反串花旦)飾演,還要跴橋(紮腳)上場,扭擰作態,博得台下噱笑連聲。

 

越南西貢中和橋腳「新光戲院」建成,馮俠魂、楚岫雲、蔣世勳、婉小蘭、崔子超、英麗明、趙蘭芳、張煥星、貂蟬月、黎鶴峰,亦在該院登過台。駱錫源太太「駱二嫂」,組「大榮華」入駐新光,聘日月星班演頭場,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譚玉真、方錦濤,全部機關佈景「七劍十三俠」機關重重,千斤閘、石壁門、毒龍噴火等特技,大開眼界。生紂王羅家權、曾雲仙、蕭仲坤、李香琴、朱少坡演出「殺虎案」後,新光戲院改建市場,遂宣佈散班。

 

楚岫雲早於四十年代初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楚岫雲從四零年就開始當上了興中華巨型大班正印花旦。四二年新春續當上覺先聲猛班正印花旦。楚岫雲從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長期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澳的名旦,早時鄧碧雲、車秀英都曾只是她的二幫副車,那年代,連花旦王楊師奶都只能在鄉村戲台才坐正做正印,在廣州市『東樂戲院』演出時,花旦王楊師奶(Fong 艷 Fun)芳艷芬只是楚岫雲的幫花。當年楚岫雲任正印花旦,陳艷儂、鳳凰女都曾任楚岫雲的三幫。

 

神童楚岫雲十三歲前在上海之演出

1934年 天仙樂在特別區演出。演員:黎明鍾、

楚岫雲、醒魂鍾、謝醒儂、百日紅、陳少泉、楊名聲、紅衣女。

劇目:《六國大封相》、《趙子龍》、《道學先生》、《食齋蛇》、《凡鳥恨屠龍》、

《洞房三怪變》、《羅成》、《摩登地獄》、《嶽飛出世》、《夜光杯》、《樊梨花》、《戲諸侯》、《猛龍》、《天上笙歌》、《龍鳳再生緣》。

1934年11月15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華山玉劇團”。

演員:靚華亨、楚岫雲、段劍沖、李松坡、譚玉蘭、賽子龍、譚少鳳。

劇目:《陳友諒兵下南昌》、《迷魂網》、《薛家將》、《兇手是情人》、《腸斷蕭郎》、 《陳宮罵曹》、《虎吻偷香》、《賭鬼打城隍》、《銀宮豔盜》、

《六國大封相》、《呂洞賓》、《何仙姑》等。

1935年2月   上海廣東大戲院

“華山玉劇團”調整演員陣容繼續演出。

演員:王醒伯、楚岫雲、牡丹蘇、李松坡、梁淑卿、盧雪鴻、王振聲、段劍沖、賽子龍、儂非女、黃少秋、陳少泉、謝福培、靚蛇仔。

劇目:《麒麟崖》、《寶鏡重圓》、《情場怪傑》、《錦繡香囊》、《昆侖劍》

、《三取龍鳳劍》、《血灌自由花》、《老嫩情人》、《二叔公搏命》、

、《武大郎娶妻》、《咸濕皇帝》、《寶蝴蝶》、《夜探嚴相府》

、《昭君娘娘二卷》。

 

1935年5月21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金龍男女劇團”。

演員:陳皮鴨、上海妹、楚岫雲、段劍沖、趙驚雲、林鷹楊、鄧少秋、紫雲

霞、胡小寶、顔思德、馬夢先。

劇目:《吳越春秋》、《雙封相》、《狀元貪駙馬》、《迫夫同殺父》、《春滿壽星橋》、《可憐秋後扇》、《花蝴蝶》、《佳偶兵戎》、《潘金蓮出嫁》

《大妗戲新郎》、《獸陣銅崖》。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文武狀元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場次,及至二三百場次爆滿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新馬、紅星、大龍鳳、錦添花、珠江、太陽昇等等所有的劇團。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長勝擂台永光明劇團陣容鼎盛,頂級天皇佬倌台柱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呂玉郎玉喉鏡腔五十年代天頂佬倌,他表演平實大方,儒雅斯文,1949年初組永光明劇團。和聲腔動聽的楚岫雲,腔圓聲靚的小飛紅,唱演諧趣的陸雲飛,頂級天皇大佬倌,組成了永光明劇團。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持續演出爆棚,期間演了無數名劇戲寶,叫好叫座,演至1955年夏季呂玉郎離開。1955至1958年期間,呂玉郎拍林小群演出了多個著名劇目,最高票價改收二元五角,白超鴻和羅家寶拍林小群時期,最高票價只收九角。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飛紅二幫花旦王,當年的“永光明”陣容鼎盛,擁有名家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等,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0年組洛阳春剧团:主要演员冯侠魂、红光光、蟾宫女、曾君瑞、梁国风、黄秉铿。剧目:背解红罗等。1952年馮俠魂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楚岫雲 (翻生黛玉之憶) 名伶傳真

 

近歲電視劇、越劇皆不斷有人提《紅樓夢》,有人再提羅家寶之名曲,說當年唱《怡紅公子悼金釧》之「蝦哥」羅家寶才是真正「生寶玉」。

而首席「生黛玉」當數外形柔雅、萬千唱腔愁苦盡涵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王」楚岫雲了。「雲無心而出岫」,楚岫雲藝名也充滿詩意,此花旦確是由演林黛玉而成名享譽的。四十年代末她與何非凡共組「非凡響劇團」演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寶黛之死戀演足百餘場。

五零年代初,楚岫雲又與呂玉郎再演寶黛戲《偷祭瀟湘館》數百場之多,及後再與羅家宝演出《紅樓夢》戲目,《金釧投井》與《黛玉歸天》等劇共過千場。

楚岫雲,才兼文武,技藝非凡,唱、唸、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各種南北功架,卓絕第一。表演文武悲喜劇冠首,文戲尤擅悲劇,飾演《胡不歸》的趙顰娘,《情僧偷到瀟湘館》的林黛玉是她成名之作。武戲擅刀馬旦、武旦,演《劉金定斬四門》的劉金定,佘賽花、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素貞、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花木蘭、紀鸞英、樊梨花、雙陽公主多位英雄女將,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她的英雄女將與俠女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深印戲迷腦海,均爲同行及觀衆所讚許。

 

Hawaiian網上資料,

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連滿三百幾場的花旦是楚岫雲,

這個紀錄相信粵劇是後無來者.

 

而楚岫雲更是文武全材花旦.

 

辛兄:

個人覺得楚岫雲的唱腔幾特別,請評論一下

辛奇士

Hawaiian兄:

 

楚岫云成名甚早,二十岁便加入觉先声为正印花旦,拍薛觉先。苦情戏特正;

 

佢地个套《胡不归》唔知喊湿几多女观众既手巾仔。

 

至於云姐同凡哥个出《情僧偷到潇湘馆》系广州一锤罗古直落三百几场,纪录空前绝後。一个系番生贾宝玉,一个系番生林黛玉。

 

文场戏外,云姐武场戏亦洒家。

 

扎脚刘金定,穿大靠、上跷、大打北派。

 

她是全材。

 

至於楚岫云既唱腔,因为佢唔系小弟挚爱既子喉十二金钗,一向无研究;坊间亦少录音卖。承兄命揾左支独唱曲《黛玉葬花》黎听:觉得佢腔口有的似上海妹(声自然靓好多但唔算十分圆润),干净、自然、问字罗腔。特别既私家腔唔多觉。一曲不定腔,抱歉!

 

南派粵劇匯演

 

舉行“兩廣(廣東、廣西)一市(廣州)南派粵劇匯演”。呢三個演出單位各演兩晚,一晚演長劇;一晚演短劇。每個單位給酬二十三萬港元。

 

“南派匯演,打起兩廣價單。揾得戲來又冇人識做,搞到心裏悶夾煩。早知唔做咁多一生一旦。姐姐咁手,點樣過關?從前有真功夫嘅人,喺雪櫃中雪到硬。如今速速解凍,唉!唔知佢重識唔識行!”

 

點解香港主會出的咁招架?呢條橋原來由中文大學梁沛錦博士念出嚟。博士曰:“粵劇幾十年,發展極不平衡。除了生旦戲,並無其他。如此下去,則展現南方人民豪雄性格的劇目及其特有的表現程式,勢將湮沒。因此,搞這南派匯演,志在救正粵劇發展的不平衡。”梁博士呢條橋,無疑是高橋。可是,爲時已晚,香港方面,南派的高手:白玉堂、關德興、新馬師曾依然健在,但廣東(廣州)如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梁家森、少昆侖先後作古,廣西的易日洪也離開塵世。如何應付?難道這難題一出,兩省一市,同交白卷不成?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寇投降以後,我們回到廣州,當時交二十元港幣可以請師傅教一套京劇北派劍術,我交不起學費,只好“偷師”,這裏偷刀,那裏偷劍,零零星星學了一些。解放後,一九五○年,我和林小群在上海演戲,京劇老藝人鮑怡庭免費收我當徒弟,那時演出工作很忙,幾乎每天都排新戲,可是,這位老師傅的無私精神深深感動了我,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每天跑一百個圓圈練腿功,還學了些其他的表演藝術。

問:你演刀馬戲,在排演過程中有無失過手?

答:武打失手是常見的,看,我這顆牙就是碰崩了的,頭部也撞傷過,沒什麽,吃點跌打藥再來,搞藝術哪能不付出代價呢?解放前,藝人爲了糊口,拿藝術做買賣,今天,有了党的領導,我們演戲是爲人民服務,爲黨的事業服務。我們生活穩定,藝術上也不斷得到培養和重視,不拿出點東西來,實在對不起黨,只要想到這些,就什麽困難也不怕了。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所以心裏很苦悶。我看青年一代也很苦悶。事實上,並不是形象好,有嗓子就可以演好戲的。過去我排《羅漢錢》,導演要求我對著他表演,要求哭就要哭,要求笑就要笑,創造角色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半點含糊不得。現在誰來講這一套?以前我們坐著等排戲,現在輪到要排戲了,得四處去找人;以前要帶著感情上排練場,現在根本不問這些。很多行當都沒有了。

問:可以問問你的年齡嗎?

答:四十七,十三歲學戲,唱了三十多年了。

 

淺談楚岫雲的表演藝術 陳酉名

 

楚岫雲是粵劇的著名花旦,她的表演嚴肅認真,台風端凝莊重;做功利落細緻,理解角色的能力較強。這些都是大家所知道,也是大家所公認的。

 

功底紮實是戲曲演員的表演基礎,我們很欣賞楚岫雲的"圓台"、"水袖"、"身段" (形體動作) 的藝術創造。

 

她的圓台功的功力十分深厚,表演時動中見靜,暢而不虛,有語言表達不了的特殊韻味。粵劇界都了解,楚岫雲年輕時期先學刀馬旦,既善翻功,也有腿功,這方面的基礎比較鞏固。後來改演青衣,集文武演技於一身,兩種功力融合,巧妙運用,因此她的圓台技藝,就掌握得極有分寸。

 

她的水袖也別具特色,有層有次,不浮不滯,她懂得演員外部表演應與角色內心活動相一致的道理。她演《黛玉焚稿》的林黛玉,《平貴別窑》的王寶釧,《荊軻》的荊妻,《林沖》的張氏,《胡不歸》的顰娘等,所運用的水袖,並非千篇一律,而是根據怨恨、激動、痛苦、憤懣、傷感等各種不同的人物感情,認真考慮它的變化,如疏密、快慢、收放、輕重、起垂、剛柔等等。她精心琢磨,肯下苦工,所謂 "練死演活",楚岫雲正符合這一要求。

 

她的表演身段靈活巧妙,輕快灑脫,令人有 "動的雕塑" 之感!她對表演形體動作發過議論,認為戲曲在表演現代生活時,旦角在某種情況下不妨借鑑男角的表演程式,她舉某個戲為例作了說明:一個女游擊隊員闖入險地,唱到 "我似山鷹展翅飛" 一句,如果演員能採用花臉行當的表演動作,把兩手伸高,過頭展開,作飛鷹翔空之勢,曲意和表演手段成為有機結合,人物性格就更加鮮明。倘只局限於旦角的原有傳統表演,墨守成規,不敢跨前一步,塑造人物必然束手無策。她又談到這位女隊員在敵人面前,忠貞不屈,指著對方痛罵的表演,認為此時可以採用鬚生運用鬚功的方法,左手撥動長鬚 (女隊員撥動的當然只是胸前的長圍巾),(代鬚),然後右手直指敵人,這就更能顯出人物的英雄氣慨,否則,僅在旦角本身規範動作之中兜圈子,恐怕不容易找到 "出路"。我覺得這些見解是高明的,這不就意味著戲曲表演上的 "突破" 和 "創新" 嗎?

 

楚岫雲的戲曲藝術造詣很深,但她過早逝世,沒有更多時間讓她將自己的精湛表演傳給下一代,這是非常惋惜的事!

 

冷水雖然清涼 珍貴異常 .羅品超

 

楚岫雲離開我們已經多年了,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一直不能忘懷。

我和她曾有兩度合作,第一次合作是一九四二年在香港平安劇團。該團的台柱除我和楚岫雲外,還有曾三多、區倩明、馮俠魂和王中王等,演出的劇目以袍甲戲《黃飛虎反五關》及《熬星降地球》等連台戲為主,還有她的《劉金定斬四門》。那時,香港有幾個出名的花旦,而楚岫雲則是與薛覺先合作而受到好評的。在平安劇團合作期間,楚岫雲的好學勤奮與對藝術的嚴肅認真態度,是令人敬佩的,不管演出的戲份輕重,她都主動找對手練唱,同時,還請北派老師打套子和打一些難度較大的北派脫手,天天如是,從沒間歇。

 

解放後,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對粵劇藝術又作出了新的貢獻,她在《紅娘子》、《后羿嫦娥》和《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劇目的演出中,都有獨特表演。省、市劇團合併後,成立了廣東粵劇院,我們又再度合作了,我與楚岫雲演出《荊軻》、《林沖》等長劇和《平貴別窑》、以及楚岫雲的首本戲《黛玉歸天》等短劇,在這一次合作的過程中,我發覺楚岫雲的藝術造詣,又提高了許多,如荊軻中的荊妻,戲雖不多,但她對人物和青衣行當結合有一定的深度,給荊軻這個戲生色不少,最為突出的是演林沖之妻張氏這一角色,感人至深。從別家、遊廟開始至郊別休妻的這場戲,真是開正楚岫雲的戲路,和她合演過程中,她很注重交流與配合,在每個要點關節中,都以很高的藝術手段使對手演戲的我,感到很自然和愉快,這真像足球場上交波到位,使前鋒能把球一腳勁射入門,從而達到絲絲入扣、水到渠成的地步。又如她在送別林沖,二人見面無言可說的情景下,拿出了休書,一字一淚的唸著,當她唸第一句"林沖休棄妻張氏"時,她一直把淚水停留在眼眶內,觀眾看到的只是淚水盈盈,一滴不流出來,可是在她唸到林沖休妻的最後一句時,加上重槌鑼鼓點,隨著一句 ”沉腔滾花”下句。她的感情已升華到高度,她的抖音得到盡情的發揮,忍耐了分多鍾的淚水,再也忍耐不住,一滴滴的滴落衣衿了。這時,使我這個受到的表演感染,再難抑制內心的痛苦,這真是楚岫雲藝術修養的高度成就。

 

楚岫雲後人永遠不會忘記你 .郎筠玉.

回憶與雲姐相處的日子,如同昨天,歷歷在目

楚岫雲曾師事薛覺先和上海妹,並深得其神,是薛門很有造詣的弟子,她為藝術拚搏的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就算成名之後,她仍然堅持練功,為演好劉金定踩翹斬四門,曾連續多天練習踮腳挑水上三樓,楚岫雲既工於青衣,也長於閨門旦、刀馬旦則更有獨到之處,她聲音清脆,扮相嬌俏,表演細膩,身段優美,台步輕盈,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建國不久,我從海外歸來,組建珠江劇團,戲改會領導原定我排演薛派名劇《胡不歸》但我早慕楚岫雲之名,她演的青衣和苦情戲確比我好,於是,便建議領導改由楚岫雲參加的永光明劇團演出,《胡不歸》演出後,楚岫雲果然不負眾望,深受廣大觀眾讚許。

 

粵劇:紅樓之鄉

照水人所聽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楚岫雲與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羅品超等联袂登台演出名伶楚岫雲生前名劇 一九八六年彭寿輝

本報訊 為紀念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逝世五週年,而舉辦的文藝晚会,將在廣州前進影劇場和觀眾見面,晚会將由廣东粵劇院老中青演員演出楚岫雲生前名劇,羅品超曾與楚岫雲合演(平貴別窰),羅品超說楚岫雲飾演王宝釧,那强裝歡容,無言咽泪的感人表演,至今仍繞腦际,這次他將與林小群主演(平貴別窰),向楚岫雲献上一瓣心香,(胡不歸)是一齣膾炙人口的苦情戲,楚岫雲在劇中飾演趙顰娘,曾使滿座欷歔,文覺非、羅家寳、鄭培英等在晚会將演出此劇選塲,(別妻)、(逼媳),還演出(梵宮駙馬)、(劉金定斬四門)之「私探營房」,(黛玉葬花)等劇選塲,郎筠玉為紀念藝友將會在晚会選演(花木蘭巡營)選塲。

 

楚岫雲從事粵劇事業四十餘年,早期曾與薛覺先等名家拍檔演出,蜚聲東南亞,美國,加拿大,省港澳等地,楚岫雲不但擅演悲劇人物,刀馬旦戲演得更加獨到,她早於四十年代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

 

楚岫雲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的名旦,那時鄧碧雲、車秀英只是她的二幫副車,何非凡的《碧海狂僧》裡的女主角柳飄紅的原裝花旦。

 

作者為甚麼不寫事實,說真話?

楚岫雲演林黛玉創出粵劇票房新高紀錄

 

楚岫雲的舞台名劇《劉金定斬四門》拍成電影,不該說是黃千歲的影片。

 

尚幸還有一批見証梨園歷史的老戲迷,要向烽火梨園作者索還五十八元的購書費,因為該書改寫了歷史,錯漏百出,不盡不實,作者只著重介紹一小撮的伶人,紅線女、芳艷芬、白雪仙………等大家都已經耳熟能詳,不用作者再重覆多講,他們在戰前戰後並未紮起,拍電影也是在四十年代後期才開始,到了五六十年代的電影粗作濫製,毫無藝術水準,就算拍多多也無用,鄭碧影可算是第幾皮呢?

 

反觀大名鼎鼎、鼎鼎大名的楚岫雲,她於十三歲時已開始在港收錄唱片,十五歲時已當正印花旦同時上映弟一部電影演女主角倫碧容,香港戰前她已拍演了十多部電影。她十六歲已獲聘往美國、加拿大演出粵劇,大受歡迎。十九歲她已當上了巨型班霸正印花旦,前後拍薛覺先、白玉堂、羅品超等老倌。戰時她當正印花旦在越南、泰國演出多年。戰後她回國演《林黛玉》,聲情並茂,唱做表演精湛出色,吸引萬千觀眾捧場,轟動梨園,震驚省港澳。到五、六十年代,楚岫雲在粵劇舞台上更是炙手可熱,紅透半邊天。

 

楚岫雲在「非凡響」和「永光明」,曾兩度主演《林黛玉》,共創滿座五六百場次,《劉金定斬四門》是楚岫雲的舞台南派武打戲寶,曾演出了二、三百場爆滿,此劇曾拍攝成武俠電影,楚岫雲在片中大演武功打真軍器,她可說是第一位影壇女俠。以往凡有楚岫雲主演之劇目,每劇必創票房新高峰,創出數百場滿座之世界紀錄。

 

楚岫雲由三十年代十幾歲成名當上了巨型班正印花旦,至六十年代數十載演出無間,四十幾歲依然擔任省港第一大型班正印花旦,她創表演過萬場次,演出之多,票房之高,技藝之優,唱演之佳,世界之冠,捨她其誰,舉世無雙。楚岫雲的驕人演藝創省港澳歷史佳績,冠壓全行,試問梨園中誰人能夠一個劇目最少也能演出連續數十場次,莫說數百場了,難道作者就全不知聞嗎?

 

楚岫雲雖於解放後長駐廣州演出,但這樣也並不代表她的高超藝術給人遺忘了,雖然香港部分觀眾對這位紅伶不甚認識,因為這樣作者就認為講也無謂嗎?及此所有傳媒就避而不談,你不寫,他又不說,因此人人就更加不認識這位奇才花旦王的威水史頁,日久之後梨園史實面目全非,故本來是一流者頓變九流,原本是九流的演者竟然驟升成了一流。 一眾戲迷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雲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上世紀1950年至1958年廣州粵劇戲班,在鄉間及在廣州市演出的售票價目: 下鄉班分為3類,分別是票價最高收4角、票價最高收6角、及票價最高收8角3類,3類下鄉班都極少會在廣州市演出。

而廣州班則分別有小型班、中型班、大型班3類,小型班票價最高收9角,中型班票價最高收1元5角,大型班票價最高收2元5角,大、中、小型班間中也會到鄉間演出一兩台。

廣州市粵劇工作團:薛覺先、白駒榮等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八角,多往各鄉鎮演出。

廣東粵劇團:馬師曾、紅線女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一元五角。

勝壽年劇團: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一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呂玉郎、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二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馮俠魂、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二元五角。

 

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推車功架精妙絕論

歷來表演推車這種專門功架著稱的名伶,可數前輩男花旦仙花旺,金山耀和陳非儂。及至後期,也有資深的著名花旦擅於這門技藝,例如關影憐(1909),陳豔儂(1917-2002),楚岫雲(1926-1980)等, 他們都具有出色的推車技藝。

 

三十年代中期先施公司老闆馬應彪為留著名粵劇名伶楚岫雲,出以最高的聘薪。

因為楚岫雲乃是一位具擁有聲色藝卓絕優越,

文武全能之花旦!及歷來最具票房保証,

屢屢創造出粵劇叫座新高紀錄之伶人也!

 

一代名伶,梨園驕子,藝苑奇葩,粵劇之光,億萬票房天后,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冠梨園,楚岫雲是粵劇界的頂級花旦王,只有她和鄭秋怡兩枝奇葩!在花旦群芳中才能夠達到聲色藝三絕當之無愧!天之驕子,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楚岫雲演織女高創票房紀錄,人演織女只得其形,爾演織女兼擅心聲!楚岫雲與馮俠魂於1955年9月起至1956年6月期間,在永光明劇團演出(牛郎織女) 一劇,晚晚持續上演瘋狂爆滿了達三百場佳績。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拍盡梨園各名泒,早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已被譽為四大名旦,五六十年代被譽為名旦冠首。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期至六十年代,先後合作演出的文武生計有林鷹揚、盧海天、 桂名揚、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呂玉郎、羅家寶、 陳笑風、呂雁聲。

 

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影劇奇才演藝奇葩譽滿梨園,文武狀元影劇全能藝術旦后,唱唸演打技藝超凡功架了得,紥脚踩蹺圓台美如蓮花之舞,水袖身段精雅勝似流水行雲,台風扮相關目表情神韻一流,演活黛玉紅娘金蓮眾多角色,表演創逾萬場屢創票房新高。

 

一代名伶之楚岫雲,影劇事業如日方中,藝苑奇珍,光芒萬丈,天之驕子,票房天后,影劇泰斗楚岫雲,聲色藝文武全能,盛名紅透半邊天,享譽藝壇數十秋!文武狀元,唱得打得,藝苑之珍,天之驕子,踩蹻殺四門的走圓台碎步是全行第一名人物,紥腳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文武悲喜劇旦后,唱唸演打第一流,精通傳統劇藝術,演盡絕世經典劇,創演萬場數百劇,跨代光輝傲永恆。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雲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楚岫雲聲色藝傾城花旦王,唱做唸演打翻技藝一枝獨秀,是花旦群中具擁最高藝術成就的佼佼者大姐大。眾稱影劇奇葩!演藝奇才!三四十年代影劇雙棲,紅極一時,五六十年代粵劇事業更達尖峰,紅得發紫,紅透了半個世紀!

  

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之永光明。永光明劇團成立於1949年初夏,老倌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白超鴻、陸雲飛、馮俠魂、小飛紅、黄君武,演出戲寶新女兒香、梁山伯祝英台、可憐女等深受歡迎,觀眾極度捧場,是繼非凡響後最收得的劇團,不料50年初春,廣州遭戰機轟炸,所有劇團無法上演,此時永光明曾到港演出及拍電影,延至50年初夏返穗演出,這次老倌有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馮俠魂、陸雲飛、黃君武,表演劇目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可憐女、卓文君、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綠野仙蹤、嫦娥奔月、劈山救母、迷樓俠影、蘇武牧羊、牛郎織女、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偷祭潚湘館、淒涼姊妹碑、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梁紅玉擊鼓退金兵..........………..等等戲寶演出都哄動爆棚,全部都叫好叫座,每劇必連演一二百場的滿座,演出特別轟動的劇目更連演二三百場的滿座,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

 

五十年代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擁有楚岫雲、小飛紅、呂玉郎和陸雲飛四大天王,演出嚴肅、表演認真,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第一大班永光明劇團不但匯集了一流的大老倌、編劇和音樂人才,燈光佈景服飾、道具都是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劇團每開新戲非常重視佈景道具和全體藝員的戲裝,像頭飾及衣帽鞋履等戲服都會重新購置,以達到配合劇情的需要,盡力做到整齊美觀,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

 

55年中呂玉郎調拍林小群,9月即由小生馮俠魂充當文武生,演牛郎織女一劇至56年中,連演近十個月,約滿座三百場,突因馮俠魂膽病住院,及後又因家事離團,故牛郎織女終止演出,就於7至8月休暑期間,永光明派員到港意欲斟聘羅劍郎、黃千歲、新馬師曾個別加入,但奈因當時政局問題,居港伶人無意返穗而告吹。

 

換說羅家寶自54年回穗加入小型班太陽昇,演至55年因與林小群不和離團後,一段長時間還未簽約埋班,仍在灣水休假之際,永光明劇團又正急切用人,遂迫不得拉夫完全未夠班的羅家寶補入,就於休假後9月開演金釧投井、至57年,再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屢鬧情緒,他未紮先嬌,陳氣擺款,又自恃了得,因此楚岫雲對他演出水準要求,而經常給他藝術指導及意見,他極不接受,以至時間過去了三四十年後,他還在港台的羅家寶戲寶欣賞特輯節目裡,說了多個謊,仍要詆譭楚岫雲,指稱楚岫雲當時已屆33歲高齡,人老珠黃冇人睇,不襯他27歲英年之齡;回說當年他大鬧意見搞罷演結果犯眾憎,永光明易角,遂再又造就另一小型班東方紅,文武生陳笑風升拍楚岫雲接演鴛鴦玫瑰、董小苑、燕燕等劇,依然賣座魁冠,演至58年尾全市劇團都要轉入廣東粵劇院,永光明劇團至被終結。

 

永光明劇團從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兩或三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班中人記述

 

石燕子年齡比何非凡還要年輕兩歲,但何非凡也要拜他為師學藝,稱他為師父,羅家寶亦曾經是他旗下之員。不過他八十年代在香港電台紅伶訴心聲專訪節目中曾經給對方一些評價,說何非凡和羅家寶都只是專注唱腔,忽略了粵劇在表演各方面等等全面演、打、翻、唸的五功、五法藝術。

何非凡當手下時,跟团往上海,劇团演出失利散班,何非凡沒有路費返廣东,被收作徙弟帶返廣东,他之後一直在各处鄉鎮演出。

  

讀者釋辯羅家寳文章

 

羅家寳曾在月刊寫文章說回半世紀前曾在廣州發生的事。完全不符事實,他有抬高自己,踩低別人之嫌。

 

文章部份內容作出更正:1956年是楚岫雲發現馮俠魂攪婚外情,只是馮俠魂個人離開永光明劇團後加盟下鄉班,並不是永光明一分作二。

 

1955-1956年正在演出《牛郎織女》一劇,晚晚爆滿才是真確的,蘇翁和盧丹兩位編劇家及鄭衛國主持都曾在電台講過:楚岫雲演《牛郎織女》很爆棚,連演二百多場滿座,因楚岫雲當時是票房的保證!現在羅家寶借死人說他自己的假話。

 

羅家寳所列出最受歡迎劇目伶人,怎會居然沒有列出演《鴛鴦玫瑰》的女主角的大名,羅家寳分明是要突出自己獨領風騷,硬說觀眾只看他自己一人吧了!

 

楚岫雲於三十年代十餘歲神童少年得志已成名,所以到了五十年代觀眾們以為她已經四五十歲不年青了,1955年有班戲迷上後台拜訪楚岫雲時,即不客氣地問她多少歲數,她即不加思索毫不保留落落大方答道32歲,故她絕不會為著年歲問題而與羅家寶作出無稽的爭拗事端的!這年她剛好和馮俠魂結婚15周年紀念,筵開數十酒席宴嘉賓。

 

1956年楚岫雲才30歲出頭怎算得是老呢?查實她的大名和藝齡才真正算得上是老吧!因為她於1935年在廣州已當上了上海妹的第二花旦,當年馬老闆還要出最高的聘薪留着她呢,1936年拍白駒榮往上海演出,1937至1938年在港加入了光華男女劇團任主角花旦演林英娥殺嫂等,及開始拍電影當女主角。1939年當桂名揚泰山劇團台柱花旦,同年受聘到美加演出,1940至1941年底先後當白玉堂興中華劇團第二及正印花旦,1942年她就當上了薛覺先劇團和羅品超劇團的正印花旦。

 

50年代她的大名已經響噹噹了20多年之久了,所以當年有好多戲迷在排隊購票時閒談說:楚岫雲紅了很長時間架啦,估計她的年歲不少架啦。羅家寶經常總是要說楚岫雲老,難道羅家寶他真的不知道楚岫雲當時只是三十來歲嗎?又難道羅家寶他真的也不知道小飛紅還要比楚岫雲大七歲?沒錯的,在五十年代或之前,如果文武生上了四十歲、花旦上了三十歲,就真的沒有班主聘請了,只能夠自己組織兄弟姊妹班演出,賺錢大家分,虧本即散班。但只有楚岫雲、小飛紅兩位花旦屬例外的,她兩人演到四十幾歲仍然是一流大花旦,仍尚有班主搶着聘請,是很難得罕有的人才。

 

五十年代呂雁聲聘請衛少芳,日薪三十元。當時呂雁聲近三十歲,衛少芳已經四十餘歲,最近看到在互聯網上說當年衛少芳鋸低枱腳就枱圍,其實當時衛少芳就真的已經走了下坡,她

 

在小型班演出,前座位收九角票價也不甚賣座,呂雁聲出資聘請她亦為甘願,相反羅家寶有那麼好的機緣際遇不感圖報,尊師稱徒,他一直還說話多多,睜著眼睛說假話,確令人費解,感慨萬千,相信他無非是想擡高自己當年在粵劇界的聲價吧!

 

羅家寶說由於楚岫雲老了導致呂玉郎要離開,如果這真是事實的話,呂玉郎是絕對不會離開的,他是因為與楚岫雲拍擋而成為了大紅大紫的老倌,可見羅家寶所說一概不屬事實。其實劇團驟然人事變動,是平常不過的事。呂玉郎離團另創高峰也是很自然的事,正如羅家寳說魚不過塘不大!與楚岫雲老了何干?合久必分之嘛,其實他們分別擔團表演更為顯得他們具擁實力,楚岫雲、呂玉郎的戲迷擁躉最是歡迎不過,更為高興,贊成他們各自發展。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高薪禮聘呂玉郎過檔太陽昇當文武生,取代了羅家寶文武生之席位,前座位票價隨即由小型班票價九角,驟升至大型班票價二元五角,叫座尤勝先前。

 

這邊廂永光明欠缺了文武生呂玉郎,即由小生馮俠魂勝任文武生,所有人選及票價一切不變,前座位票價維持在二元五角,即時演出《牛郎織女》,1955年9月起演至1956年7月狂爆二百多近三百場滿座,因馮俠魂病倒了不能演出,剛巧那時羅家寶仍在灣水未有埋班之際,才加入了永光明。但他自恃了得,經常鬧意見,演了幾個月不到一年便離團了。之後永光明加入陳笑風,一直演到1958年底。當全省劇團都要轉為國營時才被合併入廣東粵劇院。

 

楚岫雲於1958年底至1959年中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少棠、呂雁聲、盧啟光、陳笑風等演出《董小宛》下本、《秋胡戲妻》、《李仙刺目》、《月夜借紅燈》、《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一直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及二團任團長及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等,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演至文化大革命爆發前夕。

 

如果硬要說楚岫雲是於五十年代已經走了下坡,後來在六十年代她又怎可能繼續和羅品超等人演出了那麼多的好戲呢? 1956年至1966年的十年光景裏,楚岫雲仍然是以首席藝術旦后演出,又再創造出另一次高峰階段。六十年代楚岫雲已四十餘歲真的老了,但並未走下坡,她的唱做表演技藝與票房保證仍冠絕全行。論紅線女、林小群、羅家寳、何非凡等人只單靠唱!

 

楚岫雲從來不攪緋聞,也不攪政治,她完全是靠著自己一身非凡卓絕、精湛的唱唸演打技藝實力博得廣大觀眾的喜愛,楚岫雲藝海跨代放光華,光輝燦爛傲永恆耀梨園,她擁有高超技藝和輝煌的驚人成就、崇高聲譽、走紅藝壇數十春秋,一直持續演出無間,從來沒有一天坐過冷板凳、也從沒有一天灣水停演紀錄。她更不是像新珠、馮鏡華、曾三多、白駒榮、薛覺先、馬師曾、李翠芳、靚少佳、羅品超等之過氣伶人、及新紥伶人郎筠玉、特別是紅線女,他她們在五六十年代時期,憑藉着當時政治的大好形勢,博得名位雙收優待。月刊讀者

 

羅品超詳細地介紹了已故名花旦楚岫雲,當年和他自己同台演出王寶釧。演出各劇時楚岫雲的身段及表演層次完美無瑕、精彩絕倫、層出不窮。她的成績顯赫,成就昭著。日後還更幫助曹秀琴體會王寶釧那般淡泊自甘、寧折不彎、善良忠貞的性格特色:青衣模範楚岫雲美德可嘉。

粵劇界頂級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三絕,天之驕子艷光四射,充滿美的藝術魅力:青衣刀馬集一身,梨園幾十曆風光;悲劇名優驚四座,純青技藝啓後人。名旦楚岫雲被粵劇同行稱爲“全才女旦”之人。她善長演風情人物,如《胡不歸》的顰娘,纏綿愁怨;演《黛玉焚稿》則淒切感人。楚岫雲扮演武旦戲,有鬚眉氣慨,靶子功及舊戲的踩蹻功十分熟練,演舊戲《劉金定斬四門》,文武雙全,聲情並茂。刀馬旦重身段功架,造型要求剛勁挺拔,重氣度神情,如穆桂英等。武旦強調跌撲翻打,矯健威武,加北派武場“打脫手”。武戲文做的戲,要求文武兼備,唱、做、念、打。

 

1945年,楚岫云、冯侠魂的剧团演出《嫦娥奔月》,哄动越南西贡,洪三和替他们炮制月宫奇景。

 

六柱制轉型到三柱制

 

一個劇種是否興旺,其實主要表現在這個劇種的行當是否健全。聽說過去粵劇有所謂十大行當,大概這是粵劇人才濟濟,鼎盛時期的表演藝術形式達到最完美的境界云云。無奈到了三十年代初,新興的“六柱制”替代了十大行當。對於這一點,前些時期還有人爲“十大行當”的湮沒鳴不平,對“六柱制”甚表不滿。筆者以爲大可不必。“六柱制”’是粵劇進入三十年代的必然産物,是當時的粵劇體制的一大改革。“六柱”絕非六種行當,如“武生”,既是須生,也是花臉,更兼飾演正面老旦(如岳毋、佘太君等角色);又如醜生,也要經常扮演“彩旦”和“家姑”之類的反串角色;又如擔綱起一個團的“正印花旦”,就要既能演黛玉(閨門旦),也能演劉金定(刀馬旦),既演紅娘(小旦),也演三娘(青衣)之類的旦角行當。至於與“六柱”差不多同時産生的粵劇獨創的“文武生”行當,更是一般小生、小武不能替代的亦文亦武的行當。

 

所謂“六柱”,絕非是六個行當。就以人們所熟悉的薛覺先、馬師曾先生爲例,前者是文武生行當,後者是文武丑生。可以說,文武生這一行當,在戲曲行當藝術上是粵劇演員的獨創。顧名思義,這個文武生既要能演賈寶玉,又要能演馬超、周瑜這樣的角色,是集小生、小武行當於一身的唱做念打俱能的頂梁柱。又如六柱之一的“正印花旦”,就要背著幾個

“葫蘆”才敢下山。如過去的名旦楚岫雲,既演刀馬旦“殺四門”的劉金定,又創造了一個“翻生”林黛玉,掌“青衣”、“刀馬旦”、“閨門旦”等多方面的行當藝術。另一條柱“第二花旦”,與正印是同一檔次的,排名分先後,是劇團藝術的另一條台柱,在戲份上也要應付各樣的人物與行當演技。如過去粵劇行當中稱爲“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她擅長小旦戲,但在《評雪辨蹤》一劇(名醜陸雲飛演呂蒙正)中她飾演的介乎青衣與閨門旦行當的劉翠屏,其表演之細膩、穩重、風趣,真是有口皆碑。再一台柱是醜生,演丑角或反派,有時也要反串,戴上“二寸髻”演“頑笑旦”。

 

六柱制發展至四十年代,有一個頗爲突出的現象。通過劇本,有意突出三條柱:文武生、正印花旦、醜生,即所謂“三王班”。如“永光明”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及續後五十年代“珠江”的羅品超、文覺非、郎筠玉,和“勝利”的馬師曾、紅線女、文覺非等。這一點,應從三十年代名劇《胡不歸》說起,整台戲無非突出了生、旦、醜。其他什麽武生(須生)、小生、第二花旦都成了一些很次要的大配角。一出《情僧》,大觀園似乎很熱鬧,但整個舞臺上無非是看何非凡的賈寶玉、楚岫雲的林黛玉,再加上一個插科打諢的陸雲飛反串飾演的彩旦石春。這一現象,可以看成是粵劇舞臺表演從十大行當過渡到六柱制,再從六柱轉型到三柱的藝術集權制。

 

在粵劇舞臺上,“文武生”最受觀衆歡迎,因此不少人都朝這個“寶座”擁躍而上。殊不知這一行當,並非人人都能“走紅”。何非凡,從廣州淪陷那年就開始擔綱文武生,也是慘淡經營將近十個年頭,經歷一段寂寂無聞之後,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一炮打響,才幸運地紅起來。

 

括言之,六柱制其實也是十大行當的繼承與發展。六柱制絕非取消行當,相反,演員的行當表演藝術更趨多面化(如著名演員小飛紅,就集小旦、青衣、閨門旦行當的表演藝術於一身)。六柱制的體制從三十年代一直沿襲至今,遺憾的是,近十多年來省市粵劇團在這方面難以爲繼,花面應功戲沒有了,小武、須生、彩旦等行當,幾乎已經無人問津、無心繼承了。能夠湊成六柱而爲大衆所認可的劇團,已不復存在了。譬曰,一間小小大排檔,也講求雞鵝鴨海鮮一應俱全,粵劇是中國一大劇種,是嶺南文化一個重要部份,行當在於一個劇種,仿佛百花在於一個花圃,百花殘缺不全,花圃還能給人以千紅萬紫,豔麗迷人的鑒賞價值?整天怨艾什麽低潮,嘮叨青年一代不愛粵劇,這既可笑又無濟於事。陳自強

 

上世紀五十年代《一乐也》茶座,只费五分钱,即有茶饮,有当时最大牌的明星如白燕仔、熊飞影、李少芳之类演唱。现今偶尔翻查旧物,还有“戏条”,是《黄飞虎反五关》,白超鸿,楚岫云主演,这些名字皆早已湮没,而当时则正红透半边天,票價由五角至二元五角。

 

金榜文武狀元楚岫雲

文武狀元聲色藝佳花旦王楚岫雲:自少苦練翻騰跌撲等基本硬功夫,楚岫雲的推車功架藝術精妙絕倫,表演《劉金定斬四門》看到她跑馬的優美身段,〝踩蹺〞殺四門的〝走圓枱〞、〝碎步〞,無不驚訝,身紥大扣(靠),在頻繁的轉身中,靠旗不亂,旋轉如風中,但見甲裙飛舞。這些高難度動作深印觀眾腦海深植同行心中。同行中人每談論〝跑圓枱〞這一功夫時,久已推崇楚岫雲是第一名人物,她紥脚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楚岫雲紮腳踩蹺、圓台功美、車身特靚、車輪功架、穿靠打翻、耍鞭技藝、唱腔唸白、水袖功、雙飛腳、一字馬、打大翻、脫手北派等多項絕技功架,全行稱讚第一頂好。

楚岫雲上天賜予演藝奇才!讓她演戲獻給天下人歡樂,她聲色藝俱佳,唱做唸演打翻,文武全才,天下無雙。

对呀,她的跑馬、紮腳踩蹺、靠靶圓台等多項絕技功架,全行第一,無人能及。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數十春秋演出無間:一代名伶之楚岫雲,純青技藝兼資文武,精通傳統功架藝術,集絕佳演技於一身。唱演名優萬里飄香,悲劇聖首千古留芳。擅閨門旦、青衣小旦、武旦刀馬、花衫風騷,均勝擅長。票房天后,劇藝精英,威震藝海,藝驚省港。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數十春秋演出無間

 

三十年代時段楚岫雲芳齡只十幾歲,已紅極一時,蜚聲國際,歌、影、劇事業突飛猛進,開創了奇迹。當年她歌、影、劇三棲,年年月月天天主要演出粵劇,又 忙於拍攝電影,還參加灌錄唱片等工作。

楚岫雲從小學藝,很年輕就成名,上世紀1934年至35年期間在上海廣東大戲院演出。

1935年之後楚岫雲灌錄了第一批唱片,其中「琴韻動情思」與陳皮梅合唱,「七情迷佛祖」與白駒榮等合唱,「情關俘虜」與新馬師曾合唱。

1936年楚岫雲14歲,任覺先聲劇團三花,執生出色,一夜揚名,勝任正印。

1937年在光華劇团和盧海天、上海妹合作,她當演劇中主角林英娥殺嫂等。

1938年在太平劇团當日戲正印花旦,和黃鶴聲等演出,並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飾演女主角倫碧容。

1939年至1940年和桂名揚合作之後,前往美國、加拿大各地演出,極受歡迎。

1940年至1942年先後分別拍白玉堂、薛覺先及羅品超各大老倌,亦創佳績。

1942年至1945年戰時拍馮俠魂,往越南演出。

1945年至1947年在泰國演出,哄動異城。

1947年底楚岫雲從外地演罷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

1948年初至1949年初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首次高創了省港澳粵劇票房新紀錄,紅透了半邊天,盛名遠播。

1949年初至1955年夏季拍呂玉郎,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好戲,一齣劇目連續上演

過百場滿座,當中更有不少戲目連演超過二百及三百場爆滿,連續十年旺台爆棚,年復年月復月,每天演出無間,持續屢屢高創出歷史票房新高佳績,轟動藝壇 ,當時得令。

1955年休暑後至1956年夏季拍馮俠魂,演盧丹編寫之『牛郎織女』一劇,依然哄動,跨演兩個年頭,狂滿近三百場;不料牛郎突於演出途中暈倒而致腰 斬。

1956年楚岫雲休暑後秋季接著換拍羅家寶,演出《金釧投井》、《鴛鴦玫瑰》。兩人曾鬧不和,至今死無對證,近年羅家寶爲了突出自己、吹噓聲價,竟然 低貶誣衊前輩,他揑造假話,胡說八道,詆毀楚岫雲當時已屆高齡、將走下坡等等完全不符合事實的侮辱性謊言謬論。

1956年,其實楚岫雲才剛30餘歲,風華正茂,是她演藝事業正當最巔峰的黃金時段,如日中天,譽滿梨園,獨步南中,藝苑之珍、粵劇瑰寶席位捨她誰能 企及。

1957年中至1958年底,楚岫雲拍陳笑風演出《梵宮駙馬》、《燕燕》等。

1958年底至1959年中,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笑風、呂雁聲、盧啟光、陳少棠等演出《董小宛下卷》、《月夜借紅燈》、《秋湖戲妻》 、《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

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和二團任團長,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悲歌大渡河》、《 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

  

楚岫雲演粵劇、拍電影,事業如日方中

  

楚岫雲於戰前戰後所演出之電影不知共多少部,只能夠搜集出下面之電影名列:

梅知府1938年8月3曰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風流債1938年1O月9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鍾無艷  1939年3月16日首映,楚岫雲演夏迎春與新馬師曾合演,大口何以丑角演鍾無艷,

1948年12月30日重映易名夏迎春

栴開二度1939年5月21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十二寡婦   1939年8月8日首映與新馬師曾、馮俠魂、黃鶴聲、張活游等合演

竹織鴨1939年9月17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八美圖1941年1月16日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醋淹藍橋1941年2月11日首吷與白駒榮合演

蕩寇誌1941年2月2O日首映。1947年1月28日重映與麥炳榮合演

神秘小姐   1941年9月5日首映。1946年2月18曰重映易名殺人小姐與張瑛合演

國難財主1941年11月2曰首映,與馮俠魂、劉克宣合演

生武松1941年11月20日首映。【生潘金蓮楚岫雲】戲【生武松關德興】

黑衣怪人   1942年2月2O日首映,與馮俠魂合演,戰前製作,曰軍攻港,延遲上映

 

劉金定斬四門1948年9月5日首映,與黃干歲合演

陳夢吉1949年1月3日首映,楚岫雲演出戲中戲黛玉葬花

可憐女1950年8月26日首映,與呂玉郎、陸雲飛、小飛紅合演

啼笑姻緣   本港?年?月?日首映,1950年曾於廣州長壽電影院院線上映。楚岫雲扮演鳳喜與鄺山笑合演

  

一代名伶楚岫雲文武狀元,演藝奇才,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二百場,及至三百多場次爆棚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及省港所有劇團,高破了情僧瀟廂館的票房紀錄!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香港戰前楚小姐已被聘到美國加拿大各處演出,當她在美加演出一年後返港,巨型班興中華劇團即聘她擔當第二花旦及正印花旦,和名伶白玉堂合作,接著薛覺先和羅品超對楚小姐都很器重,先後聘她在平安劇團和覺先聲劇團為正印花旦。

 

楚岫雲從事粵劇事業數十年,曾到過美加和東南亞各地演出,解放前她已歷任省港巨型班的正印花旦,演過的戲目數以百計,如有《劉金定斬四門》、《暴雨殘梅》、《嫣然一笑》、《雪野哀鴻》、《胡不歸》、《王昭君》、《歸來燕》、《紅娘》、《霸王別姬》、《關公月下釋刁嬋》、《月上柳梢頭》、《情僧偷到瀟湘館》、《西廂記》、《花街神女》.............等等許多名劇,皆大受歡迎,抗戰前後曾與白駒榮、馬師曾、趙驚魂、黃鶴聲、桂名揚、張活游、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等名家演出。之後和呂玉郎合作演出了一段很長時間,曾演出數十首本名劇戲寶,極受觀眾歡迎愛戴,繼而又和羅家寶、陳笑風、靚少佳、盧啟光、呂雁聲、陳少棠、羅品超拍擋。

 

楚岫雲扮相肖麗,圓台身段水袖美,唱做唸演打卓絕,既可精於閨門旦,也擅青衣和小旦,復能演刀馬武旦,唱演打八面玲瓏,故促使她很年輕就成了大名,享譽電影和粵劇藝壇,較早期已紅遍省港澳,蜚聲美加、越南、泰國和東南亞各地。

 

唱演俱佳文武生呂玉郎

鶴山群衆普遍喜愛粵劇,從藝人員甚衆,前有洪兵起義英雄、著名粵劇藝人李文茂;後有粵劇花旦王肖麗章,30年代又崛起一顆新星呂玉郎,成爲現代粵劇的佼佼者。鶴山可說是代代出名伶。呂玉郎,原名呂庭鏡,1919年出生于鶴山古勞鎮雙橋五福廟,7歲隨父遷居廣州,11歲那年,父親病逝,兩個哥哥捱苦供給他讀書,生活靠母親替人縫補衣服來維持。由於家道清貧,13歲就輟了學。他從小就愛好粵劇,有志從藝,先後拜正旦泉、王中王爲師。15歲已在新春秋、日月星、大羅天、醒羅天等劇團學戲。由於他勤奮好學,天資聰穎,爲人謙虛,所以人緣極好,甚得前輩藝人的賞識與裁培。5年後擢升爲正印小生。1937年,呂玉郎經王中王介紹加入覺先聲劇團,譽滿南國的粵劇藝人薜覺先對他十分看重,正式收他爲徒,言傳身教,悉心輔導。1942年香港淪陷後,呂玉郎和薛覺先從日寇的鐵蹄下冒著生命危險回到廣州灣,先後在廣西、湖南等地演出。1943年,呂玉郎和上海妹、半日安合作,演出了一批進步劇目。

 

1949年,呂玉郎和楚岫雲、小飛紅、陸雲飛、馮俠魂等名家組成“永光明粵劇團”,他們出色地繼承薛覺先派的特長,塑造人物有個性,台風飄逸,唱做俱佳,字正腔圓,聲情並茂,唱腔別具一格,人稱他們的聲韻爲”動聽玉喉、鏡腔”、 悅耳攞命“雲腔”、諧趣豆泥“飛腔”、 聲靚甜美的小飛紅腔。當時省港澳一帶流行說話:“睇戲要睇永光明,人人皆贊永光明佬倌好技藝、好唱情,戲迷萬萬千,票房頂瓜瓜”。

 

1955年,呂玉郎在藝術上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他和林小群等組成太陽升粵劇團,演出一批優秀傳統劇目,曆演不衰。每逢太陽升劇團演出,座無虛席。一次,呂玉郎和林小群在廣州太平戲院演出《附薦何文秀》,港澳同胞和海外華僑慕名前來觀看,千百觀衆爲之傾倒,呂玉郎的名聲轟動省港澳。

 

戲迷暢敘:我們一大班戲迷,少年至青年住廣州,戰後到六十年代廣州戲班很興旺,我們一眾戲迷朋友天天都看大戲,各大中小型戲班都捧場來作比較,當中令我們最好評的是《永光明劇團》:不論台柱老倌以至梅香的演出、編劇家、樂隊、佈景、服飾,樣樣一流,看永光明的戲真是看到如癡如醉,簡直是物超所值。當時省、港、澳都廣泛流傳說:『看戲最好是看永光明的戲,永光明好技藝、好唱情』。

 

正印花旦楚岫雲更是萬中無一,演技超凡。我們一直都有跟蹤她的演出,還記得一九四八年看她演的林黛玉,演得聲情並茂、絲絲入扣、出神入化,維肖維妙,現場觀眾都嘆為觀止,焚稿一幕她還使出嘔吐真血的功夫,賺了我們不少熱淚。四九至五九年整整十年她長駐永光明劇團,演技更上一層樓,達至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地步,起初主要演武打戲,計有:劉金定斬四門、紅娘子、梁紅玉擊鼓退金兵、新女兒香、穆桂英掛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嫦娥奔月、綠野仙蹤、迷樓俠影、鴛鴦劍、葛嫩娘、闖王進京、狄青三取珍珠旗等等首本,其他戲寶還有牛郎織女、相思樹、香妃、西施、燕燕、玉堂春、王寶釧、卓文君、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可憐女、劈山救母、梵宮駙馬、碧容探監、鴛鴦玫瑰、金釧投井、蘇武牧羊、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陳世美不認妻、沖天野鶴會嫦娥……等等許多好戲,她在永光明十年期間拍檔文武生先後為

呂玉郎、馮俠魂、羅家寶、陳笑風,當時都名聲雀起。一九五九年永光明被政府納入國營廣東粵劇院,永光明亦是廣州市內能夠維持經營到最後一刻的私人劇團。

 

六十年代楚岫雲小姐與呂雁聲、羅品超等合作至文化大革命,演出佘賽花、蘇三起解、白蛇傳斷橋、黛玉歸天、別窑、紅燈記、胡不歸、秋湖戲妻、林沖、荊軻等劇。

 

演藝奇葩劇影奇才粵劇紅伶楚岫雲,刀馬旦名優,悲喜劇勝手:她能身扎大靠帥旗車身打大翻,扎腳踩蹺大打脫手北派,功架了得;圓台、碎步、水袖、身段、關目、做手等舞台技藝堪稱一絕,擅演任何角色,演活眾多人物,主演劇目千變萬化,集文武全才於一身,演技精湛淵博,情感淋漓盡致,榮享活黛玉、生紅娘、活金定等等眾多美譽,曾風靡省港澳,她深厚的功底令人敬佩!

 

楚岫雲歌聲腔韻悅耳動人繞樑三日,楚小姐演唱最經典之曲目有:嫦娥奔月嫦娥夜怨廣寒宮、黛玉焚稿、佘賽花、董小宛思公子、金釧投井、情關俘虜........;及名劇 〔燕燕〕 的舞台錄音!

                    永光明劇團戲迷群

 

楚岫雲:青衣刀馬集於一身

 

“青衣刀馬集一身,梨園幾十顯光輝;悲劇名優驚四座,純青技藝啓後人”。這是唐瑜同志悼念粵劇名旦楚岫雲的題詩。

楚岫雲被粵劇同行稱爲“全才女旦”之人。她善長演風情人物,如《胡不歸》的顰娘,纏綿愁怨;演《黛玉焚稿》則淒切感人。楚岫雲扮演武旦戲,有鬚眉氣慨,靶子功及舊戲的踩蹻功很熟練,演舊戲《劉金定斬四門》,文武雙全,聲情並茂。

戲行有人細緻分析:刀馬旦重身段功架,造型要求剛勁挺拔,重氣度神情,如穆桂英等。武旦強調跌撲翻打,矯健威武,如《盜仙草》的白素貞、(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女妖。有一類叫“武戲文做”的戲,要求扮演者文武兼備,無論唱、做、念、打,都要中規中矩。清末民初,粵劇受京劇的影響,吸收京劇武藝,如北派武場的“打脫手”等。使粵劇武旦的表演手法得到豐富的發展。

一個旦角,如果只會唱,不能打,這樣有許多戲不能演。武旦要掌握各種唱做基本功,還要熟練刀、槍、劍的武功。刀法有耍刀花、拖刀、抛刀及鴛鴦刀;槍法有花槍、回槍及分槍踢槍;劍法花式更多。“臺上三分鐘,台下三年功”。青年旦角要苦學前人的經驗,又創新發展,才能提高自己。

 

六柱制轉型到三柱制

 

一個劇種是否興旺,其實主要表現在這個劇種的行當是否健全。聽說過去粵劇有所謂十大行當,大概這是粵劇人才濟濟,鼎盛時期的表演藝術形式達到最完美的境界云云。無奈到了三十年代初,新興的“六柱制”替代了十大行當。對於這一點,前些時期還有人爲“十大行當”的湮沒鳴不平,對“六柱制”甚表不滿。筆者以爲大可不必。“六柱制”’是粵劇進入三十年代的必然産物,是當時的粵劇體制的一大改革。“六柱”絕非六種行當,如“武生”,既是須生,也是花臉,更兼飾演正面老旦(如岳毋、佘太君等角色);又如醜生,也要經常扮演“彩旦”和“家姑”之類的反串角色;又如擔綱起一個團的“正印花旦”,就要既能演黛玉(閨門旦),也能演劉金定(刀馬旦),既演紅娘(小旦),也演三娘(青衣)之類的旦角行當。至於與“六柱”差不多同時産生的粵劇獨創的“文武生”行當,更是一般小生、小武不能替代的亦文亦武的行當。

 

所謂“六柱”,絕非是六個行當。就以人們所熟悉的薛覺先、馬師曾先生爲例,前者是文武生行當,後者是文武丑生。可以說,文武生這一行當,在戲曲行當藝術上是粵劇演員的獨創。顧名思義,這個文武生既要能演賈寶玉,又要能演馬超、周瑜這樣的角色,是集小生、小武行當於一身的唱做念打俱能的頂梁柱。又如六柱之一的“正印花旦”,就要背著幾個

 

“葫蘆”才敢下山。如過去的名旦楚岫雲,既演刀馬旦“殺四門”的劉金定,又創造了一個“翻生”林黛玉,掌“青衣”、“刀馬旦”、“閨門旦”等多方面的行當藝術。另一條柱“第二花旦”,與正印是同一檔次的,排名分先後,是劇團藝術的另一條台柱,在戲份上也要應付各樣的人物與行當演技。如過去粵劇行當中稱爲“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她擅長小旦戲,但在《評雪辨蹤》一劇(名醜陸雲飛演呂蒙正)中她飾演的介乎青衣與閨門旦行當的劉翠屏,其表演之細膩、穩重、風趣,真是有口皆碑。再一台柱是醜生,演丑角或反派,有時也要反串,戴上“二寸髻”演“頑笑旦”。

 

六柱制發展至四十年代,有一個頗爲突出的現象。通過劇本,有意突出三條柱:文武生、正印花旦、醜生,即所謂“三王班”。如“永光明”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及續後五十年代“珠江”的羅品超、文覺非、郎筠玉,和“勝利”的馬師曾、紅線女、文覺非等。這一點,應從三十年代名劇《胡不歸》說起,整台戲無非突出了生、旦、醜。其他什麽武生(須生)、小生、第二花旦都成了一些很次要的大配角。一出《情僧》,大觀園似乎很熱鬧,但整個舞臺上無非是看何非凡的賈寶玉、楚岫雲的林黛玉,再加上一個插科打

 

諢的陸雲飛反串飾演的彩旦石春。這一現象,可以看成是粵劇舞臺表演從十大行當過渡到六柱制,再從六柱轉型到三柱的藝術集權制。

 

在粵劇舞臺上,“文武生”最受觀衆歡迎,因此不少人都朝這個“寶座”擁躍而上。殊不知這一行當,並非人人都能“走紅”。何非凡,從廣州淪陷那年就開始擔綱文武生,也是慘淡經營將近十個年頭,經歷一段寂寂無聞之後,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一炮打響,才幸運地紅起來。

 

括言之,六柱制其實也是十大行當的繼承與發展。六柱制絕非取消行當,相反,演員的行當表演藝術更趨多面化(如著名演員小飛紅,就集小旦、青衣、閨門旦行當的表演藝術於一身)。六柱制的體制從三十年代一直沿襲至今,遺憾的是,近十多年來省市粵劇團在這方面難以爲繼,花面應功戲沒有了,小武、須生、彩旦等行當,幾乎已經無人問津、無心繼承了。能夠湊成六柱而爲大衆所認可的劇團,已不復存在了。譬曰,一間小小大排檔,也講求雞鵝鴨海鮮一應俱全,粵劇是中國一大劇種,是嶺南文化一個重要部份,行當在於一個劇種,仿佛百花在於一個花圃,百花殘缺不全,花圃還能給人以千紅萬紫,豔麗迷人的鑒賞價值?整天怨艾什麽低潮,嘮叨青年一代不愛粵劇,這既可笑又無濟於事。

 

粵樂大師王粵生

王粵生除了在歌壇工作外,約於三十年代後期偶而在戲班擔任伴奏樂手,隨戲班往廣州演出。香港淪陷後,王氏夫婦同上廣州。這期間常與薛覺先、呂玉郎、楚岫雲及小飛紅合作。在衆多音樂員中,楚氏特別看重阮四襟及王粵生玩色土風,每次演出,都要求班主聘用他們。此外,王氏也曾與廖俠懷、羅麗娟等合作,參與《甘地會西施》及《孟姜女哭崩長城》等劇的演出。解放初期,王粵生夫人回港,王氏獨居廣州,在永光明劇團擔任樂隊頭架樂師。

  

曹秀琴無官一身輕

“無官一身輕”。這是形容做官的卸下重擔一身松曬的成語。其實“無官”並非“一身輕”的。至少閣下已失去權力,再不可能頤指氣使了!不愉快的事多得很哩。至於老倌,到了無倌(無戲演出)確是“一身輕”的。居士曾聽名醜陸雲飛,對晚晚有倌(戲)做,發出感歎(也包含自豪):“晚晚演戲,條馬路八九點鍾是怎樣的?我是不會知道的。想飲餐夜茶‘松松’都沒有機會!”有倌做的,盼無倌時輕鬆一下。可是,有的老倌無倌(無戲演出)並不見得“一身輕”。如大陸新紮名旦曹秀琴,“無倌”差不多兩個年頭了。相見之下,並未見“一身輕”;反見“一身重”—— 她發胖了。

 

曹秀琴多次來香港演出。或拍羅家寶,或拍彭熾權。阿琴文武唱做打兼擅。文,可演纏綿悱惻的《百花公主》;武,能演斬四門的《劉金定》。至於唱,竟不趕潮流,依正傳統法度,有“原汁原味”之妙。當了正印,還時時尋師訪友,來補自己的不足。如演《劉金定斬四門》(本爲楚岫雲秘本。但雲已作古)就向南洋州府老倌出身的老藝人梅蘭香處請教。梅感其誠,欣然將“絕招”傳授。因而在金山演出,老華僑讚歎不已:“該個妹仔絲,咁好工夫袋(仔)”。像阿琴這樣的文武旦,本應不斷催穀,不難躋列“超級紅伶”。無如,廣東粵劇院在編制上,僅得兩班。旦角名額已滿。她“無班可落”。而拍彭熾權,也僅是臨時借用。她經常“無倌”。在“無倌”期間,又生了孩子。她有個結拜姐妹在澳門,水源充足。經常叫她到澳旅遊。玩得開心,身子焉得不胖。故曰:曹氏女無戲身重也。

 

小群多演小旦戲,青衣刀馬不曾演 

 

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柳毅傳書》,至今傳演不衰,湧現若干個柳毅,十多二十個龍女。它擁有觀衆至多,這是誰也不能不承認。然而它面世至今,從沒有得過獎賞。

似乎從沒有專家去分析過這個劇目爲什麽如此旺台?是否專門家們不屑去探索這些勞什子?其實這個戲可供探索,可供吸取的經驗很多。不宜把它認作並非“拳頭産品”,珠玉在前,也視而不見。或簡單地說它“行運”。

 

如果說“行運”,它所“行”的是與新中國的南方人民翻了身後審美觀起變化的“運”。儘管編演者並不覺察。從舊時代過來的老行尊,他衡量一個花旦,是否能獨當一面,必然要問這位花旦擅不擅長“大頭戲”?然而首演龍女的林小群,她的“大頭戲”是最不擅長(儘管後來,她也拍過羅品超演《別窰》的玉寶釧。但行家一看,無不認爲在水平以下)而獨工“閨門旦”。以閨門旦作爲一個劇團的正印花旦,似無先例。在林氏女的前輩,包括她的父親林超群,數上數下,從千里駒數:上海妹(1905)、余麗珍(1915)、衛少芳(1913)、楚岫雲(1922)、芳豔芬(1926)、郎筠玉(1917)……其叫座戲無不與“大頭戲”有關。燒相書的是林小群,當她崛起時,觀察家咸認她爲沒有“正印命”,但她當了下去,而且從未被搖撼過她的正印位置。 ﹙龍舟)

 

魔術派佈景大師南陀。在楚岫雲與呂玉郎演出的劉金定斬四門和紅娘子劇中,再出妙法搞奇景招數,把呂玉郎扮演的高君保、李岩半天吊。另在嫦娥奔月一劇裡,使花旦王楚岫雲飾演的嫦娥慢慢昇空,贏來倒山彩,南陀在畫佈景中常出搞笑茅招,大幕一開觀眾就捧腹大笑。

 

海派佈景大師洪三和。在楚岫雲、馮俠魂的劇團演出《嫦娥奔月》劇中,特別炮製了那幕月宮奇景,因而哄動西貢、星、馬、泰各地。

 

粵劇:紅樓之鄉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何非凡與楚岫雲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照水人所聽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

 

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漫談荊軻

荊軻入秦,有死無生,這是盡人皆知的事。但演荊軻赴死的劇團以及有一位老倌,均從死到硬直直變成生勾勾。幾十年也就成梨園佳話。

本世紀三十年代,由曾三多、桂名揚、李翠芳、袁仕驤、陳錦棠、廖俠懷六大台柱組成的日月星劇團,一路演一路虧本。點演廖老七的戲寶如《玉蟾蜍》之類,冇人吼鬥,點演曾三多的《尚司徒寄妻托子》一樣無法招徠。觀察家斷言:呢班已經死直,等待擡出廳,進行大殮。又話呢班改錯招牌,日月星者,三光也,有乜法子唔搞到棍咁光。虧本虧到年尾,點知爆出一套表現荊柯刺秦嘅《火燒阿房宮》,頂到爆、滿到瀉,一套戲賺番有突有突。

事隔廿多年後,廣州的一級演員,全國一等獎演員羅品超,叫座力直線滑落,每晚有八九成座位空著無人光顧。其時主管粵劇的老作家華嘉,急忙召開“諸葛亮”會,呼籲搶救羅品超。有老行尊講述阿水在前面講荊軻戲起死回生的故事。華老聽後一槌定音,決定炮製《荊軻》。鑒於日月星劇團時,用廖俠懷飾荊軻,不很合身份。此番由羅老鑒扮演,等佢擔正戲匭,因老鑒當時叫座乏力。華嘉運用行政手段,調來最有叫座力的名旦楚岫雲、羅家寶押陣,疊重人搞成大堆頭。果然《荊軻》《別窰》《林沖》《佘賽花》面世之日,全場滿座。羅老鑒因此衰而複盛,死而復生。假若沒有調來楚岫雲長期座陣拍檔,鑒哥必將繼續滑下坡。

 

鑒哥(羅品超)頹而複振全憑《荊軻》一劇,這是五六十年代,凡在廣州從事粵劇的無有不知。而呢一班的堆頭夠大,引得觀衆蜂擁而至。手邊有一張劫餘幸存的“戲橋”(說明書),可證實餘言非謬。荊軻(羅品超)、荊妻(楚岫雲)、荊母(衛少芳)、燕丹(羅家寶)、燕儲妃(劉美卿)、燕王喜(王中王)、田光(馮鏡華)、秦王政(少昆侖)、燕臣(羅冠聲)、高漸離(謝天雄)、秦舞陽(黃超全)、樊于期(梁國強),台柱之多,數到口癐。若論武生,已有華叔、肥侖、羅冠聲三個。而花旦又是三人:雲、芳、美。最主要的還有“一擔籮”(羅品超、羅家寶)雙文武生,在戲行中也留下兩羅合作的佳話。至於雞華(王中王),佢更系三十年代《火燒阿房宮》時原裝燕王喜。咁嘅陣容,咁嘅派角,有乜法子話唔收得? 廣東粵劇院在打倒“四人幫”後,又一次推出《荊軻》,一樣大推頭,可以說比“開山”時尤甚。“兩羅”依然合作,其他呢?由文覺非飾高漸離,郎筠玉飾荊妻,李豔霜飾荊母,林小群飾燕儲妃,肥仔侖仍任秦王政。而小小秦舞陽一角,也派白超鴻充當。排出“四生、三旦”的惡陣,故令觀衆猛話:“抵睇!抵睇!” (龍舟)

 

南派粵劇匯演

 

舉行“兩廣(廣東、廣西)一市(廣州)南派粵劇匯演”。呢三個演出單位各演兩晚,一晚演長劇;一晚演短劇。每個單位給酬二十三萬港元。

 

“南派匯演,打起兩廣價單。揾得戲來又冇人識做,搞到心裏悶夾煩。早知唔做咁多一生一旦。姐姐咁手,點樣過關?從前有真功夫嘅人,喺雪櫃中雪到硬。如今速速解凍,唉!唔知佢重識唔識行!”

 

點解香港主會出的咁招架?呢條橋原來由中文大學梁沛錦博士念出嚟。博士曰:“粵劇幾十年,發展極不平衡。除了生旦戲,並無其他。如此下去,則展現南方人民豪雄性格的劇目及其特有的表現程式,勢將湮沒。因此,搞這南派匯演,志在救正粵劇發展的不平衡。”梁博士呢條橋,無疑是高橋。可是,爲時已晚,香港方面,南派的高手:白玉堂、關德興、新馬師曾依然健在,但廣東(廣州)如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梁家森、少昆侖先後作古,廣西的易日洪也離開塵世。如何應付?難道這難題一出,兩省一市,同交白卷不成?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白超平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寇投降以後,我們回到廣州,當時交二十元港幣可以請師傅教一套京劇北派劍術,我交不起學費,只好“偷師”,這裏偷刀,那裏偷劍,零零星星學了一些。解放後,一九五○年,我和林小群在上海演戲,京劇老藝人鮑怡庭免費收我當徒弟,那時演出工作很忙,幾乎每天都排新戲,可是,這位老師傅的無私精神深深感動了我,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每天跑一百個圓圈練腿功,還學了些其他的表演藝術。

問:你演刀馬戲,在排演過程中有無失過手?

答:武打失手是常見的,看,我這顆牙就是碰崩了的,頭部也撞傷過,沒什麽,吃點跌打藥再來,搞藝術哪能不付出代價呢?解放前,藝人爲了糊口,拿藝術做買賣,今天,有了党的領導,我們演戲是爲人民服務,爲黨的事業服務。我們生活穩定,藝術上也不斷得到培養和重視,不拿出點東西來,實在對不起黨,只要想到這些,就什麽困難也不怕了。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所以心裏很苦悶。我看青年一代也很苦悶。事實上,並不是形象好,有嗓子就可以演好戲的。過去我排《羅漢錢》,導演要求我對著他表演,要求哭就要哭,要求笑就要笑,創造角色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半點含糊不得。現在誰來講這一套?以前我們坐著等排戲,現在輪到要排戲了,得四處去找人;以前要帶著感情上排練場,現在根本不問這些。很多行當都沒有了。

問:可以問問你的年齡嗎?

答:四十七,十三歲學戲,唱了三十多年了。

 

演出楚岫雲生前名劇選場,由羅品超等名伶聯袂登台

  

詹忠琨 彭壽輝

 

〔本報訊〕為紀念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而舉辦的文藝晚會,由廣東粵劇院老中青演員演出楚岫雲生前名劇選場。羅品超曾與楚岫雲合演王寶釧,羅品超說楚岫雲飾演王寶釧那強裝歡容,無言咽淚的感人表演,至今仍繞腦際,這次羅品超與林小群主演王寶釧,向楚岫雲獻上一瓣心香。胡不歸是一齣膾炙人口的苦情戲,楚岫雲在劇中飾演的趙顰娘曾使滿座欷歔,文覺非、羅家寶、鄭培英等將在晚會上演出此劇選場,別妻和迫媳。中青年演員陳曉明、關青和曹秀琴、吳國華、岑海雁、林燕子等將演出梵宮駙馬選場,劉金定斬四門之私探營房,和黛玉葬花等劇;郎筠玉為紀念逝世藝友將在晚會選演花木蘭。

 

楚岫雲持續無間從事粵劇事業四十多年,曾與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薛覺先拍擋演出,蜚聲東南亞、美國、加拿大和港澳,楚岫雲不但擅演悲劇,刀馬旦戲演得更加獨到,早在四十年代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

  

斯人永逝藝苑留香,紀念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

 

彭壽輝 劉玲玉

  

提起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老一輩粵劇觀眾無不熟悉,許多觀眾還記得她塑造的藝術形象───嫦娥、織女、林黛玉、王寶釧、趙顰娘、劉金定、十三妹、紅娘子、林沖娘子......。舞台上的她亦文亦武,充滿藝術魅力,使人難以忘懷,粵劇界的老前輩還清楚記得,解放前楚岫雲與何非凡主演的情僧偷到瀟湘館,在廣州海珠戲院(今人民劇場)連演三百多場,場場滿座,以致當時有一家新建的酒家就命名為瀟湘館,開張當日特邀翻生黛玉楚岫雲前來剪綵致慶,剪綵之時萬人空巷觀者如雲,場面極為熱鬧!由此足見楚岫雲技藝之高,唱演之優,名聲之隆,擁躉之多,票房之佳,世界之冠。

 

楚岫雲演林黛玉聲情並茂,唱做演技精湛, 當時被譽為“生黛玉": 她演荷鋤葬花觀眾為之動容,演焚稿歸天聽者垂涕。她把體質柔弱、病態懨懨、多愁善感、愛恨交煎、品格雅潔高尚的林黛玉,恰如其份地集中表現在角色身上,塑造出一個栩栩如生的古典美人形象。

 

楚岫雲原藉廣東東莞,出身於教師家庭,唸小學時開始練功學藝,拜粵劇名優巢雪舟為師,縱觀她的藝術道路,由武入文,曾在武打高手伍冉明手下苦練過腰腿功和跟斗功,由於她進步得快,加上名師扶掖,早在四十年代,就與當時著名的粵劇演員上海妹、譚蘭卿、衛少芳齊名,譽為四大名旦,並先後與白駒榮、馬師曾、趙驚魂、黃鶴聲、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呂玉郎、陳笑風、羅家寶合作,主演過眾多著名劇目。

 

楚岫雲文武全材,武功超群,表演技藝堪稱一絕,例如演《劉金定斬四門》她踩蹻出場,在舞台上縱橫馳騁,從容自若;身紮大扣在頻繁的轉身中,扣旗不亂,旋如風中,但見甲裙飛舞,踩蹻殺四門的圓台碎步,猶如蓮花之舞,台風步法雅麗,關目表情靈活巧妙,身段優美,輕快灑脫,勝似流水行雲。表演水袖藝術功夫有層有次,收放裕如,翻卷疏密剛柔起垂,都注意配合從人物感情關目做手出發,花式動作別具特色,一舉一投,並非千篇一律,胡亂抽卷。在紀念楚岫雲逝世五周年之際,粵劇同行憶及她生前音貌,無不動容,婉惜婉惜。

   

..痛失二花王.悼小飛紅    一九八○年劉玲玉

 

粵劇戲迷永遠不會忘記她多年出現在舞台上的音容,小飛紅原名甘慧清,新會縣人,少時候家境清貧,十二歲即隨粵劇演員小叫天學藝,故取藝名為小飛紅,她和香港著名藝人任劍輝是師姐妹,她連續從事粵劇事業四十多年,解放前曾在覺先聲、大前程等省港大班出色地歷任二幫花旦,也曾飄洋過海到美洲,檀香山,安南等國去演出,她藝術精湛,觀眾喜愛,同行稱讚,當時享有二花王之盛譽。

 

解放後她是永光明劇團和粵劇院的台柱之一,她最擅長小旦行當表演洗練純樸,形神兼備,唱腔清麗圓潤,有人曾以“自然”二字概括她的藝術風格,她一貫來不跟別人爭戲份,而是著手集中精力,力求演好自己擔任的角色,雖然向來都是任第二花旦(或稱大配角),但往往能夠給整台戲增添不少令人神往的風彩,她好像是悄悄地給觀眾留下了深深的好感,她長期和均已先後去世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等同志合作得極好,成功地演過不少膾炙人口的名劇,她參與演出的蘇武牧羊,紅菱血等劇,曾飲譽當年的省港藝壇,六十年代和陸雲飛合演三件寶,評雪辨蹤也深受觀眾歡迎.文革前一兩年間,她以飽滿的熱情,積極參加現代劇演出,在紅色的種子,阿霞,沙家濱中,分別扮演了張素貞,母親,沙奶奶等人物,仍顯示了她真切純樸的藝術風格。

 

小飛紅熱愛新中國,勤勤懇懇工作,她的為人,心地善良,作風樸實,不慕虛榮,但在十年浩劫期間,她雖未入“牛欄”,際遇同樣是苦楚的,長年的演戲積勞,她早患肺氣腫疾,提前衰老,白髮蒼蒼,病態懨懨,那時,像這樣的半百老嫗,仍然免不了要到英德的原勞改場去做四年多五七戰士,她半條人命,長年累月,在風風雨雨裡去摘茶,在刺骨的寒風中去挑爛泥打泥磚...七年前她已退休,此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於今年十月二十六日與世長辭,享年六十五,這很令人悲嘆,恰好是“十載冰霜花事盡”,粵劇再度興起時,她已無力氣重登舞台,就默默地與觀眾永別了,人亡藝了,實是粵劇的一大損失!嗚呼哀哉!

 

紅伶二奶命 馮峰

粵劇二幫花旦王小飛紅:戰前一九三五年本港有一位副車花旦小飛紅,乃由梅香,馬旦而紮職至二幫包頭,她聲色藝俱全,每一屆新組織之劇團,等閒之正印花旦,多是給這位副車花旦小飛紅所蓋過的;於是給班政家抬舉,把小飛紅提升當正印台柱,豈料這位聲色藝俱全之小飛紅轉為正印花旦之後,竟然不為台下觀眾接受,八和弟子稱之生就二奶命;班政家重組新班,把小飛紅再次屈居副車花旦;凡是小飛紅當副車之劇團賣座驚人。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文武狀元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場次,及至二三百場次爆滿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新馬、紅星、大龍鳳、錦添花、珠江、太陽昇等等所有的劇團。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長勝擂台永光明劇團陣容鼎盛,頂級天皇佬倌台柱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呂玉郎玉喉鏡腔五十年代天頂佬倌,他表演平實大方,儒雅斯文,1949年初組永光明劇團。和聲腔動聽的楚岫雲,腔圓聲靚的小飛紅,唱演諧趣的陸雲飛,頂級天皇大佬倌,組成了永光明劇團。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持續演出爆棚,期間演了無數名劇戲寶,叫好叫座,演至1955年夏季呂玉郎離開。1955至1958年期間,呂玉郎拍林小群演出了多個著名劇目,最高票價改收二元五角,白超鴻和羅家寶拍林小群時期,最高票價只收九角。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飛紅二幫花旦王,當年的“永光明”陣容鼎盛,擁有名家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等,第一花旦則是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0年組洛阳春剧团:主要演员冯侠魂、红光光、蟾宫女、曾君瑞、梁国风、黄秉铿。剧目:背解红罗等。1952年馮俠魂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楚岫雲 (翻生黛玉之憶) 名伶傳真

 

近歲電視劇、越劇皆不斷有人提《紅樓夢》,有人再提羅家寶之名曲,說當年唱《怡紅公子悼金釧》之「蝦哥」羅家寶才是真正「生寶玉」。

而首席「生黛玉」當數外形柔雅、萬千唱腔愁苦盡涵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王」楚岫雲了。「雲無心而出岫」,楚岫雲藝名也充滿詩意,此花旦確是由演林黛玉而成名享譽的。四十年代末她與何非凡共組「非凡響劇團」演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寶黛之死戀演足兩年。

五零年代初,楚岫雲又與呂玉郎再演寶黛戲《偷祭瀟湘館》數百場之多,及後再與羅家宝演出《紅樓夢》戲目,《金釧投井》與《黛玉歸天》等劇共過千場。

楚岫雲,才兼文武,技藝非凡,唱、唸、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各種南北功架,卓絕第一。表演文武悲喜劇冠首,文戲尤擅悲劇,飾演《胡不歸》的趙顰娘,《情僧偷到瀟湘館》的林黛玉是她成名之作。武戲擅刀馬旦、武旦,演《劉金定斬四門》的劉金定,佘賽花、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素貞、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花木蘭、紀鸞英、樊梨花、雙陽公主多位英雄女將,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她的英雄女將與俠女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深印戲迷腦海,均爲同行及觀衆所讚許。

    

淺談楚岫雲的表演藝術 陳酉名

  

楚岫雲,粵劇大師,著名花旦。她的表演嚴肅認真,台風端凝莊重;做功利落細緻,理解角色的能力較強。這些都是大家所知道,也是大家所公認的。

 

功底紮實是戲曲演員的表演基礎,我們很欣賞楚岫雲的"圓台"、"水袖"、"身段" (形體動作) 的藝術創造。

 

她的圓台功的功力十分深厚,表演時動中見靜,暢而不虛,有語言表達不了的特殊韻味。粵劇界都了解,楚岫雲年輕時期先學刀馬旦,既善翻功,也有腿功,這方面的基礎比較鞏固。後來改演青衣,集文武演技於一身,兩種功力融合,巧妙運用,因此她的圓台技藝,就掌握得極有分寸。

 

她的水袖也別具特色,有層有次,不浮不滯,她懂得演員外部表演應與角色內心活動相一致的道理。她演《黛玉焚稿》的林黛玉,《平貴別窑》的王寶釧,《荊軻》的荊妻,《林沖》的張氏,《胡不歸》的顰娘等,所運用的水袖,並非千篇一律,而是根據怨恨、激動、痛苦、憤懣、傷感等各種不同的人物感情,認真考慮它的變化,如疏密、快慢、收放、輕重、起垂、剛柔等等。她精心琢磨,肯下苦工,所謂 "練死演活",楚岫雲正符合這一要求。

 

她的表演身段靈活巧妙,輕快灑脫,令人有 "動的雕塑" 之感!她對表演形體動作發過議論,認為戲曲在表演現代生活時,旦角在某種情況下不妨借鑑男角的表演程式,她舉某個戲為例作了說明:一個女游擊隊員闖入險地,唱到 "我似山鷹展翅飛" 一句,如果演員能採用花臉行當的表演動作,把兩手伸高,過頭展開,作飛鷹翔空之勢,曲意和表演手段成為有機結合,人物性格就更加鮮明。倘只局限於旦角的原有傳統表演,墨守成規,不敢跨前一步,塑造人物必然束手無策。她又談到這位女隊員在敵人面前,忠貞不屈,指著對方痛罵的表演,認為此時可以採用鬚生運用鬚功的方法,左手撥動長鬚 (女隊員撥動的當然只是胸前的長圍巾),(代鬚),然後右手直指敵人,這就更能顯出人物的英雄氣慨,否則,僅在旦角本身規範動作之中兜圈子,恐怕不容易找到 "出路"。我覺得這些見解是高明的,這不就意味著戲曲表演上的 "突破" 和 "創新" 嗎?

 

楚岫雲的戲曲藝術造詣很深,但她過早逝世,沒有更多時間讓她將自己的精湛表演傳給下一代,這是非常惋惜的事!

   

冷水雖然清涼 珍貴異常 .羅品超

楚岫雲離開我們已經多年了,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一直不能忘懷。

我和她曾有兩度合作,第一次合作是一九四二年在香港平安劇團。該團的台柱除我和楚岫雲外,還有曾三多、區倩明、馮俠魂和王中王等,演出的劇目以袍甲戲《黃飛虎反五關》及《熬星降地球》等連台戲為主,還有她的《劉金定斬四門》。那時,香港有幾個出名的花旦,而楚岫雲則是與薛覺先合作而受到好評的。在平安劇團合作期間,楚岫雲的好學勤奮與對藝術的嚴肅認真態度,是令人敬佩的,不管演出的戲份輕重,她都主動找對手練唱,同時,還請北派老師打套子和打一些難度較大的北派脫手,天天如是,從沒間歇。

解放後,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對粵劇藝術又作出了新的貢獻,她在《紅娘子》、《后羿嫦娥》和《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劇目的演出中,都有獨特表演。省、市劇團合併後,成立了廣東粵劇院,我們又再度合作了,我與楚岫雲演出《荊軻》、《林沖》等長劇和《平貴別窑》、以及楚岫雲的首本戲《黛玉歸天》等短劇,在這一次合作的過程中,我發覺楚岫雲的藝術造詣,又提高了許多,如荊軻中的荊妻,戲雖不多,但她對人物和青衣行當結合有一定的深度,給荊軻這個戲生色不少,最為突出的是演林沖之妻張氏這一角色,感人至深。從別家、遊廟開始至郊別休妻的這場戲,真是開正楚岫雲的戲路,和她合演過程中,她很注重交流與配合,在每個要點關節中,都以很高的藝術手段使對手演戲的我,感到很自然和愉快,這真像足球場上交波到位,使前鋒能把球一腳勁射入門,從而達到絲絲入扣、水到渠成的地步。又如她在送別林沖,二人見面無言可說的情景下,拿出了休書,一字一淚的唸著,當她唸第一句"林沖休棄妻張氏"時,她一直把淚水停留在眼眶內,觀眾看到的只是淚水盈盈,一滴不流出來,可是在她唸到林沖休妻的最後一句時,加上重槌鑼鼓點,隨著一句 ”沉腔滾花”下句。她的感情已升華到高度,她的抖音得到盡情的發揮,忍耐了分多鍾的淚水,再也忍耐不住,一滴滴的滴落衣衿了。這時,使我這個受到的表演感染,再難抑制內心的痛苦,這真是楚岫雲藝術修養的高度成就。

 

楚岫雲後人永遠不會忘記你 .郎筠玉.

回憶與雲姐相處的日子,如同昨天,歷歷在目

楚岫雲曾師事薛覺先和上海妹,並深得其神,是薛門很有造詣的弟子,她為藝術拚搏的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就算成名之後,她仍然堅持練功,為演好劉金定踩翹斬四門,曾連續多天練習踮腳挑水上三樓,楚岫雲既工於青衣,也長於閨門旦、刀馬旦則更有獨到之處,她聲音清脆,扮相嬌俏,表演細膩,身段優美,台步輕盈,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建國不久,我從海外歸來,組建珠江劇團,戲改會領導原定我排演薛派名劇《胡不歸》但我早慕楚岫雲之名,她演的青衣和苦情戲確比我好,於是,便建議領導改由楚岫雲參加的永光明劇團演出,《胡不歸》演出後,楚岫雲果然不負眾望,深受廣大觀眾讚許。

  

一九三二年九個省港班的名稱及演員陣容,依照武生、小武、花旦、

二花旦、小生、醜生的次序排列如下:

日月星班:曾三多 桂名揚 李翠芳 李自由 陳錦棠 廖俠懷(二李並列正印)

孔雀屏班:丁公醒 馮俠魂 陳非儂 小英英 白玉棠 半日安

譜齊天班:馮展圖 羅文煥 謝醒儂 李豔秋 新細倫 葉弗弱

錦鳳屏班:張仙槎 譚笑鴻 肖麗章 馮玉君 靚少鳳 新馬師曾

萬華天班:少達子 小昆侖 馮小非 蘇州耀 倫有爲 譚秉鏞

人壽年班:靚次伯 靚少佳 林超群 伍秋儂 何湘子 羅家權(林、伍並列正印)

月團圓班:新 珠 白珊瑚 鍾卓芳 小鶯鶯 馮顯榮 王醒伯

鳳來儀班:賽子龍 李松坡 騷韻蘭 金枝葉 龐順堯 駱錫源

新中華班:靚新華 少新權 小蘇蘇 嫦娥英 李瑞清 李海泉

以上也就是各班“六柱”的陣容。

  

神童楚岫雲十三歲前之演出

1934年 上海天仙樂在特別區演出。演員:黎明鍾、

楚岫雲、醒魂鍾、謝醒儂、百日紅、陳少泉、楊名聲、紅衣女。

劇目:《六國大封相》、《趙子龍》、《道學先生》、《食齋蛇》、《凡鳥恨屠龍》、

《洞房三怪變》、《羅成》、《摩登地獄》、《嶽飛出世》、《夜光杯》、《樊梨花》、《戲諸侯》、《猛龍》、《天上笙歌》、《龍鳳再生緣》。

  

1934年11月15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華山玉劇團”。

演員:靚華亨、楚岫雲、段劍沖、李松坡、譚玉蘭、賽子龍、譚少鳳。

劇目:《陳友諒兵下南昌》、《迷魂網》、《薛家將》、《兇手是情人》、《腸斷蕭郎》、 《陳宮罵曹》、《虎吻偷香》、《賭鬼打城隍》、《銀宮豔盜》、

《六國大封相》、《呂洞賓》、《何仙姑》等。

  

1935年2月   上海廣東大戲院

 “華山玉劇團”調整演員陣容繼續演出。

演員:王醒伯、楚岫雲、牡丹蘇、李松坡、梁淑卿、盧雪鴻、王振聲、段劍沖、賽子龍、儂非女、黃少秋、陳少泉、謝福培、靚蛇仔。

劇目:《麒麟崖》、《寶鏡重圓》、《情場怪傑》、《錦繡香囊》、《昆侖劍》

、《三取龍鳳劍》、《血灌自由花》、《老嫩情人》、《二叔公搏命》、

、《武大郎娶妻》、《咸濕皇帝》、《寶蝴蝶》、《夜探嚴相府》

、《昭君娘娘二卷》。

  

1935年5月21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金龍男女劇團”。

演員:陳皮鴨、上海妹、楚岫雲、段劍沖、趙驚雲、林鷹楊、鄧少秋、紫雲

霞、胡小寶、顔思德、馬夢先。

劇目:《吳越春秋》、《雙封相》、《狀元貪駙馬》、《迫夫同殺父》、《春滿壽星橋》、《可憐秋後扇》、《花蝴蝶》、《佳偶兵戎》、《潘金蓮出嫁》

《大妗戲新郎》、《獸陣銅崖》。

 

何非凡 (1919年—1980年),廣東東莞人,原名何賀年,又名何康棋,著名粵劇演員,著名文武生。曾取藝名何小年的他在入粵班之初,從跑龍套開始,初期登臺時心情過份緊張,幾句道白都常常念錯,甚至完全念不出來。但何非凡並不氣餒,反而更加鞭策自己,久而久之,決心以自己抱負非凡而改名何非凡。師事李叫天、陳醒章、石燕子等。早年何非凡曾學過花旦。先後加入「大羅天」、「黃金」、「樂其樂」、「紅棉」等劇團,未有成名。

1947年 ,何非凡自組第一屆非凡響劇團,第一屆班拍花旦芳艷芬,票房未有起色,散班收場。1948年何非凡自組第二屆非凡響,這一屆班他換聘從外國演出載譽歸來的名旦楚岫雲任正印花旦,楚岫雲精湛卓絕的表演技藝成功令非凡響劇團一轉頹勢,第二屆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果然一飛沖天,場場爆滿,《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更連滿百餘場,劇中楚岫雲演林黛玉爐火純青,聲情並茂,入木三分,動人心絃,贏得了”生黛玉”之美譽,楚岫雲在《西廂記》演紅娘一角維妙維肖,絲絲入扣,精彩絕倫,再贏得了”生紅娘”之美譽,而楚岫雲的唱腔流水行雲,脫穎特出,唱功繞樑三日,被譽為「岫雲腔」,合作兩年以來,第二屆非凡響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賣座成功令班主拍檔何非凡的名聲也因而響了起來。何非凡走紅後因大陸政治環境不好長住香港演出,他風流瀟灑,唱曲自成一格,稱為「凡腔」。曾經參演《舞台春色》、《西廂記》、《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目。

1961年,他接任香港八和會館第七屆的主席

 

岳清在月刊指鄧碧云與上海妹、譚蘭卿等為50年代廣州四大名旦。

這該是極之毫無根據,因為上海妹等幾人在那個年代已是極度走下坡的了,

無人會喜歡看她們的花旦戲了。至於鄧碧云她在50年代時期仍未站穩巨型班的正印位置,當時她拍的薛覺先已是極度走下坡的,覺云天劇团於現在

看來當是人才濟濟,除薛、鄧二人,還有麥炳榮和羅艷卿組成中型班。我曾

在廣州平安戲院看過這個团演的「月宮宝盒」,戲好景靚,可惜在廣州不多台期,主要在鄉間演出,不久又散班了,後來鄧碧云又改拍陳燕棠、盧海天了。

 

楚岫云講過,50年代她正在休暑時,薛覺先就曾邀請她組团來港演出,她說她沒有答應,薛覺先就說如果妳不答應我就去找鄧碧云、芳艷芬喇!

 

1942年覺先聲劇團在澳門演出時正印花旦應該是楚岫雲,不是鄧碧雲,後來覺先聲移師內地,鄧碧雲加入新聲當二幫花旦,她後來又到了大陸四鄉演出。查實當時新聲只是在澳門鄉間演出的落鄉小型班而已。

 

陳艷儂戰前曾在興中華劇團任三幫花旦,戰時才轉到澳門新聲任正印,且看任劍輝和小飛紅等的太平艷影劇團可見,該班演的夜戲大堂前座票價也只是收五毫左右。在當時同一時期別的大班演的夜戲則收一元多二元大堂前座,所以後來小飛紅加盟覺先聲劇團也只是當其三幫花旦,可見其概也。

  

茑松国中35校庆 飞天艺术生表现亮眼

news.epochtimes.com.tw/10/12/11/154254.htm

 

【记者黄丽医/云林报导】云林县茑松国中昨天办理庆祝创校35周年校庆,进驻三个多月的「飞天艺术生」和小区生,以「舞乐飞扬贺校庆」为主题,展现各类器乐演奏、忠义拳、民俗鼓、舞蹈班开场舞及美术作品展览等丰富的学习成果。

 

县长苏治芬表示,看到孩子都朝向最美、最正的方向发展,对茑松国中学生的影响一定很大,县府将尽全力支持并贡献资源,期盼飞天艺术学院能在云林落地生根。

 

茑松国中校长曾丽珠指出,学校社地处沿海偏乡,学生数逐年减少,难免让人误为茑松是一所遭弃或遗忘的学校。因缘际会,飞天艺术团体今年5月落脚本校,大批 志工进入校园整理环境和充实相关设施及设备,让学校脱胎换骨,非常感激。现在校园,充满艺术气息,小区生恭逢其盛,何其有幸。但愿飞天能留下来,对学生、 家长、小区将是三赢的局面。

 

茑松松北村村长陈永祥受访表示,飞天不嫌弃来到这个偏远地方,小区居民感到非常荣幸。学校拥有一流专业师资和设备,加上艺术班的学生气质高雅,小区生受到潜移默化一定会有很大的改变,这是我们地方的福气。

 

部分家长不约而同地表示,短短三个多月,孩子心性变化很大、提升很多。生活表现比较体贴,自我品德要求提高后会替别人着想,且态度更显积极并主动帮忙做家务,深深觉得这个学校环境是培养人格健全发展的好地方。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文武狀元:演藝奇才,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二百場,及至三百多場次爆棚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及省港所有劇團,高破了情僧瀟廂館的票房紀錄!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長勝擂台永光明劇團陣容鼎盛,頂級天皇佬倌台柱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呂玉郎玉喉鏡腔五十年代天頂佬倌,他表演平實大方,儒雅斯文,1949年初組永光明劇團。和聲腔動聽的楚岫雲,腔圓聲靚的小飛紅,唱演諧趣的陸雲飛,頂級天皇大佬倌,組成了永光明劇團。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持續演出爆棚,期間演了無數名劇戲寶,叫好叫座,演至1955年夏季呂玉郎離開。1955至1958年期間,呂玉郎拍林小群演出了多個著名劇目,最高票價改收二元五角,白超鴻和羅家寶拍林小群時期,最高票價只收九角。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飛紅二幫花旦王,當年的“永光明”陣容鼎盛,擁有名家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等,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0年組洛阳春剧团:主要演员冯侠魂、红光光、蟾宫女、曾君瑞、梁国风、黄秉铿。剧目:背解红罗等。1952年馮俠魂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楚岫雲 (翻生黛玉之憶) 名伶傳真

 

近歲電視劇、越劇皆不斷有人提《紅樓夢》,有人再提羅家寶之名曲,說當年唱《怡紅公子悼金釧》之「蝦哥」羅家寶才是真正「生寶玉」。

而首席「生黛玉」當數外形柔雅、萬千唱腔愁苦盡涵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王」楚岫雲了。「雲無心而出岫」,楚岫雲藝名也充滿詩意,此花旦確是由演林黛玉而成名享譽的。四十年代末她與何非凡共組「非凡響劇團」演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寶黛之死戀演足兩年。

五零年代初,楚岫雲又與呂玉郎再演寶黛戲《偷祭瀟湘館》數百場之多,及後再與羅家宝演出《紅樓夢》戲目,《金釧投井》與《黛玉歸天》等劇共過千場。

楚岫雲,才兼文武,技藝非凡,唱、唸、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各種南北功架,卓絕第一。表演文武悲喜劇冠首,文戲尤擅悲劇,飾演《胡不歸》的趙顰娘,《情僧偷到瀟湘館》的林黛玉是她成名之作。武戲擅刀馬旦、武旦,演《劉金定斬四門》的劉金定,佘賽花、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素貞、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花木蘭、紀鸞英、樊梨花、雙陽公主多位英雄女將,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她的英雄女將與俠女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深印戲迷腦海,均爲同行及觀衆所讚許。

  

楚岫雲早於四十年代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楚岫雲長期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澳的名旦,早時鄧碧雲、車秀英都曾只是她的二幫副車,當年芳艷芬也只能是任鄉間的正印花旦而也。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數十春秋演出無間

 

三十年代時段楚岫雲芳齡只十幾歲,已紅極一時,蜚聲國際,歌、影、劇事業突飛猛進,開創了奇迹。當年她歌、影、劇三棲,年年月月天天主要演出粵劇,又 忙於拍攝電影,還參加灌錄唱片等工作。

楚岫雲從小學藝,很年輕就成名,上世紀1934年至35年期間在上海廣東大戲院演出。

1935年之後楚岫雲灌錄了第一批唱片,其中「琴韻動情思」與陳皮梅合唱,「七情迷佛祖」與白駒榮等合唱,「情關俘虜」與新馬師曾合唱。

1936年楚岫雲14歲,任覺先聲劇團三花,執生出色,一夜揚名,勝任正印。

1937年在光華劇团和盧海天、上海妹合作,她當演劇中主角林英娥殺嫂等。

1938年在太平劇团當日戲正印花旦,和黃鶴聲等演出,並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飾演女主角倫碧容。

1939年至1940年和桂名揚合作之後,前往美國、加拿大各地演出,極受歡迎。

1940年至1942年先後分別拍白玉堂、薛覺先及羅品超各大老倌,亦創佳績。

1942年至1945年戰時拍馮俠魂,往越南演出。

1945年至1947年在泰國演出,哄動異城。

1947年底楚岫雲從外地演罷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

1948年初至1949年初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首次高創了省港澳粵劇票房新紀錄,紅透了半邊天,盛名遠播。

1949年初至1955年夏季拍呂玉郎,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好戲,一齣劇目連續上演

過百場滿座,當中更有不少戲目連演超過二百及三百場爆滿,連續十年旺台爆棚,年復年月復月,每天演出無間,持續屢屢高創出歷史票房新高佳績,轟動藝壇 ,當時得令。

1955年休暑後至1956年夏季拍馮俠魂,演盧丹編寫之『牛郎織女』一劇,依然哄動,跨演兩個年頭,狂滿近三百場;不料牛郎突於演出途中暈倒而致腰 斬。

1956年楚岫雲休暑後秋季接著換拍羅家寶,演出《金釧投井》、《鴛鴦玫瑰》。兩人曾鬧不和,至今死無對證,近年羅家寶爲了突出自己、吹噓聲價,竟然 低貶誣衊前輩,他揑造假話,胡說八道,詆毀楚岫雲當時已屆高齡、將走下坡等等完全不符合事實的侮辱性謊言謬論。

1956年,其實楚岫雲才剛30餘歲,風華正茂,是她演藝事業正當最巔峰的黃金時段,如日中天,譽滿梨園,獨步南中,藝苑之珍、粵劇瑰寶席位捨她誰能 企及。

1957年中至1958年底,楚岫雲拍陳笑風演出《梵宮駙馬》、《燕燕》等。

1958年底至1959年中,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笑風、呂雁聲、盧啟光、陳少棠等演出《董小宛下卷》、《月夜借紅燈》、《秋湖戲妻》 、《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

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和二團任團長,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悲歌大渡河》、《 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

楚岫雲演粵劇、拍電影,事業如日方中

 

楚岫雲,粵劇著名藝術家,出身於教師家庭,從小先學基本功,翻騰跌扑硬功夫,後學唱功身段台步等技藝。楚岫雲是一位較年輕便成名的紅伶,享譽粵劇界四大名旦之一,在國內外一致享獲極高的聲譽。楚小姐在演梅香的時候已被前輩發現她是一顆明日之星,把她介紹到落鄉班去擔當第二花旦,不久後又有前輩更大膽引薦她到上海和白駒榮拍擋演出。廣州被日本攻打之前,戲人紛紛來到香港,楚小姐也不例外,來港加入了太平劇團和馬師曾合作,兩年後她又參加拍攝電影工作,三八年上演了她第一部電影〔梅知府〕,擔演倫碧容,男主角為趙驚魂。

 

楚岫雲於戰前戰後所演出之電影不知共多少部,只能夠搜集出下面之電影名列:

梅知府1938年8月3曰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風流債1938年1O月9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鍾無艷  1939年3月16日首映,楚岫雲演夏迎春與新馬師曾合演,大口何以丑角演鍾無艷,

1948年12月30日重映易名夏迎春

栴開二度1939年5月21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十二寡婦   1939年8月8日首映與新馬師曾、馮俠魂、黃鶴聲、張活游等合演

竹織鴨1939年9月17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八美圖1941年1月16日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醋淹藍橋1941年2月11日首吷與白駒榮合演

蕩寇誌1941年2月2O日首映。1947年1月28日重映與麥炳榮合演

神秘小姐   1941年9月5日首映。1946年2月18曰重映易名殺人小姐與張瑛合演

國難財主1941年11月2曰首映,與馮俠魂、劉克宣合演

生武松1941年11月20日首映。【生潘金蓮楚岫雲】戲【生武松關德興】

黑衣怪人   1942年2月2O日首映,與馮俠魂合演,戰前製作,曰軍攻港,延遲上映

 

劉金定斬四門1948年9月5日首映,與黃干歲合演

陳夢吉1949年1月3日首映,楚岫雲演出戲中戲黛玉葬花

可憐女1950年8月26日首映,與呂玉郎、陸雲飛、小飛紅合演

啼笑姻緣   本港?年?月?日首映,1950年曾於廣州長壽電影院院線上映。楚岫雲扮演鳳喜與鄺山笑合演

  

香港戰前楚小姐已被聘到美國加拿大各處演出,當她在美加演出一年後返港,巨型班興中華劇團即聘她擔當第二花旦及正印花旦,和名伶白玉堂合作,接著薛覺先和羅品超對楚小姐都很器重,先後聘她在平安劇團和覺先聲劇團為正印花旦。

 

楚岫雲從事粵劇事業數十年,曾到過美加和東南亞各地演出,解放前她已歷任省港巨型班的正印花旦,演過的戲目數以百計,如有《劉金定斬四門》、《暴雨殘梅》、《嫣然一笑》、《雪野哀鴻》、《胡不歸》、《王昭君》、《歸來燕》、《紅娘》、《霸王別姬》、《關公月下釋刁嬋》、《月上柳梢頭》、《情僧偷到瀟湘館》、《西廂記》、《花街神女》.............等等許多名劇,皆大受歡迎,抗戰前後曾與白駒榮、馬師曾、趙驚魂、黃鶴聲、桂名揚、張活游、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等名家演出。之後和呂玉郎合作演出了一段很長時間,曾演出數十首本名劇戲寶,極受觀眾歡迎愛戴,繼而又和羅家寶、陳笑風、靚少佳、盧啟光、呂雁聲、陳少棠、羅品超拍擋。

 

楚岫雲扮相肖麗,圓台身段水袖美,唱做唸演打卓絕,既可精於閨門旦,也擅青衣和小旦,復能演刀馬武旦,唱演打八面玲瓏,故促使她很年輕就成了大名,享譽電影和粵劇藝壇,較早期已紅遍省港澳,蜚聲美加、越南、泰國和東南亞各地。數十年來受到廣泛讚譽。

     

睇戲要睇永光明戲迷暢敘

我們一大班戲迷,少年至青年住廣州,戰後到六十年代廣州戲班很興旺,我們一眾戲迷朋友天天都看大戲,各大中小型戲班都捧場來作比較,當中令我們最好評的是《永光明劇團》:不論台柱老倌以至梅香的演出、編劇家、樂隊、佈景、服飾,樣樣一流,看永光明的戲真是看到如癡如醉,簡直是物超所值。當時省、港、澳都廣泛流傳說:『看戲最好是看永光明的戲,永光明好技藝、好唱情』。

 

正印花旦楚岫雲更是萬中無一,演技超凡。我們一直都有跟蹤她的演出,還記得一九四八年看她演的林黛玉,演得聲情並茂、絲絲入扣、出神入化,維肖維妙,現場觀眾都嘆為觀止,焚稿一幕她還使出嘔吐真血的功夫,賺了我們不少熱淚。四九至五九年整整十年她長駐永光明劇團,演技更上一層樓,達至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地步,起初主要演武戲,計有:劉金定斬四門、紅娘子、梁紅玉擊鼓退金兵、新女兒香、穆桂英掛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嫦娥奔月、綠野仙蹤、迷樓俠影、鴛鴦劍、葛嫩娘、闖王進京、狄青三取珍珠旗等等首本,其他戲寶還有牛郎織女、相思樹、香妃、西施、燕燕、玉堂春、王寶釧、卓文君、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可憐女、劈山救母、梵宮駙馬、碧容探監、鴛鴦玫瑰、金釧投井、蘇武牧羊、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陳世美不認妻、沖天野鶴會嫦娥……等等許多好戲,她在永光明十年期間拍檔文武生先後為呂玉郎、馮俠魂、羅家寶、陳笑風,當時都名聲雀起。一九五九年永光明被政府納入國營廣東粵劇院,永光明亦是廣州市內能夠維持經營到最後一刻的私人劇團。六十年代楚岫雲小姐與呂雁聲、羅品超等合作至文化大革命,演出佘賽花、蘇三起解、白蛇傳斷橋、黛玉歸天、別窑、紅燈記、胡不歸、秋湖戲妻、林沖、荊軻等劇。

 

演藝奇葩劇影奇才粵劇紅伶楚岫雲,刀馬旦名優,悲喜劇勝手:她能身扎大靠帥旗車身打大翻,扎腳踩蹺大打脫手北派,功架了得;圓台、碎步、水袖、身段、關目、做手等舞台技藝堪稱一絕,擅演任何角色,演活眾多人物,主演劇目千變萬化,集文武全才於一身,演技精湛淵博,情感淋漓盡致,榮享活黛玉、生紅娘、活金定等等眾多美譽,曾風靡省港澳,她深厚的功底令人敬佩!

 

楚岫雲歌聲腔韻悅耳動人繞樑三日,楚小姐演唱最經典之曲目有嫦娥夜怨、黛玉焚稿、佘賽花、董小宛思公子、金釧投井、情關俘虜........;及名劇 燕燕 的舞台錄音!

                    永光明劇團戲迷群

楚岫雲:青衣刀馬集於一身

 

“青衣刀馬集一身,梨園幾十顯光輝;悲劇名優驚四座,純青技藝啓後人”。這是唐瑜同志悼念粵劇名旦楚岫雲的題詩。

楚岫雲被粵劇同行稱爲“全才女旦”之人。她善長演風情人物,如《胡不歸》的顰娘,纏綿愁怨;演《黛玉焚稿》則淒切感人。楚岫雲扮演武旦戲,有鬚眉氣慨,靶子功及舊戲的踩蹻功很熟練,演舊戲《劉金定斬四門》,文武雙全,聲情並茂。

戲行有人細緻分析:刀馬旦重身段功架,造型要求剛勁挺拔,重氣度神情,如穆桂英等。武旦強調跌撲翻打,矯健威武,如《盜仙草》的白素貞、(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女妖。有一類叫“武戲文做”的戲,要求扮演者文武兼備,無論唱、做、念、打,都要中規中矩。清末民初,粵劇受京劇的影響,吸收京劇武藝,如北派武場的“打脫手”等。使粵劇武旦的表演手法得到豐富的發展。

一個旦角,如果只會唱,不能打,這樣有許多戲不能演。武旦要掌握各種唱做基本功,還要熟練刀、槍、劍的武功。刀法有耍刀花、拖刀、抛刀及鴛鴦刀;槍法有花槍、回槍及分槍踢槍;劍法花式更多。“臺上三分鐘,台下三年功”。青年旦角要苦學前人的經驗,又創新發展,才能提高自己。

 

文武雙全花旦王,楚岫雲貪靚軼事

 

楚岫雲粵劇大師,著名表演藝術家,多才多藝,精通文武,技藝高超,唱演打佳,十全十美,今古無雙,全能花旦。年青的粵劇觀眾,可惜都沒有機會欣賞過她的非凡卓越技藝。因為她自五○年一度來港演出後,再也沒到過扯旗山下了。

 

不過,老一輩的觀眾,對於這位有「生黛玉」美稱的雲姐,怎樣也不能忘懷,給人印象最深刻,當年她在永光明劇團,晚晚持續演活了二百幾場林黛玉,那時很多觀眾為著爭先觀賞表演,每日都會有不少戲迷羣眾站坐在戲院門前街道,隔天排長龍通宵輪候搶購戲票,場面極為轟動。【這也是永光明劇團十年如一日的現象,經常都出現戲迷深宵排隊輪購戲票的熱鬧墟冚場面,長期都皆如是】。

 

以及又很難忘記之前她和何非凡一起演出的《情僧偷渡瀟湘館》,也曾哄動一時,她的黛玉一時獨領風騷,風靡劇壇,轟動梨園。以致當時坊間戲迷都流傳說道:劇團單單殺出楚岫雲鼎鼎大名,演出就轟動爆棚創造票房新高。那時候有一間新開酒家就特地命名為〔瀟湘館〕,揭幕之日,特邀雲姐前來剪綵致慶,剪綵之時萬人空巷,觀者如雲,場面極為熱閙!滿街通巷都塞滿D戲迷男女非常哄動,風狂歡呼林黛玉嚟啦,林黛玉嚟啦,由此足見楚岫雲技藝之高,唱演之優,名聲之隆,擁躉之多,票房之佳,世界之冠。

 

楚岫雲祗是她的藝名,那麼她姓甚名誰?她是嗜抽香煙的,常備一架特製的打火機,機上刻有幾個字。這幾個字是:「譚耀鑾」。那就是她的真名姓。

  

於是,除雲姐稱呼她以外,叫她做譚小姐當然可以,但叫她為「伍小姐」,這也無妨。因為她有兩個老竇,一個是譚姓的生父;一個是姓伍的教她學藝成材的養父。

 

雲姐隨著姓伍的父親,再由這個父親的一位兄弟,在梨園擅打跟斗的伍冉明(綽號顛仔明)強迫她天天練武功,練到她能打得起大翻。

 

女花旦能夠打翻在全行是很少見,無出其右,雲姐為甚麼能夠一把眼淚,一身汗肯如此這般地練功和學戲?有次,亞視選亞姐,出難題去問人家:「您為什麼參加選美?」。累得亞姐幾乎無詞以對。但雲姐曾經在大庭廣眾回答提問她:「為甚麼學戲」時,她非常爽脆地答道:「貪靚!」跟著還補充道:「不是貪靚,為甚麼咁辛苦都肯去學呀?」雲姐無疑是個率真的女人,她並無扭捏做作。無怪人家「安」了她一個綽號稱爽雲。

 

雲姐當年喜飲來路拔蘭地名酒及名牌希路咖啡,和喜吸555來路香煙,話說可補氣充聲,她喜歡每天都穿著不同花色的絲纙長旗袍,冬天則穿着海虎絨裘貂皮大衣,又喜穿著各類新款名廠高跟鞋,天天挽不同花款顏色名牌小手袋,配合全套一色,她於三十年代十餘歲已開始電曲秀髮。

 

每日下午她必前往陶陶居與行家茶敘,每晚七時左右必會有人陪伴著她來到戲院後台,稍歇、預備裝身化妝、等候準七時半開鑼演出,薛覺先和蘇永年,許多時都會是她之護花使者保鏢,陪伴登台直至零晨一時前後演出完場,仍相伴於她身邊,及還有許多許多的戲迷都會排站在戲院附近街道路旁,等待著她和其他佬倌出現,雲姐的私家坐駕和長期聘用的私人司機也在等侯著她呢!

 

楚岫雲傳奇

影劇奇才,演藝奇葩,文武狀元,唱做精優,名聲響徹雲霄,首席藝術旦后,粵劇藝術大師,藝術造詣極高,技藝精湛超群,花旦王楚岫雲,功架一流,圓台身段、碎步踩蹺、水袖水髮、靠靶圓台,功夫一流。金雞獨立、擘一字馬、雙飛腳、打大翻、打真軍、拗腰、推車、車身、車輪、起霸、搶背、跨背、觔斗、吊模、大架、大跳、小跳、紥脚、踩蹻……等等功架技藝絕佳,全部精通。舞旗、舞劍、耍刀、耍劍、耍鞭、耍槍、拋槍、踢槍、分槍、回槍各欵脫手北派武打精練,武藝非凡,登峰造極,種種難度較高的卓越南北派功架藝術皆是爐火純青:觀眾稱讚她的圓台猶如蓮花之舞,身段優美勝似流水行雲;圓台、碎步、身段、水袖靈活巧妙別具特色;塑造人物角色絲絲入扣,表演細膩柔密;戲路廣闊縱橫,演男女老少任何人物都能勝任裕如,不論文場或武戲都演得同樣精彩出色:既精於閨門旦,也擅長青衣和小旦,演武旦刀馬旦更是一絕,演技出神入化、維肖維妙,受到行內外好評讚譽,花旦行中公認第一。

 

楚岫雲,獨步梨園,南國牡丹,威震藝壇數十春秋,享譽海外內省港澳。唱功造詣高深奧妙,擅唱傳統梆黃,聲腔獨特怡悅,聲情腔意並重,感情表露無遺,充滿雲腔韻味,優點以聲傳情,特色依字行腔,字字清晰鏗鏘,句句腔韻兼備,曲曲委婉醉人,演繹不同人物角色,唱出不同腔韻聲調,聲腔快慢高低起伏抑揚頓挫,音韻旋律迭蕩多姿節奏鮮明,表達劇中人物和思想感情恰到好處,演唱喜怒哀樂及悲苦恨憤表露無遺,情感豐富,聲情並茂,扣人心絃,精彩絕倫。

 

楚岫雲從三十年代演出成名至六十年代,長期演出無間,她的舞台表演創超逾萬場的佳績,主演過的首本名劇戲寶多不勝數,略述她生平塑造的經典代表佳作人物有南海觀音、華山聖母、雙陽公主、刁蠻公主、長平公主、林沖娘子、劉金定、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蛇精、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武潘安、孟麗君、花木蘭、佘賽花、樊梨花、林黛玉、玉堂春、卓文君、王昭君、王寶釧、祝英台、倫碧容、秦香蓮、潘金蓮、趙顰娘、趙飛燕、趙京娘、董小苑、猩猩女、可憐女、李三娘、嫦娥。

紅娘、織女、香妃、燕燕、西施、金釧、夷娜、李仙、刁嬋、虞姬………………等等古典人物角色形象都曾經栩栩如生、維妙維肖、活靈活現於舞台之上,當年風靡了萬萬千千的戲迷,深印觀眾腦海,深入民心,長期得到廣大觀眾歡迎愛戴,屢創票房新高傳奇佳績。

 

楚岫雲從幾歲學藝練功,先演梅香,不久升做下鄉班第二花旦,1934年至35年在上海演出,36年她來到香港先任覺先聲劇團三邦花旦,執生演出正印花旦出色,一夜成名。後又參加拍攝電影,37年在光華劇團和盧海天、上海妹等合作,她當演劇中主角演出林英娥殺嫂等,因唱演技藝出眾,聲名大噪,同時又拍電影,三八年她十五歲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當女主角倫碧容,至四一年主演過十多部電影全部當演女主角。三九年當上桂名揚的泰山劇團花旦,同年她受聘到美加演出,深受歡迎,四O年當她自加拿大返港,白玉堂即聘請她任第二及正印花旦,演至四一年底,主演《黃飛虎反五關》、《三審玉堂春》、《劈山救母》等名劇。四二年春薛覺先聘她任正印花旦,主演名劇《紅娘》、《暴雨殘梅》、《嫣然一笑》、《胡不歸》等。接著羅品超又聘她為正印花旦,演出《劉金定斬四門》、《熬星降地球》等劇。四二年夏季再任覺先聲劇團正印花旦過澳門演出數月,秋冬前往大陸湛江、赤坎、玉林等地上演後。即被受聘和馮俠魂往泰越、東南亞各地登台演出,哄動越南和泰國。她在外地一直演至四七年底才返港演出粵劇和拍電影,至五O年拍演了《劉金定斬四門》、《可憐女》、《夏迎春》、《黛玉葬花》、《啼笑姻緣》等影片。

 

楚岫雲於一九四八年初回穗和何非凡合作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紅透了半邊天,大獲好評,觀眾與同業及報章一致讚譽,這位演活了林黛玉的青春美艷花旦,聲色藝全前途遠大,擁有卓越一流演技,唱做表演俱佳.已達到爐火純青最高境界,以致萬人空巷爭看『生黛玉』,因而創了演出三百多場滿座的佳績,同時也造就了何非凡這名字開始響噹噹起來了。

  

楚岫雲於一九四九年初春又和幾位一流皇牌大老倌呂玉郎、白超鴻、馮俠魂、小飛紅和陸雲飛等合組永光明劇團,長年長月連續不間演出,四九至五八年長期旺台爆棚,每劇必連演一二百或二三百場的滿座,轟動羊城,開創了持續演出十年的長壽班霸傳奇佳績。楚岫雲在永光明劇團曾演出過數十戲寶名劇,演至五八年轉入廣東粵劇院第一團,任正印花旦再演了不少好戲,如《月夜借紅燈》、《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再創佳績。她自三十年代中一直持續不停演出至六十年代中,是因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才中斷了她多彩多姿的演藝事業。

 

楚岫雲這位名伶紅遍四個年代,三十年代已任演電影女主角,伶影雙棲紅極一時,從1940年開始當上巨型班正印花旦,持續無間跨代至1965年很長的時光裡,都是擔演著一流大班的正印花旦,實是數代的名旦:曾傳奇創出多項粵劇獨一無二的第一佳績,她屢屢創造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粵劇票房新高峰,她還獨創了粵劇戲班由花旦擔綱起一個劇團,巨型猛班,擔票擔戲演出各類人物角色,文武戲場,集青衣刀馬,閨門小旦於一身,技藝一流,武打精湛,演悲喜劇全居勝首,創造出粵劇史上空前絕後新的一頁佳績。過去但凡有楚岫雲演出的劇團,賣座就必創造驚人紀錄。又如若有楚岫雲主演的劇目,每一齣戲目都必能夠持續上演過百場至數百場次爆滿,特別是演林黛玉、劉金定、可憐女、王寶釧、趙顰娘這些人物,更是各自均曾演上六、七百場次滿座,創出了今古無雙最高的票房紀錄,她畢生創了演出多達萬場。其影劇事業已於三、四十年代時期紅得發紫,到了五、六十年代期間,她的粵劇事業、舞台演出,更達到光輝燦爛至巔峰,她的藝術成就及票房紀錄空前絕後,梨園界中無出其右。四五十年代期間她先後拍紅了文武生何非凡、呂玉郎、羅家寶、陳笑風和白超鴻,六十年代重拍羅品超、羅家寶等再創藝術新高峰。這都是楚岫雲在粵劇舞台上驕傲的輝煌成就、驚人創舉佳績實錄。

  

長勝擂台永光明

 

四五六十年代行內外都公認之四大天頂王牌大老倌楚岫雲、呂玉郎、小飛紅、陸雲飛與大老倌馮俠魂、白超鴻、黃君武等台柱由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人靚聲靚演技佳,擁最佳編劇撰曲、最佳樂隊拍和、最佳服裝佈景,樣樣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其台柱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演出嚴肅、表演認真,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首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永光明劇團長期雄霸廣州粵劇藝壇,屬首屈一指的巨型猛班,且號稱粵劇擂台,從19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一或兩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每場皆編演不同的劇目,例如為悼念薛覺先逝世就特別編演了含笑飲砒霜,日夜場票價一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了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日間各個電台也常常播放楚岫雲和呂玉郎的獨唱或合唱歌曲。

永光明四九至五八年其間演出過眾多名符其實的首本名劇戲寶,計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可憐女》、《卓文君》、《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嫦娥奔月》、《劈山救母》、《牛郎織女》、《綠野仙蹤》、《新女兒香》、《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蘇武牧羊》、《三娘汲水》、《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梁紅玉擊鼓抗金兵》、《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膾炙人口的名劇,全部叫好叫座,套套旺台爆棚,每劇持續連台上演一二百至二三百場次滿座,創了粵劇票房歷史新高,創世佳績冠蓋古今,威震省港澳。

 

舉例《淒涼姊姊碑》、《可憐女》這類爛衫戲,並不是大製作劇目,卻同樣演出旺台爆滿,賣座驚人,《可憐女》曾於一九四九及五零年,前後兩度演出了數多百場滿座,深入民心,也能夠成為當時觀眾心目中的戲寶名劇,相信其中極大原因應當是有賴當時演員,高水準的唱做演精優吸引著觀眾吧!至今仍印象深刻,永久回味難忘,祇單看尾場二三十分鐘的精彩表演,已令人目不暇給,讚嘆不已,拍案叫絕。當時飾演可憐女的楚岫雲從虎度門右邊舞台出場,跪地移步膝行兼搖耍水髮,邊演邊唱,表演至舞台左邊設的墳墓哭祭亡夫,這幕戲真的感人至深,觀眾頻呼好戲,掌聲雷動,楚岫雲精湛出色的表演唱做,感情非常豐富投入,使人嘆為觀止,疑是劇中人活現於舞台之上。

 

一九五五年呂玉郎離開了永光明過檔太陽昇取代羅家寶文武生之位,於一九五六初開鑼演出,此劇團即從小型班升為大型班,票價驟升三倍,上座率更勝先前;同時加入關國華、林麗心開演二步針日戲。

羅家寶則於一九五五年早已離開了太陽昇劇團,灣水停演不知去向,要於一九五六年秋才見他在永光明出現演出第一個劇目《金釧投井》,因為一九五六年中永光明文武生馮俠魂演出牛郎織女一劇途中病倒腰斬了。恰巧羅家寶仍在灣水停演還未有埋班之際,他才被邀加入了永光明,但於一九五七年期間他又因與楚岫雲不和離團,後來他重返細班東方紅,補陳笑風的空缺。

說回永光明就即時改由馮俠魂勝任文武生,人選票價一切照舊,可料演出依然爆棚轟動。但憑過往紀錄,一般戲班若是文武生或正印花旦玩停演或離團,必致票房不保而散班,獨有永光明劇團例外,雖是缺了位文武生王呂玉郎,但卻仍尚還有花旦王楚岫雲坐陣擔飛,因為楚岫雲具有票房保證,乃是當代賣座冠軍之名伶,再加上二花王小飛紅和丑生王陸雲飛,這三位都是票房皇者,足見實力依然雄厚,絲毫無損票房聲威,賣座依舊驚人。開演新劇《牛郎織女》,由馮俠魂演牛郎,加入文武生蔣世勳演金童一角。《牛郎織女》從一九五五年秋演到一九五六年中,持續演出爆滿了差不多三百場次時,演牛郎的馮俠魂突然患上急病無法演出。

 

無奈隨即找了灣水已久全未夠班之羅家寶,加入升拍楚岫雲演出《金釧投井》,一九五七年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鬧意見離團,永光明再即時提拔陳笑風接演《鴛鴦玫瑰》。永光明劇團演到一九五八年始被轉為廣東粵劇院。是因早已有不少伶人及私營劇團,站不穩陣腳而轉入了公營集團矣。而永光明劇團則創出十載賣座冠軍佳績,創下了光輝燦爛耀梨園的驕人威水史頁。

 

靚樣靚聲文武生何非凡差不多拍盡全行花旦,一九四七年底組第一屆非凡响劇團是拍芳艷芬、鳳凰女、小覺天等,因虧本只演了一屆便散伙了。四八年初再組第二至第五屆非凡響劇團,夥拍剛從外地歸國的著名花旦楚岫雲、又有譚玉真、陸雲飛等,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不久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演出,從此永光明劇團所演出的劇目晚晚頂籠爆棚,屢屢創下了省港澳粵劇空前絕後的歷史票房新高紀錄,永光明也就一直成為了在四五十年代時期最受歡迎最賣座的巨型班霸。

 

戲班行情略述一二

一九五二年英俊文武生白超鴻與林小群組織太陽昇劇團,票價最高收九角,也甚為收得,五四年白超鴻因婚姻問題離團,起初羅家寶加入演出《柳毅傳書》、《玉河浸女》等竟令票房出現一落千丈慘情,入座率少貓幾隻,逐後票房才漸見起色,不是一炮而紅,也更不是當時最收得劇目,真不知何解現在竟被訛傳為當時最賣座劇目?及後又因六十年代劇院極少給羅家寶開演新劇,他就經常找劇院內的女演員重演《柳毅傳書》等舊劇。

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廣東省的戲班有六七十班之眾,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先有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的永光明,最高票價2元5角。繼有不少短期班出現,包括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的勝壽年,最高票價收1元5角。少新權、李帆風、梁雪珍的大權威和呂雁聲、繞雲娘的永光榮,同樣最高票價八角。永光榮全都搬演永光明曾演出之劇目。何非凡、羅麗娟的非凡响、馬師曾紅線女的紅星、新馬仔、石燕子、上海妹、余麗珍的大鳳凰、陳錦棠、羅麗娟、芳艷芬、任劍輝的錦添花、薛覺先、陳艷儂的新華、薛覺先、鄧碧雲的覺雲天、羅品超、陳艷儂的光華………等等許多劇團解放前後也曾在廣州演出,全部不敵永光明劇團,相繼鎩羽而散。

後來又再有珠、永、新;東、南、太等等大、中、小型劇團及下鄉班,最高票價分別是:落鄉班6至8角、小型班9角、中型班1元5角、大型班2元5角。廣東粵劇團有馬師曾、紅綫女,最高票價1元5角。廣州市粵劇工作團有白駒榮、薛覺先、薛覺明、陳小茶、白超鴻、譚玉真、小木蘭,間中在廣州演出,票價最高收8角。南方劇團五二至五七年持續演出,台柱有呂雁聲、曾三多、顏鐵英、羅思、蝴蝶女、馬麗明等,最高票價9角,差不多每屆都更換文武生花旦。東方紅劇團曾先後有陶醒非拍衛少芳,馮少俠拍陳綺綺,陳笑風拍李艷霜,盧啟光及羅家寶都曾任該團文武生,前後歷屆票價一律最高收9角。蔣世勳、陳笑風、紫蘭女、徐人心等曾演出《搜孤救孤》、《三姐下凡》,最高票價8角。曾君瑞和陳露薇曾演出《春風秋兩又三年》,最高票價6角。

   

六柱制轉型到三柱制

 

一個劇種是否興旺,其實主要表現在這個劇種的行當是否健全。聽說過去粵劇有所謂十大行當,大概這是粵劇人才濟濟,鼎盛時期的表演藝術形式達到最完美的境界云云。無奈到了三十年代初,新興的“六柱制”替代了十大行當。對於這一點,前些時期還有人爲“十大行當”的湮沒鳴不平,對“六柱制”甚表不滿。筆者以爲大可不必。“六柱制”’是粵劇進入三十年代的必然産物,是當時的粵劇體制的一大改革。“六柱”絕非六種行當,如“武生”,既是須生,也是花臉,更兼飾演正面老旦(如岳毋、佘太君等角色);又如醜生,也要經常扮演“彩旦”和“家姑”之類的反串角色;又如擔綱起一個團的“正印花旦”,就要既能演黛玉(閨門旦),也能演劉金定(刀馬旦),既演紅娘(小旦),也演三娘(青衣)之類的旦角行當。至於與“六柱”差不多同時産生的粵劇獨創的“文武生”行當,更是一般小生、小武不能替代的亦文亦武的行當。

 

所謂“六柱”,絕非是六個行當。就以人們所熟悉的薛覺先、馬師曾先生爲例,前者是文武生行當,後者是文武丑生。可以說,文武生這一行當,在戲曲行當藝術上是粵劇演員的獨創。顧名思義,這個文武生既要能演賈寶玉,又要能演馬超、周瑜這樣的角色,是集小生、小武行當於一身的唱做念打俱能的頂梁柱。又如六柱之一的“正印花旦”,就要背著幾個

 

“葫蘆”才敢下山。如過去的名旦楚岫雲,既演刀馬旦“殺四門”的劉金定,又創造了一個“翻生”林黛玉,掌“青衣”、“刀馬旦”、“閨門旦”等多方面的行當藝術。另一條柱“第二花旦”,與正印是同一檔次的,排名分先後,是劇團藝術的另一條台柱,在戲份上也要應付各樣的人物與行當演技。如過去粵劇行當中稱爲“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她擅長小旦戲,但在《評雪辨蹤》一劇(名醜陸雲飛演呂蒙正)中她飾演的介乎青衣與閨門旦行當的劉翠屏,其表演之細膩、穩重、風趣,真是有口皆碑。再一台柱是醜生,演丑角或反派,有時也要反串,戴上“二寸髻”演“頑笑旦”。

 

六柱制發展至四十年代,有一個頗爲突出的現象。通過劇本,有意突出三條柱:文武生、正印花旦、醜生,即所謂“三王班”。如“永光明”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及續後五十年代“珠江”的羅品超、文覺非、郎筠玉,和“勝利”的馬師曾、紅線女、文覺非等。這一點,應從三十年代名劇《胡不歸》說起,整台戲無非突出了生、旦、醜。其他什麽武生(須生)、小生、第二花旦都成了一些很次要的大配角。一出《情僧》,大觀園似乎很熱鬧,但整個舞臺上無非是看何非凡的賈寶玉、楚岫雲的林黛玉,再加上一個插科打

 

諢的陸雲飛反串飾演的彩旦石春。這一現象,可以看成是粵劇舞臺表演從十大行當過渡到六柱制,再從六柱轉型到三柱的藝術集權制。

 

在粵劇舞臺上,“文武生”最受觀衆歡迎,因此不少人都朝這個“寶座”擁躍而上。殊不知這一行當,並非人人都能“走紅”。何非凡,從廣州淪陷那年就開始擔綱文武生,也是慘淡經營將近十個年頭,經歷一段寂寂無聞之後,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一炮打響,才幸運地紅起來。

 

括言之,六柱制其實也是十大行當的繼承與發展。六柱制絕非取消行當,相反,演員的行當表演藝術更趨多面化(如著名演員小飛紅,就集小旦、青衣、閨門旦行當的表演藝術於一身)。六柱制的體制從三十年代一直沿襲至今,遺憾的是,近十多年來省市粵劇團在這方面難以爲繼,花面應功戲沒有了,小武、須生、彩旦等行當,幾乎已經無人問津、無心繼承了。能夠湊成六柱而爲大衆所認可的劇團,已不復存在了。譬曰,一間小小大排檔,也講求雞鵝鴨海鮮一應俱全,粵劇是中國一大劇種,是嶺南文化一個重要部份,行當在於一個劇種,仿佛百花在於一個花圃,百花殘缺不全,花圃還能給人以千紅萬紫,豔麗迷人的鑒賞價值?整天怨艾什麽低潮,嘮叨青年一代不愛粵劇,這既可笑又無濟於事。 陳自强

 

粵樂大師王粵生

 

王粵生除了在歌壇工作外,約於三十年代後期偶而在戲班擔任伴奏樂手,隨戲班往廣州演出。香港淪陷後,王氏夫婦同上廣州。這期間常與薛覺先、呂玉郎、楚岫雲及小飛紅合作。在衆多音樂員中,楚氏特別看重阮四襟及王粵生玩色土風,每次演出,都要求班主聘用他們。此外,王氏也曾與廖俠懷、羅麗娟等合作,參與《甘地會西施》及《孟姜女哭崩長城》等劇的演出。解放初期,王粵生夫人回港,王氏獨居廣州,在永光明劇團擔任樂隊頭架樂師。

   

曹秀琴無官一身輕

“無官一身輕”。這是形容做官的卸下重擔一身松曬的成語。其實“無官”並非“一身輕”的。至少閣下已失去權力,再不可能頤指氣使了!不愉快的事多得很哩。至於老倌,到了無倌(無戲演出)確是“一身輕”的。居士曾聽名醜陸雲飛,對晚晚有倌(戲)做,發出感歎(也包含自豪):“晚晚演戲,條馬路八九點鍾是怎樣的?我是不會知道的。想飲餐夜茶‘松松’都沒有機會!”有倌做的,盼無倌時輕鬆一下。可是,有的老倌無倌(無戲演出)並不見得“一身輕”。如大陸新紮名旦曹秀琴,“無倌”差不多兩個年頭了。相見之下,並未見“一身輕”;反見“一身重”—— 她發胖了。

 

曹秀琴多次來香港演出。或拍羅家寶,或拍彭熾權。阿琴文武唱做打兼擅。文,可演纏綿悱惻的《百花公主》;武,能演斬四門的《劉金定》。至於唱,竟不趕潮流,依正傳統法度,有“原汁原味”之妙。當了正印,還時時尋師訪友,來補自己的不足。如演《劉金定斬四門》(本爲楚岫雲秘本。但雲已作古)就向南洋州府老倌出身的老藝人梅蘭香處請教。梅感其誠,欣然將“絕招”傳授。因而在金山演出,老華僑讚歎不已:“該個妹仔絲,咁好工夫袋(仔)”。像阿琴這樣的文武旦,本應不斷催穀,不難躋列“超級紅伶”。無如,廣東粵劇院在編制上,僅得兩班。旦角名額已滿。她“無班可落”。而拍彭熾權,也僅是臨時借用。她經常“無倌”。在“無倌”期間,又生了孩子。她有個結拜姐妹在澳門,水源充足。經常叫她到澳旅遊。玩得開心,身子焉得不胖。故曰:曹氏女無戲身重也。

 

小群多演小旦戲,青衣刀馬不曾演 

 

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柳毅傳書》,至今傳演不衰,湧現若干個柳毅,十多二十個龍女。它擁有觀衆至多,這是誰也不能不承認。然而它面世至今,從沒有得過獎賞。

似乎從沒有專家去分析過這個劇目爲什麽如此旺台?是否專門家們不屑去探索這些勞什子?其實這個戲可供探索,可供吸取的經驗很多。不宜把它認作並非“拳頭産品”,珠玉在前,也視而不見。或簡單地說它“行運”。

 

如果說“行運”,它所“行”的是與新中國的南方人民翻了身後審美觀起變化的“運”。儘管編演者並不覺察。從舊時代過來的老行尊,他衡量一個花旦,是否能獨當一面,必然要問這位花旦擅不擅長“大頭戲”?然而首演龍女的林小群,她的“大頭戲”是最不擅長(儘管後來,她也拍過羅品超演《別窰》的玉寶釧。但行家一看,無不認爲在水平以下)而獨工“閨門旦”。以閨門旦作爲一個劇團的正印花旦,似無先例。在林氏女的前輩,包括她的父親林超群,數上數下,從千里駒數:上海妹(1905)、余麗珍(1915)、衛少芳(1913)、楚岫雲(1922)、芳豔芬(1926)、郎筠玉(1917)……其叫座戲無不與“大頭戲”有關。燒相書的是林小群,當她崛起時,觀察家咸認她爲沒有“正印命”,但她當了下去,而且從未被搖撼過她的正印位置。 ﹙龍舟)

  

粵劇藝術走了下坡!怎能再復興?

白雪仙擅演潑辣刁蠻角色戲路,文靜閨秀穩重青衣人物不擅演,更加不擅長刀馬靠靶開打戲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她的父親白駒榮也曾批說:她最高只能紮上第二花旦位置。

但因五十年代中期,本港粵劇一線男女藝員全缺,白雪仙等二線伶人得以上位。

白雪仙是於五十年代後期當正印花旦,她向來搞演出都重視劇本、燈光和佈景、服飾等等至要。日前看到她在電視螢幕上也說﹔當今粵劇沒有東西給人看,才致走向下坡!

本觀眾是於四、五十年代觀看粵劇至今,感慨由五十年代末期開始,粵劇大戲真的再也沒有藝術東西可觀矣:缺劇本,極少新編劇目可觀!缺伶人演者來去只得那幾丁,每場演出也比從前縮短了近半時間。

本觀眾喜歡欣賞較有技藝修養和藝術水平高之藝員演者,及要求演出嚴謹認真。演文場戲,要求演唱出劇中人物及表達出面部感情,和配合優美身段、水袖台步等表演。若演武場戲,要求藝員表演劇情須要適當之技藝工夫,配合劇中角色表演給觀眾欣賞。

劇本方面,觀看舊劇目不感興趣,最討厭那些舊劇演來演去如帝女花‧‧‧之類劇目。要求多觀賞新編劇作,不論作者是不是唐滌生手筆不為重要,若有藝術修養的藝員,他們會將新編之劇本演活演生,成為名劇戲寶佳作,令人喜歡。至於燈光佈景服飾音樂方面也要求一定水準。

 

粵劇:紅樓之鄉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何非凡與楚岫雲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照水人所聽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

  

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漫談荊軻

荊軻入秦,有死無生,這是盡人皆知的事。但演荊軻赴死的劇團以及有一位老倌,均從死到硬直直變成生勾勾。幾十年也就成梨園佳話。

本世紀三十年代,由曾三多、桂名揚、李翠芳、袁仕驤、陳錦棠、廖俠懷六大台柱組成的日月星劇團,一路演一路虧本。點演廖老七的戲寶如《玉蟾蜍》之類,冇人吼鬥,點演曾三多的《尚司徒寄妻托子》一樣無法招徠。觀察家斷言:呢班已經死直,等待擡出廳,進行大殮。又話呢班改錯招牌,日月星者,三光也,有乜法子唔搞到棍咁光。虧本虧到年尾,點知爆出一套表現荊柯刺秦嘅《火燒阿房宮》,頂到爆、滿到瀉,一套戲賺番有突有突。

事隔廿多年後,廣州的一級演員,全國一等獎演員羅品超,叫座力直線滑落,每晚有八九成座位空著無人光顧。其時主管粵劇的老作家華嘉,急忙召開“諸葛亮”會,呼籲搶救羅品超。有老行尊講述阿水在前面講荊軻戲起死回生的故事。華老聽後一槌定音,決定炮製《荊軻》。鑒於日月星劇團時,用廖俠懷飾荊軻,不很合身份。此番由羅老鑒扮演,等佢擔正戲匭,因老鑒當時叫座乏力。華嘉運用行政手段,調來最有叫座力的名旦楚岫雲、羅家寶押陣,疊重人搞成大堆頭。果然《荊軻》《別窰》《林沖》《佘賽花》面世之日,全場滿座。羅老鑒因此衰而複盛,死而復生。假若沒有調來楚岫雲長期座陣拍檔,鑒哥必將繼續滑下坡。

  

鑒哥(羅品超)頹而複振全憑《荊軻》一劇,這是五六十年代,凡在廣州從事粵劇的無有不知。而呢一班的堆頭夠大,引得觀衆蜂擁而至。手邊有一張劫餘幸存的“戲橋”(說明書),可證實餘言非謬。荊軻(羅品超)、荊妻(楚岫雲)、荊母(衛少芳)、燕丹(羅家寶)、燕儲妃(劉美卿)、燕王喜(王中王)、田光(馮鏡華)、秦王政(少昆侖)、燕臣(羅冠聲)、高漸離(謝天雄)、秦舞陽(黃超全)、樊于期(梁國強),台柱之多,數到口癐。若論武生,已有華叔、肥侖、羅冠聲三個。而花旦又是三人:雲、芳、美。最主要的還有“一擔籮”(羅品超、羅家寶)雙文武生,在戲行中也留下兩羅合作的佳話。至於雞華(王中王),佢更系三十年代《火燒阿房宮》時原裝燕王喜。咁嘅陣容,咁嘅派角,有乜法子話唔收得? 廣東粵劇院在打倒“四人幫”後,又一次推出《荊軻》,一樣大推頭,可以說比“開山”時尤甚。“兩羅”依然合作,其他呢?由文覺非飾高漸離,郎筠玉飾荊妻,李豔霜飾荊母,林小群飾燕儲妃,肥仔侖仍任秦王政。而小小秦舞陽一角,也派白超鴻充當。排出“四生、三旦”的惡陣,故令觀衆猛話:“抵睇!抵睇!” ﹙龍舟)

 

南派粵劇匯演

 

舉行“兩廣(廣東、廣西)一市(廣州)南派粵劇匯演”。呢三個演出單位各演兩晚,一晚演長劇;一晚演短劇。每個單位給酬二十三萬港元。

 

“南派匯演,打起兩廣價單。揾得戲來又冇人識做,搞到心裏悶夾煩。早知唔做咁多一生一旦。姐姐咁手,點樣過關?從前有真功夫嘅人,喺雪櫃中雪到硬。如今速速解凍,唉!唔知佢重識唔識行!”

 

點解香港主會出的咁招架?呢條橋原來由中文大學梁沛錦博士念出嚟。博士曰:“粵劇幾十年,發展極不平衡。除了生旦戲,並無其他。如此下去,則展現南方人民豪雄性格的劇目及其特有的表現程式,勢將湮沒。因此,搞這南派匯演,志在救正粵劇發展的不平衡。”梁博士呢條橋,無疑是高橋。可是,爲時已晚,香港方面,南派的高手:白玉堂、關德興、新馬師曾依然健在,但廣東(廣州)如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梁家森、少昆侖先後作古,廣西的易日洪也離開塵世。如何應付?難道這難題一出,兩省一市,同交白卷不成?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白超平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

 

楚岫雲聲色藝三絕。看要看最好的,聽要聽最好的,學要學最好的,建議多研究花旦王「楚岫雲」,因她的唱功、唸白、圓台、水袖、做手、和各項功架全部都是一流頂好的,實屬難能可貴!楚岫雲童年六歲便練成了翻騰跌撲等等全面基本功,四功五法全面皆精,少年十幾歲一早便成名。三七年在光華男女劇團擔綱主角演活林英娥殺嫂,上海妹只能充副。四零年楚岫雲未到十八歲就紮起為大班“興中華”、“覺先聲”、“平安劇團”等巨型班之正印花旦,炙手可熱。戰前她很年輕時便頻頻榮獲邀請前往美國、加拿大、越南、泰國、星、馬等外埠登台獻技演出。戰時楚岫雲、馮俠魂夫婦更獲邀組織青年劇團,前往越南演足四年,哄動西貢;勝利和平後,楚岫雲、馮俠魂青年劇團接續獲邀前往泰國曼谷,演足二年,蜚聲國際,演至1947年才載譽榮歸。隨即再當覺先聲正印花旦,接著拍馮少俠。楚岫雲集文武演技於一身,她以超卓的唱、做、唸、打、翻,出色的刀馬旦戲、苦情戲、小旦戲、閨門旦戲、青衣戲....... 等多面縱橫戲路,十幾歲便揚名整個梨園界,深受觀眾稱頌愛戴,又深得同行老叔傅前輩們讚譽賞識。楚岫雲卓越之南北派、長靠短打、及排場戲傳統功架:圓台碎步功、蹺功、靶子功、水袖功、雙飛腳、耍軟鞭、車輪車身、踢槍、穿靠旗打大翻、脫手、靠靶圓台功、推車、跑馬、舞雙刀劍、對拆大打真軍器、水髮功、.......等等絕技,全行第一;再加上楚岫雲以感情融匯唱腔和讀詞、以爽朗、清麗、明晰、圓潤、咬弦露字見長、獨一無二的"岫雲腔"和"唸白功",聲情並茂,獨樹一幟,更是超越戲劇藝術巔峰:尊崇為"楚派"藝術。楚岫雲當時得令,她1948年初至1949年在“非凡響”,與何非凡銖兩悉稱,演出了十多個戲目,合共三百餘場,場場爆滿,當中一齣《情僧偸到瀟湘館》共計百餘場:楚岫雲表演的《黛玉葬花》、《黛玉悲秋》、《瀟湘琴怨》、《黛玉焚稿》.......等主場戲,她演得絲絲入扣、動人心弦、有血有淚、盪氣迴腸、感人肺腑,人人觀賞到拍案叫絕,連翻稱奇讚好,投入著迷得感同身受,流行在坊間更唱到琅琅上口:楚岫雲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演活了黛玉這角色,贏得翻生林黛玉之稱譽,她那出神入化、引人入勝、爐火純青、出類拔萃的超優演技,在演藝圈一枝獨秀、在粵劇界一時無兩,堪稱空前絕後;小飛紅、紅線女、鄧碧雲、芳艷芬、羅麗娟、譚蘭卿、上海妹、郎筠玉、林小群、鄭綺文、秦小梨、余麗珍、陳艷儂、白雪仙、羅艷卿、鳳凰女、吳君麗、....等等全行所有伶人無法超越企及。

  

何車:喜歡听你講古,技藝差、票房佳、何非凡否?本人於香港戰前已看薛馬桂白及楚岫雲等伶人演戲。1947年楚岫雲榮歸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即哄動爆棚,一鳴驚人。

 

1948至1949年再拍何非凡組非凡响班演出了多个劇目,劇劇爆棚,以致當時的娛樂報,每天都佔有大半版紙篇幅,讚頌楚岫雲的表演藝術如何如何精湛出色:不負梨園早揚名,工夫老到益能精 :唱做俱佳、文武兼備、爐火純青、聲色藝全、前途遠大等等許多許多的稱讚好評。何非凡則只在半版紙內的最下端只有一小格,由班中宣傳部門登出之廣告內宣傳寫着:單听主題曲值回票價幾隻字攪做新綽頭。

 

查實如果單單為了听主題曲,沒必要購買戲票入戲院觀看全劇達五至六小時,只需在家中或往涼茶店听收音機現場直播全劇時,單單听全劇當中那一小段廿分鐘主題曲便足夠,何況當時進入戲院看戲也非常之奢侈昂貴。其實早前那個年代的觀眾,並不是像今天的只須聽唱,還是欣賞全面唱唸做打的伶人。

 

根本1948年廣州南番順省港觀眾爭相購票入場,是好奇要觀賞久仰大名、剛從美加泰越星馬各地演罷載譽榮歸、聲威遠播、遠近馳名的新明星楚岫雲。在觀眾心目中楚岫雲是一位青春艷麗可人的陌生新面孔,卻又是演技老練、演活角色人物的年輕花旦:聞得她唱演打卓越精優、文武聲色唱唸做演俱佳、早已名揚省港澳,是必要大力捧場一睹她蘆山真貌台風技藝之超級新巨星,以致非凡响劇團第二屆至第五屆班爆棚旺台。

 

1949年初楚岫雲和陸雲飛在非凡响演至第五屆,就被呂玉郎撬聘過檔組成永光明劇團,永光明從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票房賣座全行之冠,每個戲目必連演百多至三百多場次的高紀錄。

49年初楚岫雲過檔永光明劇團拍呂玉郎,非凡响的旺勢即時轉去了永光明,從此永光明持續十年爆棚旺台演出無間。是誰影響非凡响第二至第五屆叫座力一目了然。

 

而何非凡於1949年10月再度組第六屆非凡响拍車秀英、徐人心,49年12月又組第七屆換拍了秦小梨,很快便散班跟著又組第八屆、第九屆、第十屆………………非凡响,每屆班期僅維持三數十天,不復非凡响第二屆至第五屆當時連演年餘爆滿盛況,票房也比當時大為遜色。

 

確實何非凡之前拍過無數花旦的演出都全不叫座,1947年底自組第一屆非凡响班拍芳艷芬,同樣不叫座即時散班。到1948年初拍了楚岫雲才劇劇爆棚。事實上是因為楚岫雲唱演俱佳而令非凡响旺台收得,可惜只因為她一向長期演出無間,無空暇去灌錄唱片以留傳後世。相反何非凡很多時間沒有演出,所以灌錄了大批唱片,兼且拍了大量七日鮮電影,留下來不少影音給人欣賞,因而名氣不衰。至令當今有人 誤解當年非凡响之轟動,全歸功給何非凡唱主題曲。

 

1947年底何非凡組第一屆非凡响拍芳艷芬、鳳凰女,因票房不佳很快便散班。1948年初何非凡再組第二屆非凡响,換拍楚岫雲和陸雲飛,第二花旦譚玉真,演出劇目有《西廂記紅娘》、《月上柳梢頭》、《風雪夜歸人》、《花落鴛鴦塚》、《一曲鳳求凰》、《夜吊白芙蓉》、《玉楼人醉杏花天》、《斷雨殘雲》、《文姬歸漢》、《紅拂女》、《風雪訪情僧》、《蝴蝶大王》、《福將霸王妃》、《珍珠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等十多個戲目,持續旺台至第五屆達三百多場,並非現今坊間所傳單演《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或單憑情僧一曲而使之賣座三百餘場之謬論。

 

何非凡1948年之前演出全不叫座。他1949年和楚岫雲分道揚鑣後,他先後在廣州、香港再多次組織了多次班演出,但拍檔花旦總是比1948年時的楚岫雲遜色不少,他因此就一直風光不再,票房也每況愈下大不如前,再難復1948年當時那般旺台賣座,之後動用1948年所賺來金條補貼以後的演出。

 

何非凡五十、六十年代沒有演出時,他就在香港灌錄了許多全劇粵曲唱片全集催谷名氣,還灌錄了幾次情僧主題曲唱片,更進一步錄了一套 只有寶玉唱、沒有黛玉唱 的[情僧偷到瀟湘館] 兩小時版 全劇粵曲唱片,經常在電台播出,現今的听众都誤以為是他當年和楚岫雲的長達五、六小時之演出版本。其實何非凡48年和楚岫雲演出過《情僧偷到瀟湘館》此劇外,之後他從來沒有再和其他花旦演出過該劇,只是56年和鄭碧影拍了一齣電影,片中為了特出他自己,同樣是只有寶玉唱、沒有黛玉唱的。

 

但另邊廂被譽為翻生林黛玉的名旦楚岫雲,就則於四五六十年代都持續常有演出黛玉角色:一九四八年楚岫雲和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滿座百餘場,五十年代楚岫雲在永光明劇團,再與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連滿二三百場,五六十年代楚岫雲又與羅家寶演出黛玉焚稿歸天連場滿座。 (戲迷)

 

馮俠魂、楚岫雲1955至1956年在永光明劇團合演牛郎織女連滿兩百多場,蘇翁都曾說過楚岫雲演出非常叫座,因她已是當代賣座最佳保證之票房皇者。盧丹鄭衛國也說楚岫雲演出非常賣座爆棚。

 

名伶傳真

 

何非凡 (1919—1980),廣東東莞人,原名何賀年,又名何康棋,著名粵劇演員。曾取藝名何小年的他在入粵班之初,從跑龍套開始,初期登臺時心情過份緊張,幾句道白都常常念錯,甚至完全念不出來。但何非凡並不氣餒,反而更加鞭策自己,久而久之,決心以自己抱負非凡而改名何非凡。師事李叫天、陳醒章、石燕子等。早年何非凡曾當過馬旦。先後加入「大羅天」、「黃金」、「樂其樂」、「紅棉」等劇團,未有成名。

1947年 ,何非凡自組第一屆非凡響劇團,第一屆班拍花旦芳艷芬,票房未有起色,散班收場。1948年何非凡自組第二屆非凡響,這一屆班他換聘從外國演出載譽歸來的名旦楚岫雲任正印花旦,楚岫雲精湛卓絕的表演技藝成功令非凡響劇團一轉頹勢,第二屆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果然一飛沖天,場場爆滿,《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更連滿百餘場,劇中楚岫雲演林黛玉爐火純青,聲情並茂,入木三分,動人心絃,贏得了”生黛玉”之美譽,楚岫雲在《西廂記》演紅娘一角維妙維肖,絲絲入扣,精彩絕倫,再贏得了”生紅娘”之美譽,而楚岫雲的唱腔流水行雲,脫穎特出,唱功繞樑三日,被譽為「岫雲腔」,合作兩年以來,第二屆非凡響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賣座成功令班主拍檔何非凡的名聲也因而響了起來。

 

文化大革命期間:那一天我到二沙頭體育館。通往的橋頭站立著許多人,許多還是少男少女,遙看我們,言笑晏晏,指指劃劃,情緒高漲“我正在想,為何我們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呢?直到走近了,我才發覺他們的眼光不是投向我們,而是集中在我們後面的粵劇演員身上。他們一上來,那些熱情洋溢的、期待著的眼光馬上變成了一片迷惘。有的說:「這是楚岫雲嗎?她哪有力氣在《六國大封相》裡紮腳推車啊?」我看過楚岫雲的戲,此刻的她,身體搖搖欲倒,移一步只有兩三寸,也沒有人去攙扶她。看來她真的要走最後一程了。在那青春煥發的戲迷對比下,真不知誰羨慕誰!

 

用七夕贡案讲过去的故事:

“古村新貌”真实再现了出过粤剧界的顶级花旦王楚岫云等不少名人的聚龙江古村的现状:古色古香的祠堂、庙宇、古民居与现代先进的办公大楼和崭新的生活环境新旧辉映,在同一时空里给人以强烈的今昔对比,感受现今生活的美好。

每年望牛墩七夕风情节,乞巧艺人制作的精美贡案总是让游客惊叹不已。

走进逾百平方米的七夕贡案制作室里,随处可见活灵活现的人偶、唯妙唯肖的动物、玲珑逼真的房屋等精美艺术品。各种颜料、贡案制作的原材料则散布在各处,制作室中正在播放粤曲。

 

反串六國大封相

 

兩宮燈由馮俠魂、黃鶴聲(他兩人都是文武生而反串花旦)飾演,還要跴橋(紮腳)上場,扭擰作態,博得台下噱笑連聲。

 

越南西貢中和橋腳「新光戲院」建成,馮俠魂、楚岫雲、蔣世勳、婉小蘭、崔子超、英麗明、趙蘭芳、張煥星、貂蟬月、黎鶴峰,亦在該院登過台。駱錫源太太「駱二嫂」,組「大榮華」入駐新光,聘日月星班演頭場,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譚玉真、方錦濤,全部機關佈景「七劍十三俠」機關重重,千斤閘、石壁門、毒龍噴火等特技,大開眼界。生紂王羅家權、曾雲仙、蕭仲坤、李香琴、朱少坡演出「殺虎案」後,新光戲院改建市場,遂宣佈散班。

 

楚岫雲早於四十年代初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楚岫雲從四零年就開始當上了興中華巨型大班正印花旦。四二年新春續當上覺先聲猛班正印花旦。楚岫雲從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長期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澳的名旦,早時鄧碧雲、車秀英都曾只是她的二幫副車,那年代,連花旦王楊師奶都只能在鄉村戲台才坐正做正印,在廣州市『東樂戲院』演出時,花旦王楊師奶(Fong 艷 Fun)芳艷芬只是楚岫雲的幫花。當年楚岫雲任正印花旦,陳艷儂、鳳凰女都曾任楚岫雲的三幫。

 

神童楚岫雲十三歲前在上海之演出

1934年 天仙樂在特別區演出。演員:黎明鍾、

楚岫雲、醒魂鍾、謝醒儂、百日紅、陳少泉、楊名聲、紅衣女。

劇目:《六國大封相》、《趙子龍》、《道學先生》、《食齋蛇》、《凡鳥恨屠龍》、

《洞房三怪變》、《羅成》、《摩登地獄》、《嶽飛出世》、《夜光杯》、《樊梨花》、《戲諸侯》、《猛龍》、《天上笙歌》、《龍鳳再生緣》。

1934年11月15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華山玉劇團”。

演員:靚華亨、楚岫雲、段劍沖、李松坡、譚玉蘭、賽子龍、譚少鳳。

劇目:《陳友諒兵下南昌》、《迷魂網》、《薛家將》、《兇手是情人》、《腸斷蕭郎》、 《陳宮罵曹》、《虎吻偷香》、《賭鬼打城隍》、《銀宮豔盜》、

《六國大封相》、《呂洞賓》、《何仙姑》等。

1935年2月   上海廣東大戲院

“華山玉劇團”調整演員陣容繼續演出。

演員:王醒伯、楚岫雲、牡丹蘇、李松坡、梁淑卿、盧雪鴻、王振聲、段劍沖、賽子龍、儂非女、黃少秋、陳少泉、謝福培、靚蛇仔。

劇目:《麒麟崖》、《寶鏡重圓》、《情場怪傑》、《錦繡香囊》、《昆侖劍》

、《三取龍鳳劍》、《血灌自由花》、《老嫩情人》、《二叔公搏命》、

、《武大郎娶妻》、《咸濕皇帝》、《寶蝴蝶》、《夜探嚴相府》

、《昭君娘娘二卷》。

 

1935年5月21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金龍男女劇團”。

演員:陳皮鴨、上海妹、楚岫雲、段劍沖、趙驚雲、林鷹楊、鄧少秋、紫雲

霞、胡小寶、顔思德、馬夢先。

劇目:《吳越春秋》、《雙封相》、《狀元貪駙馬》、《迫夫同殺父》、《春滿壽星橋》、《可憐秋後扇》、《花蝴蝶》、《佳偶兵戎》、《潘金蓮出嫁》

《大妗戲新郎》、《獸陣銅崖》。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文武狀元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場次,及至二三百場次爆滿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新馬、紅星、大龍鳳、錦添花、珠江、太陽昇等等所有的劇團。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長勝擂台永光明劇團陣容鼎盛,頂級天皇佬倌台柱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呂玉郎玉喉鏡腔五十年代天頂佬倌,他表演平實大方,儒雅斯文,1949年初組永光明劇團。和聲腔動聽的楚岫雲,腔圓聲靚的小飛紅,唱演諧趣的陸雲飛,頂級天皇大佬倌,組成了永光明劇團。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持續演出爆棚,期間演了無數名劇戲寶,叫好叫座,演至1955年夏季呂玉郎離開。1955至1958年期間,呂玉郎拍林小群演出了多個著名劇目,最高票價改收二元五角,白超鴻和羅家寶拍林小群時期,最高票價只收九角。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飛紅二幫花旦王,當年的“永光明”陣容鼎盛,擁有名家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等,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0年組洛阳春剧团:主要演员冯侠魂、红光光、蟾宫女、曾君瑞、梁国风、黄秉铿。剧目:背解红罗等。1952年馮俠魂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楚岫雲 (翻生黛玉之憶) 名伶傳真

 

近歲電視劇、越劇皆不斷有人提《紅樓夢》,有人再提羅家寶之名曲,說當年唱《怡紅公子悼金釧》之「蝦哥」羅家寶才是真正「生寶玉」。

而首席「生黛玉」當數外形柔雅、萬千唱腔愁苦盡涵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王」楚岫雲了。「雲無心而出岫」,楚岫雲藝名也充滿詩意,此花旦確是由演林黛玉而成名享譽的。四十年代末她與何非凡共組「非凡響劇團」演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寶黛之死戀演足百餘場。

五零年代初,楚岫雲又與呂玉郎再演寶黛戲《偷祭瀟湘館》數百場之多,及後再與羅家宝演出《紅樓夢》戲目,《金釧投井》與《黛玉歸天》等劇共過千場。

楚岫雲,才兼文武,技藝非凡,唱、唸、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各種南北功架,卓絕第一。表演文武悲喜劇冠首,文戲尤擅悲劇,飾演《胡不歸》的趙顰娘,《情僧偷到瀟湘館》的林黛玉是她成名之作。武戲擅刀馬旦、武旦,演《劉金定斬四門》的劉金定,佘賽花、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素貞、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花木蘭、紀鸞英、樊梨花、雙陽公主多位英雄女將,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她的英雄女將與俠女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深印戲迷腦海,均爲同行及觀衆所讚許。

 

Hawaiian網上資料,

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連滿三百幾場的花旦是楚岫雲,

這個紀錄相信粵劇是後無來者.

 

而楚岫雲更是文武全材花旦.

 

辛兄:

個人覺得楚岫雲的唱腔幾特別,請評論一下

辛奇士

Hawaiian兄:

 

楚岫云成名甚早,二十岁便加入觉先声为正印花旦,拍薛觉先。苦情戏特正;

 

佢地个套《胡不归》唔知喊湿几多女观众既手巾仔。

 

至於云姐同凡哥个出《情僧偷到潇湘馆》系广州一锤罗古直落三百几场,纪录空前绝後。一个系番生贾宝玉,一个系番生林黛玉。

 

文场戏外,云姐武场戏亦洒家。

 

扎脚刘金定,穿大靠、上跷、大打北派。

 

她是全材。

 

至於楚岫云既唱腔,因为佢唔系小弟挚爱既子喉十二金钗,一向无研究;坊间亦少录音卖。承兄命揾左支独唱曲《黛玉葬花》黎听:觉得佢腔口有的似上海妹(声自然靓好多但唔算十分圆润),干净、自然、问字罗腔。特别既私家腔唔多觉。一曲不定腔,抱歉!

 

南派粵劇匯演

 

舉行“兩廣(廣東、廣西)一市(廣州)南派粵劇匯演”。呢三個演出單位各演兩晚,一晚演長劇;一晚演短劇。每個單位給酬二十三萬港元。

 

“南派匯演,打起兩廣價單。揾得戲來又冇人識做,搞到心裏悶夾煩。早知唔做咁多一生一旦。姐姐咁手,點樣過關?從前有真功夫嘅人,喺雪櫃中雪到硬。如今速速解凍,唉!唔知佢重識唔識行!”

 

點解香港主會出的咁招架?呢條橋原來由中文大學梁沛錦博士念出嚟。博士曰:“粵劇幾十年,發展極不平衡。除了生旦戲,並無其他。如此下去,則展現南方人民豪雄性格的劇目及其特有的表現程式,勢將湮沒。因此,搞這南派匯演,志在救正粵劇發展的不平衡。”梁博士呢條橋,無疑是高橋。可是,爲時已晚,香港方面,南派的高手:白玉堂、關德興、新馬師曾依然健在,但廣東(廣州)如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梁家森、少昆侖先後作古,廣西的易日洪也離開塵世。如何應付?難道這難題一出,兩省一市,同交白卷不成?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寇投降以後,我們回到廣州,當時交二十元港幣可以請師傅教一套京劇北派劍術,我交不起學費,只好“偷師”,這裏偷刀,那裏偷劍,零零星星學了一些。解放後,一九五○年,我和林小群在上海演戲,京劇老藝人鮑怡庭免費收我當徒弟,那時演出工作很忙,幾乎每天都排新戲,可是,這位老師傅的無私精神深深感動了我,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每天跑一百個圓圈練腿功,還學了些其他的表演藝術。

問:你演刀馬戲,在排演過程中有無失過手?

答:武打失手是常見的,看,我這顆牙就是碰崩了的,頭部也撞傷過,沒什麽,吃點跌打藥再來,搞藝術哪能不付出代價呢?解放前,藝人爲了糊口,拿藝術做買賣,今天,有了党的領導,我們演戲是爲人民服務,爲黨的事業服務。我們生活穩定,藝術上也不斷得到培養和重視,不拿出點東西來,實在對不起黨,只要想到這些,就什麽困難也不怕了。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所以心裏很苦悶。我看青年一代也很苦悶。事實上,並不是形象好,有嗓子就可以演好戲的。過去我排《羅漢錢》,導演要求我對著他表演,要求哭就要哭,要求笑就要笑,創造角色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半點含糊不得。現在誰來講這一套?以前我們坐著等排戲,現在輪到要排戲了,得四處去找人;以前要帶著感情上排練場,現在根本不問這些。很多行當都沒有了。

問:可以問問你的年齡嗎?

答:四十七,十三歲學戲,唱了三十多年了。

 

淺談楚岫雲的表演藝術 陳酉名

 

楚岫雲是粵劇的著名花旦,她的表演嚴肅認真,台風端凝莊重;做功利落細緻,理解角色的能力較強。這些都是大家所知道,也是大家所公認的。

 

功底紮實是戲曲演員的表演基礎,我們很欣賞楚岫雲的"圓台"、"水袖"、"身段" (形體動作) 的藝術創造。

 

她的圓台功的功力十分深厚,表演時動中見靜,暢而不虛,有語言表達不了的特殊韻味。粵劇界都了解,楚岫雲年輕時期先學刀馬旦,既善翻功,也有腿功,這方面的基礎比較鞏固。後來改演青衣,集文武演技於一身,兩種功力融合,巧妙運用,因此她的圓台技藝,就掌握得極有分寸。

 

她的水袖也別具特色,有層有次,不浮不滯,她懂得演員外部表演應與角色內心活動相一致的道理。她演《黛玉焚稿》的林黛玉,《平貴別窑》的王寶釧,《荊軻》的荊妻,《林沖》的張氏,《胡不歸》的顰娘等,所運用的水袖,並非千篇一律,而是根據怨恨、激動、痛苦、憤懣、傷感等各種不同的人物感情,認真考慮它的變化,如疏密、快慢、收放、輕重、起垂、剛柔等等。她精心琢磨,肯下苦工,所謂 "練死演活",楚岫雲正符合這一要求。

 

她的表演身段靈活巧妙,輕快灑脫,令人有 "動的雕塑" 之感!她對表演形體動作發過議論,認為戲曲在表演現代生活時,旦角在某種情況下不妨借鑑男角的表演程式,她舉某個戲為例作了說明:一個女游擊隊員闖入險地,唱到 "我似山鷹展翅飛" 一句,如果演員能採用花臉行當的表演動作,把兩手伸高,過頭展開,作飛鷹翔空之勢,曲意和表演手段成為有機結合,人物性格就更加鮮明。倘只局限於旦角的原有傳統表演,墨守成規,不敢跨前一步,塑造人物必然束手無策。她又談到這位女隊員在敵人面前,忠貞不屈,指著對方痛罵的表演,認為此時可以採用鬚生運用鬚功的方法,左手撥動長鬚 (女隊員撥動的當然只是胸前的長圍巾),(代鬚),然後右手直指敵人,這就更能顯出人物的英雄氣慨,否則,僅在旦角本身規範動作之中兜圈子,恐怕不容易找到 "出路"。我覺得這些見解是高明的,這不就意味著戲曲表演上的 "突破" 和 "創新" 嗎?

 

楚岫雲的戲曲藝術造詣很深,但她過早逝世,沒有更多時間讓她將自己的精湛表演傳給下一代,這是非常惋惜的事!

 

冷水雖然清涼 珍貴異常 .羅品超

 

楚岫雲離開我們已經多年了,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一直不能忘懷。

我和她曾有兩度合作,第一次合作是一九四二年在香港平安劇團。該團的台柱除我和楚岫雲外,還有曾三多、區倩明、馮俠魂和王中王等,演出的劇目以袍甲戲《黃飛虎反五關》及《熬星降地球》等連台戲為主,還有她的《劉金定斬四門》。那時,香港有幾個出名的花旦,而楚岫雲則是與薛覺先合作而受到好評的。在平安劇團合作期間,楚岫雲的好學勤奮與對藝術的嚴肅認真態度,是令人敬佩的,不管演出的戲份輕重,她都主動找對手練唱,同時,還請北派老師打套子和打一些難度較大的北派脫手,天天如是,從沒間歇。

 

解放後,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對粵劇藝術又作出了新的貢獻,她在《紅娘子》、《后羿嫦娥》和《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劇目的演出中,都有獨特表演。省、市劇團合併後,成立了廣東粵劇院,我們又再度合作了,我與楚岫雲演出《荊軻》、《林沖》等長劇和《平貴別窑》、以及楚岫雲的首本戲《黛玉歸天》等短劇,在這一次合作的過程中,我發覺楚岫雲的藝術造詣,又提高了許多,如荊軻中的荊妻,戲雖不多,但她對人物和青衣行當結合有一定的深度,給荊軻這個戲生色不少,最為突出的是演林沖之妻張氏這一角色,感人至深。從別家、遊廟開始至郊別休妻的這場戲,真是開正楚岫雲的戲路,和她合演過程中,她很注重交流與配合,在每個要點關節中,都以很高的藝術手段使對手演戲的我,感到很自然和愉快,這真像足球場上交波到位,使前鋒能把球一腳勁射入門,從而達到絲絲入扣、水到渠成的地步。又如她在送別林沖,二人見面無言可說的情景下,拿出了休書,一字一淚的唸著,當她唸第一句"林沖休棄妻張氏"時,她一直把淚水停留在眼眶內,觀眾看到的只是淚水盈盈,一滴不流出來,可是在她唸到林沖休妻的最後一句時,加上重槌鑼鼓點,隨著一句 ”沉腔滾花”下句。她的感情已升華到高度,她的抖音得到盡情的發揮,忍耐了分多鍾的淚水,再也忍耐不住,一滴滴的滴落衣衿了。這時,使我這個受到的表演感染,再難抑制內心的痛苦,這真是楚岫雲藝術修養的高度成就。

 

楚岫雲後人永遠不會忘記你 .郎筠玉.

回憶與雲姐相處的日子,如同昨天,歷歷在目

楚岫雲曾師事薛覺先和上海妹,並深得其神,是薛門很有造詣的弟子,她為藝術拚搏的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就算成名之後,她仍然堅持練功,為演好劉金定踩翹斬四門,曾連續多天練習踮腳挑水上三樓,楚岫雲既工於青衣,也長於閨門旦、刀馬旦則更有獨到之處,她聲音清脆,扮相嬌俏,表演細膩,身段優美,台步輕盈,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建國不久,我從海外歸來,組建珠江劇團,戲改會領導原定我排演薛派名劇《胡不歸》但我早慕楚岫雲之名,她演的青衣和苦情戲確比我好,於是,便建議領導改由楚岫雲參加的永光明劇團演出,《胡不歸》演出後,楚岫雲果然不負眾望,深受廣大觀眾讚許。

 

粵劇:紅樓之鄉

照水人所聽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楚岫雲與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羅品超等联袂登台演出名伶楚岫雲生前名劇 一九八六年彭寿輝

本報訊 為紀念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逝世五週年,而舉辦的文藝晚会,將在廣州前進影劇場和觀眾見面,晚会將由廣东粵劇院老中青演員演出楚岫雲生前名劇,羅品超曾與楚岫雲合演(平貴別窰),羅品超說楚岫雲飾演王宝釧,那强裝歡容,無言咽泪的感人表演,至今仍繞腦际,這次他將與林小群主演(平貴別窰),向楚岫雲献上一瓣心香,(胡不歸)是一齣膾炙人口的苦情戲,楚岫雲在劇中飾演趙顰娘,曾使滿座欷歔,文覺非、羅家寳、鄭培英等在晚会將演出此劇選塲,(別妻)、(逼媳),還演出(梵宮駙馬)、(劉金定斬四門)之「私探營房」,(黛玉葬花)等劇選塲,郎筠玉為紀念藝友將會在晚会選演(花木蘭巡營)選塲。

 

楚岫雲從事粵劇事業四十餘年,早期曾與薛覺先等名家拍檔演出,蜚聲東南亞,美國,加拿大,省港澳等地,楚岫雲不但擅演悲劇人物,刀馬旦戲演得更加獨到,她早於四十年代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

 

楚岫雲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的名旦,那時鄧碧雲、車秀英只是她的二幫副車,何非凡的《碧海狂僧》裡的女主角柳飄紅的原裝花旦。

 

作者為甚麼不寫事實,說真話?

楚岫雲演林黛玉創出粵劇票房新高紀錄

 

楚岫雲的舞台名劇《劉金定斬四門》拍成電影,不該說是黃千歲的影片。

 

尚幸還有一批見証梨園歷史的老戲迷,要向烽火梨園作者索還五十八元的購書費,因為該書改寫了歷史,錯漏百出,不盡不實,作者只著重介紹一小撮的伶人,紅線女、芳艷芬、白雪仙………等大家都已經耳熟能詳,不用作者再重覆多講,他們在戰前戰後並未紮起,拍電影也是在四十年代後期才開始,到了五六十年代的電影粗作濫製,毫無藝術水準,就算拍多多也無用,鄭碧影可算是第幾皮呢?

 

反觀大名鼎鼎、鼎鼎大名的楚岫雲,她於十三歲時已開始在港收錄唱片,十五歲時已當正印花旦同時上映弟一部電影演女主角倫碧容,香港戰前她已拍演了十多部電影。她十六歲已獲聘往美國、加拿大演出粵劇,大受歡迎。十九歲她已當上了巨型班霸正印花旦,前後拍薛覺先、白玉堂、羅品超等老倌。戰時她當正印花旦在越南、泰國演出多年。戰後她回國演《林黛玉》,聲情並茂,唱做表演精湛出色,吸引萬千觀眾捧場,轟動梨園,震驚省港澳。到五、六十年代,楚岫雲在粵劇舞台上更是炙手可熱,紅透半邊天。

 

楚岫雲在「非凡響」和「永光明」,曾兩度主演《林黛玉》,共創滿座五六百場次,《劉金定斬四門》是楚岫雲的舞台南派武打戲寶,曾演出了二、三百場爆滿,此劇曾拍攝成武俠電影,楚岫雲在片中大演武功打真軍器,她可說是第一位影壇女俠。以往凡有楚岫雲主演之劇目,每劇必創票房新高峰,創出數百場滿座之世界紀錄。

 

楚岫雲由三十年代十幾歲成名當上了巨型班正印花旦,至六十年代數十載演出無間,四十幾歲依然擔任省港第一大型班正印花旦,她創表演過萬場次,演出之多,票房之高,技藝之優,唱演之佳,世界之冠,捨她其誰,舉世無雙。楚岫雲的驕人演藝創省港澳歷史佳績,冠壓全行,試問梨園中誰人能夠一個劇目最少也能演出連續數十場次,莫說數百場了,難道作者就全不知聞嗎?

 

楚岫雲雖於解放後長駐廣州演出,但這樣也並不代表她的高超藝術給人遺忘了,雖然香港部分觀眾對這位紅伶不甚認識,因為這樣作者就認為講也無謂嗎?及此所有傳媒就避而不談,你不寫,他又不說,因此人人就更加不認識這位奇才花旦王的威水史頁,日久之後梨園史實面目全非,故本來是一流者頓變九流,原本是九流的演者竟然驟升成了一流。 一眾戲迷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雲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上世紀1950年至1958年廣州粵劇戲班,在鄉間及在廣州市演出的售票價目: 下鄉班分為3類,分別是票價最高收4角、票價最高收6角、及票價最高收8角3類,3類下鄉班都極少會在廣州市演出。

而廣州班則分別有小型班、中型班、大型班3類,小型班票價最高收9角,中型班票價最高收1元5角,大型班票價最高收2元5角,大、中、小型班間中也會到鄉間演出一兩台。

廣州市粵劇工作團:薛覺先、白駒榮等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八角,多往各鄉鎮演出。

廣東粵劇團:馬師曾、紅線女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一元五角。

勝壽年劇團: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一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呂玉郎、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二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馮俠魂、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二元五角。

 

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推車功架精妙絕論

歷來表演推車這種專門功架著稱的名伶,可數前輩男花旦仙花旺,金山耀和陳非儂。及至後期,也有資深的著名花旦擅於這門技藝,例如關影憐(1909),陳豔儂(1917-2002),楚岫雲(1926-1980)等, 他們都具有出色的推車技藝。

 

三十年代中期先施公司老闆馬應彪為留著名粵劇名伶楚岫雲,出以最高的聘薪。

因為楚岫雲乃是一位具擁有聲色藝卓絕優越,

文武全能之花旦!及歷來最具票房保証,

屢屢創造出粵劇叫座新高紀錄之伶人也!

 

一代名伶,梨園驕子,藝苑奇葩,粵劇之光,億萬票房天后,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冠梨園,楚岫雲是粵劇界的頂級花旦王,只有她和鄭秋怡兩枝奇葩!在花旦群芳中才能夠達到聲色藝三絕當之無愧!天之驕子,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楚岫雲演織女高創票房紀錄,人演織女只得其形,爾演織女兼擅心聲!楚岫雲與馮俠魂於1955年9月起至1956年6月期間,在永光明劇團演出(牛郎織女) 一劇,晚晚持續上演瘋狂爆滿了達三百場佳績。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拍盡梨園各名泒,早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已被譽為四大名旦,五六十年代被譽為名旦冠首。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期至六十年代,先後合作演出的文武生計有林鷹揚、盧海天、 桂名揚、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呂玉郎、羅家寶、 陳笑風、呂雁聲。

 

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影劇奇才演藝奇葩譽滿梨園,文武狀元影劇全能藝術旦后,唱唸演打技藝超凡功架了得,紥脚踩蹺圓台美如蓮花之舞,水袖身段精雅勝似流水行雲,台風扮相關目表情神韻一流,演活黛玉紅娘金蓮眾多角色,表演創逾萬場屢創票房新高。

 

一代名伶之楚岫雲,影劇事業如日方中,藝苑奇珍,光芒萬丈,天之驕子,票房天后,影劇泰斗楚岫雲,聲色藝文武全能,盛名紅透半邊天,享譽藝壇數十秋!文武狀元,唱得打得,藝苑之珍,天之驕子,踩蹻殺四門的走圓台碎步是全行第一名人物,紥腳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文武悲喜劇旦后,唱唸演打第一流,精通傳統劇藝術,演盡絕世經典劇,創演萬場數百劇,跨代光輝傲永恆。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雲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楚岫雲聲色藝傾城花旦王,唱做唸演打翻技藝一枝獨秀,是花旦群中具擁最高藝術成就的佼佼者大姐大。眾稱影劇奇葩!演藝奇才!三四十年代影劇雙棲,紅極一時,五六十年代粵劇事業更達尖峰,紅得發紫,紅透了半個世紀!

  

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之永光明。永光明劇團成立於1949年初夏,老倌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白超鴻、陸雲飛、馮俠魂、小飛紅、黄君武,演出戲寶新女兒香、梁山伯祝英台、可憐女等深受歡迎,觀眾極度捧場,是繼非凡響後最收得的劇團,不料50年初春,廣州遭戰機轟炸,所有劇團無法上演,此時永光明曾到港演出及拍電影,延至50年初夏返穗演出,這次老倌有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馮俠魂、陸雲飛、黃君武,表演劇目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可憐女、卓文君、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綠野仙蹤、嫦娥奔月、劈山救母、迷樓俠影、蘇武牧羊、牛郎織女、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偷祭潚湘館、淒涼姊妹碑、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梁紅玉擊鼓退金兵..........………..等等戲寶演出都哄動爆棚,全部都叫好叫座,每劇必連演一二百場的滿座,演出特別轟動的劇目更連演二三百場的滿座,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

 

五十年代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擁有楚岫雲、小飛紅、呂玉郎和陸雲飛四大天王,演出嚴肅、表演認真,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第一大班永光明劇團不但匯集了一流的大老倌、編劇和音樂人才,燈光佈景服飾、道具都是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劇團每開新戲非常重視佈景道具和全體藝員的戲裝,像頭飾及衣帽鞋履等戲服都會重新購置,以達到配合劇情的需要,盡力做到整齊美觀,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

 

55年中呂玉郎調拍林小群,9月即由小生馮俠魂充當文武生,演牛郎織女一劇至56年中,連演近十個月,約滿座三百場,突因馮俠魂膽病住院,及後又因家事離團,故牛郎織女終止演出,就於7至8月休暑期間,永光明派員到港意欲斟聘羅劍郎、黃千歲、新馬師曾個別加入,但奈因當時政局問題,居港伶人無意返穗而告吹。

 

換說羅家寶自54年回穗加入小型班太陽昇,演至55年因與林小群不和離團後,一段長時間還未簽約埋班,仍在灣水休假之際,永光明劇團又正急切用人,遂迫不得拉夫完全未夠班的羅家寶補入,就於休假後9月開演金釧投井、至57年,再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屢鬧情緒,他未紮先嬌,陳氣擺款,又自恃了得,因此楚岫雲對他演出水準要求,而經常給他藝術指導及意見,他極不接受,以至時間過去了三四十年後,他還在港台的羅家寶戲寶欣賞特輯節目裡,說了多個謊,仍要詆譭楚岫雲,指稱楚岫雲當時已屆33歲高齡,人老珠黃冇人睇,不襯他27歲英年之齡;回說當年他大鬧意見搞罷演結果犯眾憎,永光明易角,遂再又造就另一小型班東方紅,文武生陳笑風升拍楚岫雲接演鴛鴦玫瑰、董小苑、燕燕等劇,依然賣座魁冠,演至58年尾全市劇團都要轉入廣東粵劇院,永光明劇團至被終結。

 

永光明劇團從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兩或三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班中人記述

 

石燕子年齡比何非凡還要年輕兩歲,但何非凡也要拜他為師學藝,稱他為師父,羅家寶亦曾經是他旗下之員。不過他八十年代在香港電台紅伶訴心聲專訪節目中曾經給對方一些評價,說何非凡和羅家寶都只是專注唱腔,忽略了粵劇在表演各方面等等全面演、打、翻、唸的五功、五法藝術。

何非凡當手下時,跟团往上海,劇团演出失利散班,何非凡沒有路費返廣东,被收作徙弟帶返廣东,他之後一直在各处鄉鎮演出。

  

讀者釋辯羅家寳文章

 

羅家寳曾在月刊寫文章說回半世紀前曾在廣州發生的事。完全不符事實,他有抬高自己,踩低別人之嫌。

 

文章部份內容作出更正:1956年是楚岫雲發現馮俠魂攪婚外情,只是馮俠魂個人離開永光明劇團後加盟下鄉班,並不是永光明一分作二。

 

1955-1956年正在演出《牛郎織女》一劇,晚晚爆滿才是真確的,蘇翁和盧丹兩位編劇家及鄭衛國主持都曾在電台講過:楚岫雲演《牛郎織女》很爆棚,連演二百多場滿座,因楚岫雲當時是票房的保證!現在羅家寶借死人說他自己的假話。

 

羅家寳所列出最受歡迎劇目伶人,怎會居然沒有列出演《鴛鴦玫瑰》的女主角的大名,羅家寳分明是要突出自己獨領風騷,硬說觀眾只看他自己一人吧了!

 

楚岫雲於三十年代十餘歲神童少年得志已成名,所以到了五十年代觀眾們以為她已經四五十歲不年青了,1955年有班戲迷上後台拜訪楚岫雲時,即不客氣地問她多少歲數,她即不加思索毫不保留落落大方答道32歲,故她絕不會為著年歲問題而與羅家寶作出無稽的爭拗事端的!這年她剛好和馮俠魂結婚15周年紀念,筵開數十酒席宴嘉賓。

 

1956年楚岫雲才30歲出頭怎算得是老呢?查實她的大名和藝齡才真正算得上是老吧!因為她於1935年在廣州已當上了上海妹的第二花旦,當年馬老闆還要出最高的聘薪留着她呢,1936年拍白駒榮往上海演出,1937至1938年在港加入了光華男女劇團任主角花旦演林英娥殺嫂等,及開始拍電影當女主角。1939年當桂名揚泰山劇團台柱花旦,同年受聘到美加演出,1940至1941年底先後當白玉堂興中華劇團第二及正印花旦,1942年她就當上了薛覺先劇團和羅品超劇團的正印花旦。

 

50年代她的大名已經響噹噹了20多年之久了,所以當年有好多戲迷在排隊購票時閒談說:楚岫雲紅了很長時間架啦,估計她的年歲不少架啦。羅家寶經常總是要說楚岫雲老,難道羅家寶他真的不知道楚岫雲當時只是三十來歲嗎?又難道羅家寶他真的也不知道小飛紅還要比楚岫雲大七歲?沒錯的,在五十年代或之前,如果文武生上了四十歲、花旦上了三十歲,就真的沒有班主聘請了,只能夠自己組織兄弟姊妹班演出,賺錢大家分,虧本即散班。但只有楚岫雲、小飛紅兩位花旦屬例外的,她兩人演到四十幾歲仍然是一流大花旦,仍尚有班主搶着聘請,是很難得罕有的人才。

 

五十年代呂雁聲聘請衛少芳,日薪三十元。當時呂雁聲近三十歲,衛少芳已經四十餘歲,最近看到在互聯網上說當年衛少芳鋸低枱腳就枱圍,其實當時衛少芳就真的已經走了下坡,她

 

在小型班演出,前座位收九角票價也不甚賣座,呂雁聲出資聘請她亦為甘願,相反羅家寶有那麼好的機緣際遇不感圖報,尊師稱徒,他一直還說話多多,睜著眼睛說假話,確令人費解,感慨萬千,相信他無非是想擡高自己當年在粵劇界的聲價吧!

 

羅家寶說由於楚岫雲老了導致呂玉郎要離開,如果這真是事實的話,呂玉郎是絕對不會離開的,他是因為與楚岫雲拍擋而成為了大紅大紫的老倌,可見羅家寶所說一概不屬事實。其實劇團驟然人事變動,是平常不過的事。呂玉郎離團另創高峰也是很自然的事,正如羅家寳說魚不過塘不大!與楚岫雲老了何干?合久必分之嘛,其實他們分別擔團表演更為顯得他們具擁實力,楚岫雲、呂玉郎的戲迷擁躉最是歡迎不過,更為高興,贊成他們各自發展。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高薪禮聘呂玉郎過檔太陽昇當文武生,取代了羅家寶文武生之席位,前座位票價隨即由小型班票價九角,驟升至大型班票價二元五角,叫座尤勝先前。

 

這邊廂永光明欠缺了文武生呂玉郎,即由小生馮俠魂勝任文武生,所有人選及票價一切不變,前座位票價維持在二元五角,即時演出《牛郎織女》,1955年9月起演至1956年7月狂爆二百多近三百場滿座,因馮俠魂病倒了不能演出,剛巧那時羅家寶仍在灣水未有埋班之際,才加入了永光明。但他自恃了得,經常鬧意見,演了幾個月不到一年便離團了。之後永光明加入陳笑風,一直演到1958年底。當全省劇團都要轉為國營時才被合併入廣東粵劇院。

 

楚岫雲於1958年底至1959年中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少棠、呂雁聲、盧啟光、陳笑風等演出《董小宛》下本、《秋胡戲妻》、《李仙刺目》、《月夜借紅燈》、《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一直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及二團任團長及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等,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演至文化大革命爆發前夕。

 

如果硬要說楚岫雲是於五十年代已經走了下坡,後來在六十年代她又怎可能繼續和羅品超等人演出了那麼多的好戲呢? 1956年至1966年的十年光景裏,楚岫雲仍然是以首席藝術旦后演出,又再創造出另一次高峰階段。六十年代楚岫雲已四十餘歲真的老了,但並未走下坡,她的唱做表演技藝與票房保證仍冠絕全行。論紅線女、林小群、羅家寳、何非凡等人只單靠唱!

 

楚岫雲從來不攪緋聞,也不攪政治,她完全是靠著自己一身非凡卓絕、精湛的唱唸演打技藝實力博得廣大觀眾的喜愛,楚岫雲藝海跨代放光華,光輝燦爛傲永恆耀梨園,她擁有高超技藝和輝煌的驚人成就、崇高聲譽、走紅藝壇數十春秋,一直持續演出無間,從來沒有一天坐過冷板凳、也從沒有一天灣水停演紀錄。她更不是像新珠、馮鏡華、曾三多、白駒榮、薛覺先、馬師曾、李翠芳、靚少佳、羅品超等之過氣伶人、及新紥伶人郎筠玉、特別是紅線女,他她們在五六十年代時期,憑藉着當時政治的大好形勢,博得名位雙收優待。月刊讀者

 

羅品超詳細地介紹了已故名花旦楚岫雲,當年和他自己同台演出王寶釧。演出各劇時楚岫雲的身段及表演層次完美無瑕、精彩絕倫、層出不窮。她的成績顯赫,成就昭著。日後還更幫助曹秀琴體會王寶釧那般淡泊自甘、寧折不彎、善良忠貞的性格特色:青衣模範楚岫雲美德可嘉。

粵劇界頂級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三絕,天之驕子艷光四射,充滿美的藝術魅力:青衣刀馬集一身,梨園幾十曆風光;悲劇名優驚四座,純青技藝啓後人。名旦楚岫雲被粵劇同行稱爲“全才女旦”之人。她善長演風情人物,如《胡不歸》的顰娘,纏綿愁怨;演《黛玉焚稿》則淒切感人。楚岫雲扮演武旦戲,有鬚眉氣慨,靶子功及舊戲的踩蹻功十分熟練,演舊戲《劉金定斬四門》,文武雙全,聲情並茂。刀馬旦重身段功架,造型要求剛勁挺拔,重氣度神情,如穆桂英等。武旦強調跌撲翻打,矯健威武,加北派武場“打脫手”。武戲文做的戲,要求文武兼備,唱、做、念、打。

 

1945年,楚岫云、冯侠魂的剧团演出《嫦娥奔月》,哄动越南西贡,洪三和替他们炮制月宫奇景。

 

六柱制轉型到三柱制

 

一個劇種是否興旺,其實主要表現在這個劇種的行當是否健全。聽說過去粵劇有所謂十大行當,大概這是粵劇人才濟濟,鼎盛時期的表演藝術形式達到最完美的境界云云。無奈到了三十年代初,新興的“六柱制”替代了十大行當。對於這一點,前些時期還有人爲“十大行當”的湮沒鳴不平,對“六柱制”甚表不滿。筆者以爲大可不必。“六柱制”’是粵劇進入三十年代的必然産物,是當時的粵劇體制的一大改革。“六柱”絕非六種行當,如“武生”,既是須生,也是花臉,更兼飾演正面老旦(如岳毋、佘太君等角色);又如醜生,也要經常扮演“彩旦”和“家姑”之類的反串角色;又如擔綱起一個團的“正印花旦”,就要既能演黛玉(閨門旦),也能演劉金定(刀馬旦),既演紅娘(小旦),也演三娘(青衣)之類的旦角行當。至於與“六柱”差不多同時産生的粵劇獨創的“文武生”行當,更是一般小生、小武不能替代的亦文亦武的行當。

 

所謂“六柱”,絕非是六個行當。就以人們所熟悉的薛覺先、馬師曾先生爲例,前者是文武生行當,後者是文武丑生。可以說,文武生這一行當,在戲曲行當藝術上是粵劇演員的獨創。顧名思義,這個文武生既要能演賈寶玉,又要能演馬超、周瑜這樣的角色,是集小生、小武行當於一身的唱做念打俱能的頂梁柱。又如六柱之一的“正印花旦”,就要背著幾個

“葫蘆”才敢下山。如過去的名旦楚岫雲,既演刀馬旦“殺四門”的劉金定,又創造了一個“翻生”林黛玉,掌“青衣”、“刀馬旦”、“閨門旦”等多方面的行當藝術。另一條柱“第二花旦”,與正印是同一檔次的,排名分先後,是劇團藝術的另一條台柱,在戲份上也要應付各樣的人物與行當演技。如過去粵劇行當中稱爲“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她擅長小旦戲,但在《評雪辨蹤》一劇(名醜陸雲飛演呂蒙正)中她飾演的介乎青衣與閨門旦行當的劉翠屏,其表演之細膩、穩重、風趣,真是有口皆碑。再一台柱是醜生,演丑角或反派,有時也要反串,戴上“二寸髻”演“頑笑旦”。

 

六柱制發展至四十年代,有一個頗爲突出的現象。通過劇本,有意突出三條柱:文武生、正印花旦、醜生,即所謂“三王班”。如“永光明”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及續後五十年代“珠江”的羅品超、文覺非、郎筠玉,和“勝利”的馬師曾、紅線女、文覺非等。這一點,應從三十年代名劇《胡不歸》說起,整台戲無非突出了生、旦、醜。其他什麽武生(須生)、小生、第二花旦都成了一些很次要的大配角。一出《情僧》,大觀園似乎很熱鬧,但整個舞臺上無非是看何非凡的賈寶玉、楚岫雲的林黛玉,再加上一個插科打諢的陸雲飛反串飾演的彩旦石春。這一現象,可以看成是粵劇舞臺表演從十大行當過渡到六柱制,再從六柱轉型到三柱的藝術集權制。

 

在粵劇舞臺上,“文武生”最受觀衆歡迎,因此不少人都朝這個“寶座”擁躍而上。殊不知這一行當,並非人人都能“走紅”。何非凡,從廣州淪陷那年就開始擔綱文武生,也是慘淡經營將近十個年頭,經歷一段寂寂無聞之後,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一炮打響,才幸運地紅起來。

 

括言之,六柱制其實也是十大行當的繼承與發展。六柱制絕非取消行當,相反,演員的行當表演藝術更趨多面化(如著名演員小飛紅,就集小旦、青衣、閨門旦行當的表演藝術於一身)。六柱制的體制從三十年代一直沿襲至今,遺憾的是,近十多年來省市粵劇團在這方面難以爲繼,花面應功戲沒有了,小武、須生、彩旦等行當,幾乎已經無人問津、無心繼承了。能夠湊成六柱而爲大衆所認可的劇團,已不復存在了。譬曰,一間小小大排檔,也講求雞鵝鴨海鮮一應俱全,粵劇是中國一大劇種,是嶺南文化一個重要部份,行當在於一個劇種,仿佛百花在於一個花圃,百花殘缺不全,花圃還能給人以千紅萬紫,豔麗迷人的鑒賞價值?整天怨艾什麽低潮,嘮叨青年一代不愛粵劇,這既可笑又無濟於事。陳自強

 

上世紀五十年代《一乐也》茶座,只费五分钱,即有茶饮,有当时最大牌的明星如白燕仔、熊飞影、李少芳之类演唱。现今偶尔翻查旧物,还有“戏条”,是《黄飞虎反五关》,白超鸿,楚岫云主演,这些名字皆早已湮没,而当时则正红透半边天,票價由五角至二元五角。

 

金榜文武狀元楚岫雲

文武狀元聲色藝佳花旦王楚岫雲:自少苦練翻騰跌撲等基本硬功夫,楚岫雲的推車功架藝術精妙絕倫,表演《劉金定斬四門》看到她跑馬的優美身段,〝踩蹺〞殺四門的〝走圓枱〞、〝碎步〞,無不驚訝,身紥大扣(靠),在頻繁的轉身中,靠旗不亂,旋轉如風中,但見甲裙飛舞。這些高難度動作深印觀眾腦海深植同行心中。同行中人每談論〝跑圓枱〞這一功夫時,久已推崇楚岫雲是第一名人物,她紥脚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楚岫雲紮腳踩蹺、圓台功美、車身特靚、車輪功架、穿靠打翻、耍鞭技藝、唱腔唸白、水袖功、雙飛腳、一字馬、打大翻、脫手北派等多項絕技功架,全行稱讚第一頂好。

楚岫雲上天賜予演藝奇才!讓她演戲獻給天下人歡樂,她聲色藝俱佳,唱做唸演打翻,文武全才,天下無雙。

对呀,她的跑馬、紮腳踩蹺、靠靶圓台等多項絕技功架,全行第一,無人能及。

   

粵劇紅樓之鄉:

照水人所見所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楚岫雲與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四十年代末,楚岫雲、何非凡以《情僧偷到瀟湘館》、《西廂記紅娘》、《月上柳梢頭》、《風雪夜歸人》、《花落鴛鴦塚》、《一曲鳳求凰》、《夜吊白芙蓉》、《玉楼人醉杏花天》、《斷雨殘雲》、《風雪訪情僧》、《蝴蝶大王》、《福將霸王妃》、《珍珠塔》等等十多個戲目,連演三百多場而場場爆滿,紀錄空前。使何非凡的情僧盛名亨譽至今。但戲份不少飾演林黛玉,有“再世黛玉”稱譽的花旦楚岫雲,現今卻絕少有人提及,傳媒也“當佢冇到”,“命水”遠遠不如何非凡,讓何非凡獨領風騷。或謂,莫非這個林黛玉係寂寂無名之輩?非也!扮演者楚岫雲,其出身與成名都較何非凡早:戰前的三十年代中,她已拍過名伶盧海天、黃鶴聲、梁醒波、桂名揚、白玉堂、羅品超;她二十歲時(一九四二年)與伶王薛覺先做對手!薛氏的經典之作《胡不歸》中的女主角顰娘,先有上海妹,後有楚岫雲飾演,一時瑜亮,各有千秋,楚更贏得“生顰娘”的美譽。五年後,半紅不黑的何非凡才因《情僧》出位。“擔戲匭”的主力花旦楚岫雲,再贏得“活黛玉”佳譽。這幾十年來,粵劇、電影、電視的《紅樓夢》戲多如天上星,演過林黛玉的靚女更難以勝數。但是有資深長壽的粵劇導演曾說:“這幾十年來還未見有那一位演林黛玉比得上楚岫雲。因為如楚那樣瘦骨珊珊、病態懨懨的花旦易求,但能像楚岫雲成功演出曹雪芹筆下瀟湘妃子氣質來的,除了楚岫雲一人,近幾十年來卻還是未曾見過。

 

與“情僧”分手後,楚岫雲一直拍名伶呂玉郎、陸雲飛、羅品超。“文革”前一路走紅。六十年代初,她拍羅家寶演過一齣以雲南少數民族愛情故事入戲的《鴛鴦玫瑰》,也很登對,亦甚收得。弱不禁風的她,演《劉金定斬四門》等武打戲,穿大靠、插金旗、踩高蹻,其刀馬旦功夫令人讚歎!

  

昔日被誉为“生黛玉”的粤剧花旦王楚岫云,在舞台上曾经红透了半边天,老一辈戏迷对她精湛唱腔演技,深印腦海永不能忘怀。四十年代云姐与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潇湘馆》、五六十年代她又和吕玉郎與罗家宝演出《偷祭潇湘馆》、《黛玉焚稿归天》等共过千场,她饰演林黛玉,在“葬花”一场戏中,那轻盈台步、优美身段,配合娇柔哀婉之美态,真教人眼前一亮!还在“焚稿”与“归天”两折戏表演中,复领略其声腔之清脆,唱腔之甜美,韵味醇厚,委婉动听,喜怒哀乐,悲苦传情,撼人心弦,做工细緻美观,唱演艺术超凡,水準达至登峯造極,炉火纯青极高境界。楚岫雲精通南北派武打功架技藝,表演傳統古老排場藝術首屈一指,唱腔唸白塑造人物喜怒哀樂感情豐富,同輩後輩無人企及於她。廣州部分新紮伶人武打方面亦有可觀,但唱演較遜感情不足。楚岫雲演出文戲林黛玉等等是第一名人物、表演武戲劉金定斬四門等等也是狀元第一名。

 

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楚岫雲 (翻生黛玉之憶) 名伶傳真

 

近歲電視劇、越劇皆不斷有人提《紅樓夢》,有人再提羅家寶之名曲,說當年唱《怡紅公子悼金釧》之「蝦哥」羅家寶才是真正「生寶玉」。

而首席「生黛玉」當數外形柔雅、萬千唱腔愁苦盡涵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王」楚岫雲了。「雲無心而出岫」,楚岫雲藝名也充滿詩意,此花旦確是由演林黛玉而成名享譽的。四十年代末她與何非凡共組「非凡響劇團」演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寶黛之死戀演足兩年。

五零年代初,楚岫雲又與呂玉郎再演寶黛戲《偷祭瀟湘館》數百場之多,及後再與羅家宝演出《紅樓夢》戲目,《金釧投井》與《黛玉歸天》等劇共過千場。

楚岫雲,才兼文武,技藝非凡,唱、唸、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各種南北功架,卓絕第一。表演文武悲喜劇冠首,文戲尤擅悲劇,飾演《胡不歸》的趙顰娘,《情僧偷到瀟湘館》的林黛玉是她成名之作。武戲擅刀馬旦、武旦,演《劉金定斬四門》的劉金定,佘賽花、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素貞、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花木蘭、紀鸞英、樊梨花、雙陽公主多位英雄女將,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她的英雄女將與俠女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深印戲迷腦海,均爲同行及觀衆所讚許。

  

何車:喜歡听你講古。技藝差、票房佳、何非凡否?本人於香港戰前已看薛馬桂白及楚岫雲等伶人演戲。1947年楚岫雲榮歸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即哄動爆棚,一鳴驚人。

 

1948至1949年再拍何非凡組非凡响班演出了多个劇目,劇劇爆棚,以致當時的娛樂報,每天都佔有大半版紙篇幅,讚頌楚岫雲的表演藝術如何如何精湛出色:不負梨園早揚名,工夫老到益能精 :唱做俱佳、文武兼備、爐火純青、聲色藝全、前途遠大等等許多許多的稱讚好評。何非凡則只在半版紙內的最下端只有一小格,由班中宣傳部門登出之廣告內宣傳寫着:單听主題曲值回票價幾隻字攪做新綽頭。

 

查實如果單單為了听主題曲,沒必要購買戲票入戲院觀看全劇達五至六小時,只需在家中或往涼茶店听收音機現場直播全劇時,單單听全劇當中那一小段廿分鐘主題曲便足夠,何況當時進入戲院看戲也非常之奢侈昂貴。其實早前那個年代的觀眾,並不是像今天的只須聽唱,還是欣賞全面唱唸做打的伶人。

 

根本1948年廣州南番順省港觀眾爭相購票入場,是好奇要觀賞久仰大名、剛從美加泰越星馬各地演罷載譽榮歸、聲威遠播、遠近馳名的新明星楚岫雲。在觀眾心目中楚岫雲是一位青春艷麗可人的陌生新面孔,卻又是演技老練、演活角色人物的年輕花旦:聞得她唱演打卓越精優、文武聲色唱唸做演俱佳、早已名揚省港澳,是必要大力捧場一睹她蘆山真貌台風技藝之超級新巨星,以致非凡响劇團第二屆至第五屆班爆棚旺台。

 

1949年初楚岫雲和陸雲飛在非凡响演至第五屆,就被呂玉郎撬聘過檔組成永光明劇團,永光明從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票房賣座全行之冠,每個戲目必連演百多至三百多場次的高紀錄。

49年初楚岫雲過檔永光明劇團拍呂玉郎,非凡响的旺勢即時轉去了永光明,從此永光明持續十年爆棚旺台演出無間。是誰影響非凡响第二至第五屆叫座力一目了然。

  

而何非凡於1949年10月再度組第六屆非凡响拍車秀英、徐人心,49年12月又組第七屆換拍了秦小梨,很快便散班跟著又組第八屆、第九屆、第十屆………………非凡响,每屆班期僅維持三數十天,不復非凡响第二屆至第五屆當時連演年餘爆滿盛況,票房也比當時大為遜色。

 

確實何非凡之前拍過無數花旦的演出都全不叫座,1947年底自組第一屆非凡响班拍芳艷芬,同樣不叫座即時散班。到1948年初拍了楚岫雲才劇劇爆棚。事實上是因為楚岫雲唱演俱佳而令非凡响旺台收得,可惜只因為她一向長期演出無間,無空暇去灌錄唱片以留傳後世。相反何非凡很多時間沒有演出,所以灌錄了大批唱片,兼且拍了大量七日鮮電影,留下來不少影音給人欣賞,因而名氣不衰。至令當今有人 誤解當年非凡响之轟動,全歸功給何非凡唱主題曲。

  

1947年底何非凡組第一屆非凡响拍芳艷芬、鳳凰女,因票房不佳很快便散班。1948年初何非凡再組第二屆非凡响,換拍楚岫雲和陸雲飛,第二花旦譚玉真,演出劇目有《西廂記紅娘》、《月上柳梢頭》、《風雪夜歸人》、《花落鴛鴦塚》、《一曲鳳求凰》、《夜吊白芙蓉》、《玉楼人醉杏花天》、《斷雨殘雲》、《文姬歸漢》、《紅拂女》、《風雪訪情僧》、《蝴蝶大王》、《福將霸王妃》、《珍珠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等十多個戲目,持續旺台至第五屆達三百多場,並非現今坊間所傳單演《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或單憑情僧一曲而使之賣座三百餘場之謬論。

 

何非凡1948年之前演出全不叫座。他1949年和楚岫雲分道揚鑣後,他先後在廣州、香港再多次組織了多次班演出,但拍檔花旦總是比1948年時的楚岫雲遜色不少,他因此就一直風光不再,票房也每況愈下大不如前,再難復1948年當時那般旺台賣座,之後動用1948年所賺來金條補貼以後的演出。

 

何非凡五十、六十年代沒有演出時,他就在香港灌錄了許多全劇粵曲唱片全集催谷名氣,還灌錄了幾次情僧主題曲唱片,更進一步錄了一套 只有寶玉唱、沒有黛玉唱 的[情僧偷到瀟湘館] 兩小時版 全劇粵曲唱片,經常在電台播出,現今的听众都誤以為是他當年和楚岫雲的演出版本。其實何非凡48年和楚岫雲演出過《情僧偷到瀟湘館》此劇外,之後他從來沒有再和其他花旦演出過該劇,只是56年和鄭碧影拍了一齣電影,片中為了特出他自己,同樣是只有寶玉唱、沒有黛玉唱的。

 

但另邊廂被譽為翻生林黛玉的名旦楚岫雲,就則於四五六十年代都持續常有演出黛玉角色:一九四八年楚岫雲和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滿座百餘場,五十年代楚岫雲在永光明劇團再與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連滿二三百場,五六十年代楚岫雲又與羅家寶演出黛玉焚稿歸天連場滿座。 (戲迷)

  

伶人傳真

 

何非凡 (1919—1980),廣東東莞人,原名何賀年,又名何康棋,著名粵劇演員。曾取藝名何小年的他在入粵班之初,從跑龍套開始,初期登臺時心情過份緊張,幾句道白都常常念錯,甚至完全念不出來。但何非凡並不氣餒,反而更加鞭策自己,久而久之,決心以自己抱負非凡而改名何非凡。師事李叫天、陳醒章、石燕子等。早年何非凡曾當過馬旦。先後加入「大羅天」、「黃金」、「樂其樂」、「紅棉」等劇團,未有成名。

1947年 ,何非凡自組第一屆非凡響劇團,第一屆班拍花旦芳艷芬,票房未有起色,散班收場。1948年何非凡自組第二屆非凡響,這一屆班他換聘從外國演出載譽歸來的名旦楚岫雲任正印花旦,楚岫雲精湛卓絕的表演技藝成功令非凡響劇團一轉頹勢,第二屆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果然一飛沖天,場場爆滿,《情僧偷到瀟湘館》一劇更連滿百餘場,劇中楚岫雲演林黛玉爐火純青,聲情並茂,入木三分,動人心絃,贏得了”生黛玉”之美譽,楚岫雲在《西廂記》演紅娘一角維妙維肖,絲絲入扣,精彩絕倫,再贏得了”生紅娘”之美譽,而楚岫雲的唱腔流水行雲,脫穎特出,唱功繞樑三日,被譽為「岫雲腔」,合作兩年以來,第二屆非凡響班至第五屆非凡響班,賣座成功令班主拍檔何非凡的名聲也因而響了起來。

 

記憶中的紅線女,在中日戰爭發生之前,稱雄粵劇紅毹的當紅花旦,還數不上紅線女,我第一次聽到紅線女名字,是在戰時後期。戰後粵劇非常興旺,花旦人材輩出,只知道紅線女是由馬師曾一手捧紅,我在廣州時,與朋友談戲,朋友們對她的評語是“雲想衣裳花想容,前四字是形容她很受粧,戲服上身,扮相俏美,後三字是不愧人比花媚。”接着,他又加上一句,“可惜還未脫雞仔聲。”

我第一次看她的戲是《我為卿狂》,果然還未脫雞仔聲,但生鬼活潑,使人眼前一亮,不愧後起之秀。而馬師曾的號召力則大不如前,許多報上副刋,把他戰前的男女關係寫得非常不堪,繪影繪聲,致使一沉百踩,聲望大損,反之,後浪逐前浪,羅品超、何非凡、新馬仔等聲望巳遠出其上,他自顧不暇,對紅線女更幫不上忙。楚岫雲當時得令,她與何非凡在“非凡響劇團”,銖兩悉稱,一齣《情僧偸到瀟湘館》,演足一年,場場爆滿,《黛玉葬花》、《黛玉焚稿》,更是人人琅琅上口,紅線女無法企及,她後來演的《麥魔鬧東京》,更非人人可以接受。

廣州解放後,紅線女到香港,一改作風,雞仔聲巳盡去,顯得珠圓玉潤,由於她的臉型非常適合上鏡,不久即成粵語片的紅星,而她並未完全忘卻粵劇,而且愈唱愈好,能和她一較上下者,只有芳姐一人。一天晩上,她在香港普慶戲院上演《搖紅燭化佛前燈》,我在澳門精華報編副刋,預知她會唱主題曲,趕快把稿子編好,扭開收音機收聽,本來嘈如鬧市的編輯室即時噤若寒蟬,她那淒涼婉轉的歌聲響起:“身如柳絮隨風擺,歷劫滄桑無了賴,胭脂扣,宜結不宜解,苦相思,能買不能賣。悔不該,惹下冤孽債,怎料到賒得易時還得快。顧影自憐,非復是如花少艾,恩愛已煙銷瓦解,只剩得半殘紅燭在襟懷……”如怨如慕,如泣如訴,聽得校對小姐們泫然出涕,人人拿出小手帕拭淚,一曲旣終,大家異口同聲嘆出兩句詩:“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經過此夕,大家公認紅線女首屈一指,無可凌駕其上。

精華報有一篇長篇小說《冷落春宵》,作者是來自廣州的文士鄺海量先生,他擅撰粵曲,《花蕊夫人》便出自其手,他稱陳卓瑩為師兄,其作品頗受讀者歡迎,小說殺靑後,出版單行本,受電影公司靑眼,買下版權拍攝電影,女主角為紅線女。某部分外景鏡頭需在澳門拍攝,鄺海量先生以原著人身份隨同大隊來澳,拍戲之餘,大家久仰濠江風月,風光旖旎,提議親到福隆新街,試試“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的風味。鄺海量先生雖為廣州人,因常來澳取稿費,對福隆新街並不陌生,我以編輯身份,叨陪末座,得以近距離瞻仰紅線女的芳容,覺得她,人比銀幕所見更美,“國色天香”四字當之無愧。那些名噪一時的紅牌阿姑久聞盛名,俯身向她請敎唱功,她也毫無架子,一一以指作板,指點叮板,令阿姑們心服口服。不久,我離開精華報,到南美洲千里達。

我在千里達,從報上得知,她和馬師曾離婚,然後二人一同歸國,忽然之間,傳聞男影星黃河,為她仰藥自殺,黃河死不了。其時在香港電影圈,紅線女屬左派,黃河屬右派;紅線女拍粵語片,黃河拍國語片,二人關係如何,誰都說不清。黃河此人,是何方神聖?經南宮搏介紹,我是認識他的,他高大而不威猛,演技平平,浮沉影圈多年,半紅不黑,誰想到國色天香的紅線女會愛上他?

撇開男女之情,紅線女歸國後,一帆風順,前途似錦,"南國紅豆"一詞,便是在那時由周恩來賜送的,直至文革發生後,她才大倒其霉,由紅線女改為“黑線女”,遭紅衛兵剪了“陰陽頭”。我們在外國聽了,都替她難過。不久,聽說她又鹹魚翻生,大唱其《沙家浜》了。然而,四人幫倒霉後,她又聲沉影寂一段日子。

我由千里達轉到加拿大,在多倫多經營超市,忽一天,僑團有人到店推銷戲票,我一看主角是紅線女,心中一喜,不論價錢,買了一疊,親戚朋友人人一張。引領盼望,盼到劇團到了多倫多,僑團設宴替演員洗塵,我也附驥赴宴。日月不淹,春秋代序,昔年國色天香,經過天翻地覆的折騰,她也顯得佳人遲暮,紅線女的俏臉,與在澳門福隆新街所見相較,相差太遠了。宴前我找到一個機會,跟她談往事,談起澳門,她仍然記省《冷落春宵》的片名,她問:“鄺先生近況如何?他打的曲眞好。”(從前稱撰曲為打曲)我搖搖頭說:“故人早已玉樓赴召了。”她愀然不歡,久久不語。最後她說:“李生,你抛書袋的習慣還是改不了。”

在宴會中,她還是面面俱圓,使賓主盡歡,次晩開鑼,上演《昭君出塞》,台上的紅線女,扮相俏麗有如昔年,更成熟了。在戲台上,她顧盼生姿,台步與水袖比前更為穩重,白頭戲迷異口同聲地說:“薑是老的辣。”她完全把觀衆虜獲過來,戲演完了,她出場謝幕多次,華僑們把手掌拍紅了,還是不肯回家,甚至出了院門,還痴痴的回頭望。一個伶人能如此虜獲人心,戲台上能有幾人?

李烈聲

 

李彥良是粵劇發燒友,他和其時走紅一時的藝人認識,與何非凡、白駒榮、呂玉郞、郞筠玉、楚岫雲等人都有交情,其中一新紮花旦芳艷芬,更是他的誼女,他為了要捧紅這個誼女,不惜出錢出力,常常把戲票送給我,不止要我捧場,還要我在娛樂版上替她吹噓。人情難卻,我也為其寫過“蟮稿”看過戲,憑良心說,她那時正値靑春少艾,“十八無醜女”,何況她的確長相甜美,風姿綽約 ,在戲台上,無論關目,台步,甚至水袖,水髮,也都中規中矩。只是她的唱腔似是口含木欖,咬字不清,我並無好感。我是個澳門人,聽慣了白雪仙、陳艷儂那類咬字清脆,宛如出谷之鶯的唱腔, 對於咬字含糊不清的唱腔,難有好感。

 

李烈聲

 

梨園第一花旦王楚岫雲,藝叻,聲靚,人靚,冠蓋全行。

 

揭「粵劇界四大名旦」之列

 

梨園備受公認四大名旦領導不同年代,年青的楚岫雲(1926)名噪了四十、五十、六十年代,因為楚岫雲打得演得唱得, 藝術成就卓越非凡,成功連任正印花旦跨越三個年代;衛少芳(1913)代表四十年代;年長的上海妹(1905)和譚蘭卿(1910)代表三十年代;但從七十年代開始,香港再沒有超水準的花旦出現了!粵劇這門傳統藝術全靠國內後起之秀鄭秋怡、馮錦娟、倪惠英、李淑勤、曹秀琴她們的功架技藝繼承了!於抗戰前後三四十年代, 粵劇界同業公認之四大名旦為上海妹, 譚蘭卿, 衛少芳, 楚岫雲。

   

楚岫雲排名在後,主要原因是她那時演藝資歷尚淺,只得十來歲,還不足20之齡,也只是演出了幾年時間光景,但若論及聲色藝與武打藝術和各方面的技藝,她實是較勝出於當時的幾位比她年長得多的大花旦呢!

 

楚岫雲是位文武全才花旦, 打得演得唱得, 名旦當之無愧!

   

楚岫雲是廣州及南中國, 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粵劇界同行公認之花旦王和四大名旦之冠; ; 羅麗娟亦備受好評, 而芳艷芬和鄧碧雲只是五十年代香港區花旦王, 娛樂之音及華僑日報主辦香港觀眾投票選舉, 並非粵劇界同行公認之四大名旦, 而陳艷儂與紅線女從未被選過花旦王, 更從未被列入過四大名旦之列:芳艷芬是於1953年至1955香港觀眾選她為香港花旦王, 鄧碧雲則於1956被選香港花旦王, 但不是粵劇界同業公認, 至於陳艷儂, 紅線女並沒有列入過四大名旦和花旦王行列。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寇投降以後,我們回到廣州,當時交二十元港幣可以請師傅教一套京劇北派劍術,我交不起學費,只好“偷師”,這裏偷刀,那裏偷劍,零零星星學了一些。解放後,一九五○年,我和林小群

 

在上海演戲,京劇老藝人鮑怡庭免費收我當徒弟,那時演出工作很忙,幾乎每天都排新戲,可是,這位老師傅的無私精神深深感動了我,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每天跑一百個圓圈練腿功,還學了些其他的表演藝術。

問:你演刀馬戲,在排演過程中有無失過手?

答:武打失手是常見的,看,我這顆牙就是碰崩了的,頭部也撞傷過,沒什麽,吃點跌打藥再來,搞藝術哪能不付出代價呢?解放前,藝人爲了糊口,拿藝術做買賣,今天,有了党的領導,我們演戲是爲人民服務,爲黨的事業服務。我們生活穩定,藝術上也不斷得到培養和重視,不拿出點東西來,實在對不起黨,只要想到這些,就什麽困難也不怕了。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所以心裏很苦悶。我看青年一代也很苦悶。事實上,並不是形象好,有嗓子就可以演好戲的。過去我排《羅漢錢》,導演要求我對著他表演,要求哭就要哭,要求笑就要笑,創造角色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半點含糊不得。現在誰來講這一套?以前我們坐著等排戲,現在輪到要排戲了,得四處去找人;以前要帶著感情上排練場,現在根本不問這些。很多行當都沒有了。

問:可以問問你的年齡嗎?

答:四十七,十三歲學戲,唱了三十多年了。

 

淺談楚岫雲的表演藝術 陳酉名

 

楚岫雲是粵劇的著名花旦,她的表演嚴肅認真,台風端凝莊重;做功利落細緻,理解角色的能力較強。這些都是大家所知道,也是大家所公認的。

 

功底紮實是戲曲演員的表演基礎,我們很欣賞楚岫雲的"圓台"、"水袖"、"身段" (形體動作) 的藝術創造。

 

她的圓台功的功力十分深厚,表演時動中見靜,暢而不虛,有語言表達不了的特殊韻味。粵劇界都了解,楚岫雲年輕時期先學刀馬旦,既善翻功,也有腿功,這方面的基礎比較鞏固。後來改演青衣,集文武演技於一身,兩種功力融合,巧妙運用,因此她的圓台技藝,就掌握得極有分寸。

 

她的水袖也別具特色,有層有次,不浮不滯,她懂得演員外部表演應與角色內心活動相一致的道理。她演《黛玉焚稿》的林黛玉,《平貴別窑》的王寶釧,《荊軻》的荊妻,《林沖》的張氏,《胡不歸》的顰娘等,所運用的水袖,並非千篇一律,而是根據怨恨、激動、痛苦、憤懣、傷感等各種不同的人物感情,認真考慮它的變化,如疏密、快慢、收放、輕重、起垂、剛柔等等。她精心琢磨,肯下苦工,所謂 "練死演活",楚岫雲正符合這一要求。

 

她的表演身段靈活巧妙,輕快灑脫,令人有 "動的雕塑" 之感!她對表演形體動作發過議論,認為戲曲在表演現代生活時,旦角在某種情況下不妨借鑑男角的表演程式,她舉某個戲為例作了說明:一個女游擊隊員闖入險地,唱到 "我似山鷹展翅飛" 一句,如果演員能採用花臉行當的表演動作,把兩手伸高,過頭展開,作飛鷹翔空之勢,曲意和表演手段成為有機結合,人物性格就更加鮮明。倘只局限於旦角的原有傳統表演,墨守成規,不敢跨前一步,塑造人物必然束手無策。她又談到這位女隊員在敵人面前,忠貞不屈,指著對方痛罵的表演,認為此時可以採用鬚生運用鬚功的方法,左手撥動長鬚 (女隊員撥動的當然只是胸前的長圍巾),(代鬚),然後右手直指敵人,這就更能顯出人物的英雄氣慨,否則,僅在旦角本身規範動作之中兜圈子,恐怕不容易找到 "出路"。我覺得這些見解是高明的,這不就意味著戲曲表演上的 "突破" 和 "創新" 嗎?

 

楚岫雲的戲曲藝術造詣很深,但她過早逝世,沒有更多時間讓她將自己的精湛表演傳給下一代,這是非常惋惜的事!

 

冷水雖然清涼 珍貴異常 .羅品超

 

楚岫雲離開我們已經多年了,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一直不能忘懷。

我和她曾有兩度合作,第一次合作是一九四二年在香港平安劇團。該團的台柱除我和楚岫雲外,還有曾三多、區倩明、馮俠魂和王中王等,演出的劇目以袍甲戲《黃飛虎反五關》及《熬星降地球》等連台戲為主,還有她的《劉金定斬四門》。那時,香港有幾個出名的花旦,而楚岫雲則是與薛覺先合作而受到好評的。在平安劇團合作期間,楚岫雲的好學勤奮與對藝術的嚴肅認真態度,是令人敬佩的,不管演出的戲份輕重,她都主動找對手練唱,同時,還請北派老師打套子和打一些難度較大的北派脫手,天天如是,從沒間歇。

 

解放後,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對粵劇藝術又作出了新的貢獻,她在《紅娘子》、《后羿嫦娥》和《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劇目的演出中,都有獨特表演。省、市劇團合併後,成立了廣東粵劇院,我們又再度合作了,我與楚岫雲演出《荊軻》、《林沖》等長劇和《平貴別窑》、以及楚岫雲的首本戲《黛玉歸天》等短劇,在這一次合作的過程中,我發覺楚岫雲的藝術造詣,又提高了許多,如荊軻中的荊妻,戲雖不多,但她對人物和青衣行當結合有一定的深度,給荊軻這個戲生色不少,最為突出的是演林沖之妻張氏這一角色,感人至深。從別家、遊廟開始至郊別休妻的這場戲,真是開正楚岫雲的戲路,和她合演過程中,她很注重交流與配合,在每個要點關節中,都以很高的藝術手段使對手演戲的我,感到很自然和愉快,這真像足球場上交波到位,使前鋒能把球一腳勁射入門,從而達到絲絲入扣、水到渠成的地步。又如她在送別林沖,二人見面無言可說的情景下,拿出了休書,一字一淚的唸著,當她唸第一句"林沖休棄妻張氏"時,她一直把淚水停留在眼眶內,觀眾看到的只是淚水盈盈,一滴不流出來,可是在她唸到林沖休妻的最後一句時,加上重槌鑼鼓點,隨著一句 ”沉腔滾花”下句。她的感情已升華到高度,她的抖音得到盡情的發揮,忍耐了分多鍾的淚水,再也忍耐不住,一滴滴的滴落衣衿了。這時,使我這個受到的表演感染,再難抑制內心的痛苦,這真是楚岫雲藝術修養的高度成就。

 

楚岫雲後人永遠不會忘記你 .郎筠玉.

 

回憶與雲姐相處的日子,如同昨天,歷歷在目

 

楚岫雲曾師事薛覺先和上海妹,並深得其神,是薛門很有造詣的弟子,她為藝術拚搏的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就算成名之後,她仍然堅持練功,為演好劉金定踩翹斬四門,曾連續多天練習踮腳挑水上三樓,楚岫雲既工於青衣,也長於閨門旦、刀馬旦則更有獨到之處,她聲音清脆,扮相嬌俏,表演細膩,身段優美,台步輕盈,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建國不久,我從海外歸來,組建珠江劇團,戲改會領導原定我排演薛派名劇《胡不歸》但我早慕楚岫雲之名,她演的青衣和苦情戲確比我好,於是,便建議領導改由楚岫雲參加的永光明劇團演出,《胡不歸》演出後,楚岫雲果然不負眾望,深受廣大觀眾讚許。

  

作者為甚麼不寫事實,說真話?

楚岫雲演林黛玉創出粵劇票房新高紀錄

 

楚岫雲的舞台名劇《劉金定斬四門》拍成電影,不該說是黃千歲的影片。

 

尚幸還有一批見証梨園歷史的老戲迷,要向烽火梨園作者索還五十八元的購書費,因為該書改寫了歷史,錯漏百出,不盡不實,作者只著重介紹一小撮的伶人,紅線女、芳艷芬、白雪仙………等大家都已經耳熟能詳,不用作者再重覆多講,他們在戰前戰後並未紮起,拍電影也是在四十年代後期才開始,到了五六十年代的電影粗作濫製,毫無藝術水準,就算拍多多也無用,鄭碧影可算是第幾皮呢?

 

反觀大名鼎鼎、鼎鼎大名的楚岫雲,她於十三歲時已開始在港收錄唱片,十五歲時已當正印花旦同時上映弟一部電影演女主角倫碧容,香港戰前她已拍演了十多部電影。她十六歲已獲聘往美國、加拿大演出粵劇,大受歡迎。十九歲她已當上了巨型班霸正印花旦,前後拍薛覺先、白玉堂、羅品超等老倌。戰時她當正印花旦在越南、泰國演出多年。戰後她回國演《林黛玉》,聲情並茂,唱做表演精湛出色,吸引萬千觀眾捧場,轟動梨園,震驚省港澳。到五、六十年代,楚岫雲在粵劇舞台上更是炙手可熱,紅透半邊天。

 

楚岫雲在「非凡響」和「永光明」,曾兩度主演《林黛玉》,共創滿座五六百場次,《劉金定斬四門》是楚岫雲的舞台南派武打戲寶,曾演出了二、三百場爆滿,此劇曾拍攝成武俠電影,楚岫雲在片中大演武功打真軍器,她可說是第一位影壇女俠。以往凡有楚岫雲主演之劇目,每劇必創票房新高峰,創出數百場滿座之世界紀錄。

 

楚岫雲由三十年代十幾歲成名當上了巨型班正印花旦,至六十年代數十載演出無間,四十幾歲依然擔任省港第一大型班正印花旦,她創表演過萬場次,演出之多,票房之高,技藝之優,唱演之佳,世界之冠,捨她其誰,舉世無雙。楚岫雲的驕人演藝創省港澳歷史佳績,冠壓全行,試問梨園中誰人能夠一個劇目最少也能演出連續數十場次,莫說數百場了,難道作者就全不知聞嗎?

 

楚岫雲雖於解放後長駐廣州演出,但這樣也並不代表她的高超藝術給人遺忘了,雖然香港部分觀眾對這位紅伶不甚認識,因為這樣作者就認為講也無謂嗎?及此所有傳媒就避而不談,你不寫,他又不說,因此人人就更加不認識這位奇才花旦王的威水史頁,日久之後梨園史實面目全非,故本來是一流者頓變九流,原本是九流的演者竟然驟升成了一流。 一眾戲迷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雲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上世紀1950年至1958年廣州粵劇戲班,在鄉間及在廣州市演出的售票價目: 下鄉班分為3類,分別是票價最高收4角、票價最高收6角、及票價最高收8角3類,3類下鄉班都極少會在廣州市演出。

而廣州班則分別有小型班、中型班、大型班3類,小型班票價最高收9角,中型班票價最高收1元5角,大型班票價最高收2元5角,大、中、小型班間中也會到鄉間演出一兩台。

廣州市粵劇工作團:薛覺先、白駒榮等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八角,多往各鄉鎮演出。

廣東粵劇團:馬師曾、紅線女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一元五角。

勝壽年劇團: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一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呂玉郎、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二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馮俠魂、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二元五角。

 

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三十年代中期先施公司老闆馬應彪為留著名粵劇名伶楚岫雲,出以最高的聘薪。

因為楚岫雲乃是一位具擁有聲色藝卓絕優越,

文武全能之花旦!及歷來最具票房保証,

屢屢創造出粵劇叫座新高紀錄之伶人也!

 

一代名伶,梨園驕子,藝苑奇葩,粵劇之光,億萬票房天后,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冠梨園,楚岫雲是粵劇界的頂級花旦王,只有她和鄭秋怡兩枝奇葩!在花旦群芳中才能夠達到聲色藝三絕當之無愧!天之驕子,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楚岫雲演織女高創票房紀錄,人演織女只得其形,爾演織女兼擅心聲!楚岫雲與馮俠魂於1955年9月起至1956年6月期間,在永光明劇團演出(牛郎織女) 一劇,晚晚持續上演瘋狂爆滿了達三百場佳績。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拍盡梨園各名泒,早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已被譽為四大名旦,五六十年代被譽為名旦冠首。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期至六十年代,先後合作演出的文武生計有林鷹揚、盧海天、 桂名揚、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呂玉郎、羅家寶、 陳笑風、呂雁聲。

 

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影劇奇才演藝奇葩譽滿梨園,文武狀元影劇全能藝術旦后,唱唸演打技藝超凡功架了得,紥脚踩蹺圓台美如蓮花之舞,水袖身段精雅勝似流水行雲,台風扮相關目表情神韻一流,演活黛玉紅娘金蓮眾多角色,表演創逾萬場屢創票房新高。

 

一代名伶之楚岫雲,影劇事業如日方中,藝苑奇珍,光芒萬丈,天之驕子,票房天后,影劇泰斗楚岫雲,聲色藝文武全能,盛名紅透半邊天,享譽藝壇數十秋!文武狀元,唱得打得,藝苑之珍,天之驕子,踩蹻殺四門的走圓台碎步是全行第一名人物,紥腳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文武悲喜劇旦后,唱唸演打第一流,精通傳統劇藝術,演盡絕世經典劇,創演萬場數百劇,跨代光輝傲永恆。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雲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楚岫雲聲色藝傾城花旦王,唱做唸演打翻技藝一枝獨秀,是花旦群中具擁最高藝術成就的佼佼者大姐大。眾稱影劇奇葩!演藝奇才!三四十年代影劇雙棲,紅極一時,五六十年代粵劇事業更達尖峰,紅得發紫,紅透了半個世紀!

 

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之永光明。永光明劇團成立於1949年初夏,老倌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白超鴻、陸雲飛、馮俠魂、小飛紅、黄君武,演出戲寶新女兒香、梁山伯祝英台、可憐女等深受歡迎,觀眾極度捧場,是繼非凡響後最收得的劇團,不料50年初春,廣州遭戰機轟炸,所有劇團無法上演,此時永光明曾到港演出及拍電影,延至50年初夏返穗演出,這次老倌有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馮俠魂、陸雲飛、黃君武,表演劇目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可憐女、卓文君、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綠野仙蹤、嫦娥奔月、劈山救母、迷樓俠影、蘇武牧羊、牛郎織女、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偷祭潚湘館、淒涼姊妹碑、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梁紅玉擊鼓退金兵..........………..等等戲寶演出都哄動爆棚,全部都叫好叫座,每劇必連演一二百場的滿座,演出特別轟動的劇目更連演二三百場的滿座,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

 

五十年代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擁有楚岫雲、小飛紅、呂玉郎和陸雲飛四大天王,演出嚴肅、表演認真,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第一大班永光明劇團不但匯集了一流的大老倌、編劇和音樂人才,燈光佈景服飾、道具都是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劇團每開新戲非常重視佈景道具和全體藝員的戲裝,像頭飾及衣帽鞋履等戲服都會重新購置,以達到配合劇情的需要,盡力做到整齊美觀,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

 

永光明劇團從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兩或三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

 

55年中呂玉郎調拍林小群,9月即由小生馮俠魂充當文武生,演牛郎織女一劇至56年中,連演近十個月,約滿座三百場,突因馮俠魂膽病住院,及後又因家事離團,故牛郎織女終止演出,就於7至8月休暑期間,永光明派員到港意欲斟聘羅劍郎、黃千歲、新馬師曾個別加入,但奈因當時政局問題,居港伶人無意返穗而告吹。

 

換說羅家寶自54年回穗加入小型班太陽昇,演至55年因與林小群不和離團後,一段長時間還未簽約埋班,仍在灣水休假之際,永光明劇團又正急切用人,遂迫不得拉夫完全未夠班的羅家寶補入,就於休假後9月開演金釧投井、至57年,再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屢鬧情緒,他未紮先嬌,陳氣擺款,又自恃了得,因此楚岫雲對他演出水準要求,而經常給他藝術指導及意見,他極不接受,以至時間過去了三四十年後,他還在港台的羅家寶戲寶欣賞特輯節目裡,說了多個謊,仍要詆譭楚岫雲,指稱楚岫雲當時已屆33歲高齡,人老珠黃冇人睇,不襯他27歲英年之齡;回說當年他大鬧意見搞罷演結果犯眾憎,永光明易角,遂再又造就另一小型班東方紅,文武生陳笑風升拍楚岫雲接演鴛鴦玫瑰、董小苑、燕燕等劇,依然賣座魁冠,演至58年尾全市劇團都要轉入廣東粵劇院,永光明劇團至被終結。

 

永光明劇團從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兩或三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 班中人記述

  

石燕子年齡比何非凡還要年輕兩歲,但何非凡也要拜他為師學藝,稱他為師父,羅家寶亦曾經是他旗下之員。不過他八十年代在香港電台紅伶訴心聲專訪節目中曾經給對方一些評價,說何非凡和羅家寶都只是專注唱腔,忽略了粵劇在表演各方面等等全面演、打、翻、唸的五功、五法藝術。

 

讀者釋辯羅家寳文章

 

羅家寳曾在月刊寫文章說回半世紀前曾在廣州發生的事。完全不符事實,他有抬高自己,踩低別人之嫌。

 

文章部份內容作出更正:1956年是楚岫雲發現馮俠魂攪婚外情,只是馮俠魂個人離開永光明劇團後加盟下鄉班,並不是永光明一分作二。

 

1955-1956年正在演出《牛郎織女》一劇,晚晚爆滿才是真確的,蘇翁和盧丹兩位編劇家及鄭衛國主持都曾在電台講過:楚岫雲演《牛郎織女》很爆棚,連演二百多場滿座,因楚岫雲當時是票房的保證!現在羅家寶借死人說他自己的假話。

 

羅家寳所列出最受歡迎劇目伶人,怎會居然沒有列出演《鴛鴦玫瑰》的女主角的大名,羅家寳分明是要突出自己獨領風騷,硬說觀眾只看他自己一人吧了!

 

楚岫雲於三十年代十餘歲神童少年得志已成名,所以到了五十年代觀眾們以為她已經四五十歲不年青了,1955年有班戲迷上後台拜訪楚岫雲時,即不客氣地問她多少歲數,她即不加思索毫不保留落落大方答道32歲,故她絕不會為著年歲問題而與羅家寶作出無稽的爭拗事端的!這年她剛好和馮俠魂結婚15周年紀念,筵開數十酒席宴嘉賓。

 

1956年楚岫雲才30歲出頭怎算得是老呢?查實她的大名和藝齡才真正算得上是老吧!因為她於1935年在廣州已當上了上海妹的第二花旦,當年馬老闆還要出最高的聘薪留着她呢,1936年拍白駒榮往上海演出,1937至1938年在港加入了光華男女劇團任主角花旦演林英娥殺嫂等,及開始拍電影當女主角。1939年當桂名揚泰山劇團台柱花旦,同年受聘到美加演出,1940至1941年底先後當白玉堂興中華劇團第二及正印花旦,1942年她就當上了薛覺先劇團和羅品超劇團的正印花旦。

 

50年代她的大名已經響噹噹了20多年之久了,所以當年有好多戲迷在排隊購票時閒談說:楚岫雲紅了很長時間架啦,估計她的年歲不少架啦。羅家寶經常總是要說楚岫雲老,難道羅家寶他真的不知道楚岫雲當時只是三十來歲嗎?又難道羅家寶他真的也不知道小飛紅還要比楚岫雲大七歲?沒錯的,在五十年代或之前,如果文武生上了四十歲、花旦上了三十歲,就真的沒有班主聘請了,只能夠自己組織兄弟姊妹班演出,賺錢大家分,虧本即散班。但只有楚岫雲、小飛紅兩位花旦屬例外的,她兩人演到四十幾歲仍然是一流大花旦,仍尚有班主搶着聘請,是很難得罕有的人才。

 

五十年代呂雁聲聘請衛少芳,日薪三十元。當時呂雁聲近三十歲,衛少芳已經四十餘歲,最近看到在互聯網上說當年衛少芳鋸低枱腳就枱圍,其實當時衛少芳就真的已經走了下坡,她

 

在小型班演出,前座位收九角票價也不甚賣座,呂雁聲出資聘請她亦為甘願,相反羅家寶有那麼好的機緣際遇不感圖報,尊師稱徒,他一直還說話多多,睜著眼睛說假話,確令人費解,感慨萬千,相信他無非是想擡高自己當年在粵劇界的聲價吧!

 

羅家寶說由於楚岫雲老了導致呂玉郎要離開,如果這真是事實的話,呂玉郎是絕對不會離開的,他是因為與楚岫雲拍擋而成為了大紅大紫的老倌,可見羅家寶所說一概不屬事實。其實劇團驟然人事變動,是平常不過的事。呂玉郎離團另創高峰也是很自然的事,正如羅家寳說魚不過塘不大!與楚岫雲老了何干?合久必分之嘛,其實他們分別擔團表演更為顯得他們具擁實力,楚岫雲、呂玉郎的戲迷擁躉最是歡迎不過,更為高興,贊成他們各自發展。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高薪禮聘呂玉郎過檔太陽昇當文武生,取代了羅家寶文武生之席位,前座位票價隨即由小型班票價九角,驟升至大型班票價二元五角,叫座尤勝先前。

 

這邊廂永光明欠缺了文武生呂玉郎,即由小生馮俠魂勝任文武生,所有人選及票價一切不變,前座位票價維持在二元五角,即時演出《牛郎織女》,1955年9月起演至1956年7月狂爆二百多近三百場滿座,因馮俠魂病倒了不能演出,剛巧那時羅家寶仍在灣水未有埋班之際,才加入了永光明。但他自恃了得,經常鬧意見,演了幾個月不到一年便離團了。之後永光明加入陳笑風,一直演到1958年底。當全省劇團都要轉為國營時才被合併入廣東粵劇院。

 

楚岫雲於1958年底至1959年中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少棠、呂雁聲、盧啟光、陳笑風等演出《董小宛》下本、《秋胡戲妻》、《李仙刺目》、《月夜借紅燈》、《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一直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及二團任團長及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等,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演至文化大革命爆發前夕。

 

如果硬要說楚岫雲是於五十年代已經走了下坡,後來在六十年代她又怎可能繼續和羅品超等人演出了那麼多的好戲呢? 1956年至1966年的十年光景裏,楚岫雲仍然是以首席藝術旦后演出,又再創造出另一次高峰階段。六十年代楚岫雲已四十餘歲真的老了,但並未走下坡,她的唱做表演技藝與票房保證仍冠絕全行。論紅線女、林小群、羅家寳、何非凡等人只單靠唱!

 

楚岫雲從來不攪緋聞,也不攪政治,她完全是靠著自己一身非凡卓絕、精湛的唱唸演打技藝實力博得廣大觀眾的喜愛,楚岫雲藝海跨代放光華,光輝燦爛傲永恆耀梨園,她擁有高超技藝和輝煌的驚人成就、崇高聲譽、走紅藝壇數十春秋,一直持續演出無間,從來沒有一天坐過冷板凳、也從沒有一天灣水停演紀錄。她更不是像新珠、馮鏡華、曾三多、白駒榮、薛覺先、馬師曾、李翠芳、靚少佳、羅品超等之過氣伶人、及新紥伶人郎筠玉、特別是紅線女,他她們在五六十年代時期,憑藉着當時政治的大好形勢,博得名位雙收優待。          月刊讀者

  

  “玉面金喉文武泰斗”林鹰扬 祖籍广东四会,1911年农历四月二十日出生于广东东莞,原名张汝霖,幼年丧父,母亲陈凤章携他改嫁粤剧小武林锦荣(艺名如东海),改名林鹰扬。1917-1919年间随继父在南洋群岛一带演出,得到父亲传授技艺,练得一身好武功,包括南派拳术、舞台筋斗、武打功架等。1920年9岁时即在马来亚的和风登台主演《十三岁童子封王》一剧,一举成名,被誉为小神鹰。接着,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城、泗水、万隆、棉兰、槟城,越南堤岸(西贡),缅甸仰光,泰国曼谷等地,与孙颂文、貂蝉月、黎侠峰、邓少秋等合作演出,直到1931年。作为年轻的小武,林鹰扬在国外享有一定的威望。

 

  1931年,林鹰扬回国深造,参加省港大班“碧云天”,担任第二小武,与名演员俏丽章、靓少凤、靓元亨、陆云飞等同台演出,并拜靓少凤为师,一度改名靓少英,学习靓少凤的首本戏《花落春归去》、《无限琵琶》、《玉梨魂》等。1932年,参加红船班“锦凤屏”,与陆飞云、何剑秋、罗品超、邓丹平等合作,仍任第二小武。1933年春秋两季,分别转到“大文明”和“义擎天”班,担任正印小武之职。1934年和白驹荣、上海妹、楚岫云、赵惊云、千岁图等到达上海演出,艺术上更日臻成熟。

 

神童楚岫雲十三歲前在上海之演出

1934年 天仙樂在特別區演出。演員:黎明鍾、

楚岫雲、醒魂鍾、謝醒儂、百日紅、陳少泉、楊名聲、紅衣女。

劇目:《六國大封相》、《趙子龍》、《道學先生》、《食齋蛇》、《凡鳥恨屠龍》、

《洞房三怪變》、《羅成》、《摩登地獄》、《嶽飛出世》、《夜光杯》、《樊梨花》、《戲諸侯》、《猛龍》、《天上笙歌》、《龍鳳再生緣》。

1934年11月15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華山玉劇團”。

演員:靚華亨、楚岫雲、段劍沖、李松坡、譚玉蘭、賽子龍、譚少鳳。

劇目:《陳友諒兵下南昌》、《迷魂網》、《薛家將》、《兇手是情人》、《腸斷蕭郎》、 《陳宮罵曹》、《虎吻偷香》、《賭鬼打城隍》、《銀宮豔盜》、

《六國大封相》、《呂洞賓》、《何仙姑》等。

1935年2月   上海廣東大戲院

 “華山玉劇團”調整演員陣容繼續演出。

演員:王醒伯、楚岫雲、牡丹蘇、李松坡、梁淑卿、盧雪鴻、王振聲、段劍沖、賽子龍、儂非女、黃少秋、陳少泉、謝福培、靚蛇仔。

劇目:《麒麟崖》、《寶鏡重圓》、《情場怪傑》、《錦繡香囊》、《昆侖劍》

、《三取龍鳳劍》、《血灌自由花》、《老嫩情人》、《二叔公搏命》、

、《武大郎娶妻》、《咸濕皇帝》、《寶蝴蝶》、《夜探嚴相府》

、《昭君娘娘二卷》。

 

1935年5月21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金龍男女劇團”。

演員:陳皮鴨、上海妹、楚岫雲、段劍沖、趙驚雲、林鷹楊、鄧少秋、紫雲

霞、胡小寶、顔思德、馬夢先。

劇目:《吳越春秋》、《雙封相》、《狀元貪駙馬》、《迫夫同殺父》、《春滿壽星橋》、《可憐秋後扇》、《花蝴蝶》、《佳偶兵戎》、《潘金蓮出嫁》

《大妗戲新郎》、《獸陣銅崖》。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文武狀元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場次,及至二三百場次爆滿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新馬、紅星、大龍鳳、錦添花、珠江、太陽昇等等所有的劇團。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長勝擂台永光明劇團陣容鼎盛,頂級天皇佬倌台柱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呂玉郎玉喉鏡腔五十年代天頂佬倌,他表演平實大方,儒雅斯文,1949年初組永光明劇團。和聲腔動聽的楚岫雲,腔圓聲靚的小飛紅,唱演諧趣的陸雲飛,頂級天皇大佬倌,組成了永光明劇團。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持續演出爆棚,期間演了無數名劇戲寶,叫好叫座,演至1955年夏季呂玉郎離開。1955至1958年期間,呂玉郎拍林小群演出了多個著名劇目,最高票價改收二元五角,白超鴻和羅家寶拍林小群時期,最高票價只收九角。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飛紅二幫花旦王,當年的“永光明”陣容鼎盛,擁有名家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等,第一花旦則是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0年組洛阳春剧团:主要演员冯侠魂、红光光、蟾宫女、曾君瑞、梁国风、黄秉铿。剧目:背解红罗等。1952年馮俠魂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戰後榮歸的楚岫雲及陸雲飛,才真正是非凡響的叫座功臣,兩位在非凡響連演四屆班。演出了十多個戲目爆滿,玉楼人醉杏花天、情僧偷到瀟湘館、月上柳梢頭、風雪訪情僧、福將覇王妃、花落鴛鴦塚等十數個劇目。首次開創了粵劇連演爆棚先河。楚岫雲、陸雲飛在非凡響演至第五屆時,就被呂玉郎撬聘過檔到永光明。上世紀五十年代時期,廣州有十多間戲院上演粵劇,當時市內就有海珠、樂善、太平、平安、大眾、東樂、天星、光明、百樂門、文娛劇場等等戲院。每天同時有十多個劇團,在各戲院上演不同劇目。最高票價大型班二元五角,中型班一元五角,小型班九角。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編輯] 部分陸雲飛的電影

1939年赴美國演出粵劇、拍攝約10齣電影及兼營汽車維修。帶迴旋轉宇宙燈在舞臺使用,轟動一時。

 

1.美國舊金山粵語文藝:《一笑博郎心》(1946年11月),飾演覺先的朋友;

2.美國舊金山粵語文藝:《光明之路》(1946年12月);

3.美國舊金山粵語彩色愛情文藝:《金粉霓裳》(1947年 1月),飾演石錚;

4.美國舊金山粵語黑白愛情文藝:《海角情鴛》(1947年2月),飾演李美娟的父親;

5.美國舊金山粵語黑白文藝:《情海英雄》(1947年4月);

6.美國舊金山粵語喜劇:《黑市夫妻》(1947年6月);

7.美國舊金山粵語文藝:《暴雨梨花》(1947年7月),擔任男主角,飾演金耀文;

8.美國舊金山粵語喜劇:《幸運新娘》(1947年[[12月]);

9.美國舊金山粵語彩色喜劇:《爭妍鬥麗》(1948年1月);

10.美國舊金山粵語彩色愛情文藝:《金國情緣》(1948年2月),飾演男工;

11.香港粵語黑白武俠:《花蝴蝶(下集大結局)》(1948年1月);

12.香港黑白粵劇:《可憐女》(1950年8月);

13.香港彩色粵劇:《佳偶天成》(1950年8月)之《打麵缸》,飾演知縣(丑生)。

  

面懵心精陸雲飛

最近在本欄談粵劇喜劇時,提到了幾位名丑生,其中自然少不了富有喜劇天才的陸雲飛。筆者在年前參與編纂《粵劇大辭典》時,曾向一些同行專門了解他的從藝經歷,對於他的丑生表演藝術的獨特之處,大家都用了這四個字——“面懵心精”,意思是指他擅演喜劇,並不靠太花俏、太誇張的表情動作,故意懵口懵面,其實他是拙中見巧、靜中見動、慢中見緊。你看着他雙眼瞪瞪、臉頰鼓鼓、皮笑肉不笑。聽他一開口,唸的是貼近生活的廣州方言,尤其是那些通俗生動的俚語熟語;唱的是另具韻味的“豆泥腔”(此腔發音常取鼻音共鳴,旋律跌宕有致,尾腔又常要一個相差至八度的滑音),顯得分外幽默諧趣,一個喜劇人物便惟妙惟肖地活現出來。有的同行說,有時與他同台面對觀衆,看着他的表演,突然會忍不住要笑,但又不敢笑,只好馬上轉身背向觀衆以作掩飾,可見他的藝術魅力強烈。至於在平日生活中,他也很愛講笑,但往往“你笑佢唔笑”。蝦哥(羅家寳)說過,上世紀五十年代,陸雲飛常與蝦哥及名伶馮鏡華等在西關品茗吃飯、議唱腔、談軼事,陸興致很高,一講笑,兩三句話,便令大家忍俊不禁,盡歡而散。筆者也曾聽過名編劇陳冠卿談到,當年陸口述《三件寳》故事時,邊講邊手舞足蹈,妙趣橫生,他們一邊紀錄一邊笑個不停。

陸雲飛塑造過的舞台形象(特別是喜劇人物)不少,上世紀四十年代,他在美國與黃超武等合演《鐵臂金剛》等戲,海報上就宣傳陸的表演“非常詼諧,敢誇絕妙”。五、六十年代他在廣州演的幾個戲都很受落,除了已談過的膾炙人口的《三件寳》外,還有《打麵缸》(他演猥瑣下流、醜態百出的縣太爺,此劇還拍成舞台電影)、《盲公問米,》(他演占卦騙錢、故弄玄虛的盲六)、《巧結鳳鸞儔》(他演作偽者枉勞心的財主顏老大)、《評雪辨蹤》(他演懷疑妻子而引發誤會的窮書生呂蒙正)等。有戲迷也許不知道,他的“反串”也很生色(如在《情僧》中演傻大姐石春,在《劉金定》中演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演穆瓜,還大唱穆瓜腔),他又演過現代戲《蘆蕩火種》、《阿霞》等(在《阿霞》中演越南的偽局長,曾大受讚賞),還拍過十多部電影(第一部為《一笑博郞心》),……只可惜,這位深受歡迎的名丑在十年浩劫的歲月中,卻匆匆離開我們了!潘邦榛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文武狀元,演藝奇才,影劇奇葩!唱得打得花旦王楚岫雲億萬票房天后。長勝擂台永光明,票房紀錄頂呱呱,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省港澳流通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頂叻聲靚、好技藝、好唱情。楚岫雲、呂玉郎、馮俠魂、陸雲飛、小飛紅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演、打、翻,精湛藝術實力,劇團當紅於49年初至59年底大受歡迎,創了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票房紀錄高冠全行,演出每個劇目都必能持績爆滿百多二百場,及至三百多場次爆棚佳績,即時打低了非凡響及省港所有劇團,高破了情僧瀟廂館的票房紀錄!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楚岫雲唱腔擅於運用配合音樂旋律節奏,充分表達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思想感情,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長勝擂台永光明劇團陣容鼎盛,頂級天皇佬倌台柱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第一花旦王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呂玉郎玉喉鏡腔五十年代天頂佬倌,他表演平實大方,儒雅斯文,1949年初組永光明劇團。和聲腔動聽的楚岫雲,腔圓聲靚的小飛紅,唱演諧趣的陸雲飛,頂級天皇大佬倌,組成了永光明劇團。1949年初演至1958年底持續演出爆棚,期間演了無數名劇戲寶,叫好叫座,演至1955年夏季呂玉郎離開。1955至1958年期間,呂玉郎拍林小群演出了多個著名劇目,最高票價改收二元五角,白超鴻和羅家寶拍林小群時期,最高票價只收九角。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小飛紅二幫花旦王,當年的“永光明”陣容鼎盛,擁有名家呂玉郞、馮俠魂、陸雲飛等,第一花旦則是楚岫雲,二幫花旦王小飛紅。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0年組洛阳春剧团:主要演员冯侠魂、红光光、蟾宫女、曾君瑞、梁国风、黄秉铿。剧目:背解红罗等。1952年馮俠魂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數十春秋演出無間

  

一代名伶楚岫雲,劇藝精英,威震藝海,純青技藝兼資文武,精通傳統功架藝術,集絕佳演技於一身。唱做唸打名優萬里飄香,演悲喜劇勝首千古留芳。擅長表 演閨秀旦、花衫俏皮、風騷艷旦、武旦刀馬、小旦、青衣各類角色人物,藝驚省港澳。

三十年代時段楚岫雲芳齡只十幾歲,已紅極一時,蜚聲國際,歌、影、劇事業突飛猛進,開創了奇迹。當年她歌、影、劇三棲,年年月月天天主要演出粵劇,又 忙於拍攝電影,還參加灌錄唱片等工作。

楚岫雲從小學藝,很年輕就成名,上世紀1934年至35年期間在上海廣東大戲院演出。

1935年之後楚岫雲灌錄了第一批唱片,其中「琴韻動情思」與陳皮梅合唱,「七情迷佛祖」與白駒榮等合唱,「情關俘虜」與新馬師曾合唱。

1936年楚岫雲14歲,任覺先聲劇團三花,執生出色,一夜揚名,勝任正印。

1937年在光華劇团和盧海天、上海妹合作,她當演劇中主角林英娥殺嫂等。

1938年在太平劇团當馬師曾台柱花旦,並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飾演女主角倫碧容。

1939年至1940年和桂名揚合作之後,前往美國、加拿大各地演出,極受歡迎。

1940年至1942年先後分別拍白玉堂、薛覺先及羅品超各大老倌,亦創佳績。

1942年至1945年戰時拍馮俠魂,往越南演出。

1945年至1947年在泰國演出,哄動異城。

1947年底楚岫雲從外地演罷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

1948年初至1949年初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首次高創了省港澳粵劇票房新紀錄,紅透了半邊天,盛名遠播。

1949年初至1955年夏季拍呂玉郎,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好戲,一齣劇目連續上演

過百場滿座,當中更有不少戲目連演超過二百及三百場爆滿,連續十年旺台爆棚,年復年月復月,每天演出無間,持續屢屢高創出歷史票房新高佳績,轟動藝壇 ,當時得令。

1955年休暑後至1956年夏季拍馮俠魂,演盧丹編寫之『牛郎織女』一劇,依然哄動,跨演兩個年頭,狂滿近三百場;不料牛郎突於演出途中暈倒而致腰 斬。

1956年楚岫雲休暑後秋季接著換拍羅家寶,演出《金釧投井》、《鴛鴦玫瑰》。兩人曾鬧不和,至今死無對證,近年羅家寶爲了突出自己、吹噓聲價,竟然 低貶誣衊前輩,他揑造假話,胡說八道,詆毀楚岫雲當時已屆高齡、將走下坡等等完全不符合事實的侮辱性謊言謬論。

1956年,其實楚岫雲才剛30餘歲,風華正茂,是她演藝事業正當最尖峰的黃金時段,如日中天,譽滿梨園,獨步南中,藝苑之珍、粵劇瑰寶席位捨她誰能 企及。

1957年中至1958年底,楚岫雲拍陳笑風演出《梵宮駙馬》、《燕燕》等。

1958年底至1959年中,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笑風、呂雁聲、盧啟光、陳少棠等演出《董小宛下卷》、《月夜借紅燈》、《秋湖戲妻》 、《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

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和二團任團長,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 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

  

楚岫雲演粵劇、拍電影,事業如日方中

 

楚岫雲,粵劇著名藝術家,出身於教師家庭,從小先學基本功,翻騰跌扑硬功夫,後學唱功身段台步等技藝。楚岫雲是一位較年輕便成名的紅伶,享譽粵劇界四大名旦之一,在國內外一致享獲極高的聲譽。楚小姐在演梅香的時候已被前輩發現她是一顆明日之星,把她介紹到落鄉班去擔當第二花旦,不久後又有前輩更大膽引薦她到上海和白駒榮拍擋演出。廣州被日本攻打之前,戲人紛紛來到香港,楚小姐也不例外,來港加入了太平劇團和馬師曾合作,兩年後她又參加拍攝電影工作,三八年上演了她第一部電影〔梅知府〕,擔演倫碧容,男主角為趙驚魂。

 

楚岫雲於戰前戰後所演出之電影不知共多少部,只能夠搜集出下面之電影名列:

梅知府1938年8月3曰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風流債1938年1O月9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鍾無艷  1939年3月16日首映,楚岫雲演夏迎春與新馬師曾合演,大口何以丑角演鍾無艷,

1948年12月30日重映易名夏迎春

栴開二度1939年5月21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十二寡婦   1939年8月8日首映與新馬師曾、馮俠魂、黃鶴聲、張活游等合演

竹織鴨1939年9月17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八美圖1941年1月16日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醋淹藍橋1941年2月11日首吷與白駒榮合演

蕩寇誌1941年2月2O日首映。1947年1月28日重映與麥炳榮合演

神秘小姐   1941年9月5日首映。1946年2月18曰重映易名殺人小姐與張瑛合演

國難財主1941年11月2曰首映,與馮俠魂、劉克宣合演

生武松1941年11月20日首映。【生潘金蓮楚岫雲】戲【生武松關德興】

黑衣怪人   1942年2月2O日首映,與馮俠魂合演,戰前製作,曰軍攻港,延遲上映

 

劉金定斬四門1948年9月5日首映,與黃干歲合演

陳夢吉1949年1月3日首映,楚岫雲演出戲中戲黛玉葬花

可憐女1950年8月26日首映,與呂玉郎、陸雲飛、小飛紅合演

啼笑姻緣   本港?年?月?日首映,1950年曾於廣州長壽電影院院線上映。楚岫雲扮演鳳喜與鄺山笑合演

  

香港戰前楚小姐已被聘到美國加拿大各處演出,當她在美加演出一年後返港,巨型班興中華劇團即聘她擔當第二花旦及正印花旦,和名伶白玉堂合作,接著薛覺先和羅品超對楚小姐都很器重,先後聘她在平安劇團和覺先聲劇團為正印花旦。

 

楚岫雲從事粵劇事業數十年,曾到過美加和東南亞各地演出,解放前她已歷任省港巨型班的正印花旦,演過的戲目數以百計,如有《劉金定斬四門》、《暴雨殘梅》、《嫣然一笑》、《雪野哀鴻》、《胡不歸》、《王昭君》、《歸來燕》、《紅娘》、《霸王別姬》、《關公月下釋刁嬋》、《月上柳梢頭》、《情僧偷到瀟湘館》、《西廂記》、《花街神女》.............等等許多名劇,皆大受歡迎,抗戰前後曾與白駒榮、馬師曾、趙驚魂、黃鶴聲、桂名揚、張活游、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等名家演出。之後和呂玉郎合作演出了一段很長時間,曾演出數十首本名劇戲寶,極受觀眾歡迎愛戴,繼而又和羅家寶、陳笑風、靚少佳、盧啟光、呂雁聲、陳少棠、羅品超拍擋。

 

楚岫雲扮相肖麗,圓台身段水袖美,唱做唸演打卓絕,既可精於閨門旦,也擅青衣和小旦,復能演刀馬武旦,唱演打八面玲瓏,故促使她很年輕就成了大名,享譽電影和粵劇藝壇,較早期已紅遍省港澳,蜚聲美加、越南、泰國和東南亞各地。數十年來受到廣泛讚譽。

 

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楚岫雲 (翻生黛玉之憶) 名伶傳真

 

近歲電視劇、越劇皆不斷有人提《紅樓夢》,有人再提羅家寶之名曲,說當年唱《怡紅公子悼金釧》之「蝦哥」羅家寶才是真正「生寶玉」。

而首席「生黛玉」當數外形柔雅、萬千唱腔愁苦盡涵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王」楚岫雲了。「雲無心而出岫」,楚岫雲藝名也充滿詩意,此花旦確是由演林黛玉而成名享譽的。四十年代末她與何非凡共組「非凡響劇團」演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寶黛之死戀演足兩年。

五零年代初,楚岫雲又與呂玉郎再演寶黛戲《偷祭瀟湘館》數百場之多,及後再與羅家宝演出《紅樓夢》戲目,《金釧投井》與《黛玉歸天》等劇共過千場。

楚岫雲,才兼文武,技藝非凡,唱、唸、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各種南北功架,卓絕第一。表演文武悲喜劇冠首,文戲尤擅悲劇,飾演《胡不歸》的趙顰娘,《情僧偷到瀟湘館》的林黛玉是她成名之作。武戲擅刀馬旦、武旦,演《劉金定斬四門》的劉金定,佘賽花、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素貞、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花木蘭、紀鸞英、樊梨花、雙陽公主多位英雄女將,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她的英雄女將與俠女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深印戲迷腦海,均爲同行及觀衆所讚許。

  

楚岫雲早於四十年代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楚岫雲長期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澳的名旦,早時鄧碧雲、車秀英都曾只是她的二幫副車,當年芳艷芬也只能是任鄉間的正印花旦而也。

  

一九三二年九個省港班的名稱及演員陣容,依照武生、小武、花旦、

二花旦、小生、醜生的次序排列如下:

日月星班:曾三多 桂名揚 李翠芳 李自由 陳錦棠 廖俠懷(二李並列正印)

孔雀屏班:丁公醒 馮俠魂 陳非儂 小英英 白玉棠 半日安

譜齊天班:馮展圖 羅文煥 謝醒儂 李豔秋 新細倫 葉弗弱

錦鳳屏班:張仙槎 譚笑鴻 肖麗章 馮玉君 靚少鳳 新馬師曾

萬華天班:少達子 小昆侖 馮小非 蘇州耀 倫有爲 譚秉鏞

人壽年班:靚次伯 靚少佳 林超群 伍秋儂 何湘子 羅家權(林、伍並列正印)

月團圓班:新 珠 白珊瑚 鍾卓芳 小鶯鶯 馮顯榮 王醒伯

鳳來儀班:賽子龍 李松坡 騷韻蘭 金枝葉 龐順堯 駱錫源

新中華班:靚新華 少新權 小蘇蘇 嫦娥英 李瑞清 李海泉

以上也就是各班“六柱”的陣容。

  

睇戲要睇永光明戲迷暢敘

我們一大班戲迷,少年至青年住廣州,戰後到六十年代廣州戲班很興旺,我們一眾戲迷朋友天天都看大戲,各大中小型戲班都捧場來作比較,當中令我們最好評的是《永光明劇團》:不論台柱老倌以至梅香的演出、編劇家、樂隊、佈景、服飾,樣樣一流,看永光明的戲真是看到如癡如醉,簡直是物超所值。當時省、港、澳都廣泛流傳說:『看戲最好是看永光明的戲,永光明好技藝、好唱情。』。

 

正印花旦楚岫雲更是萬中無一,演技超凡。我們一直都有跟蹤她的演出,還記得一九四八年看她演的林黛玉,演得聲情並茂、絲絲入扣、出神入化,維肖維妙,現場觀眾都嘆為觀止,焚稿一幕她還使出嘔吐真血的功夫,賺了我們不少熱淚。四九至五九年整整十年她長駐永光明劇團,演技更上一層樓,達至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地步,起初主要演武戲,計有:劉金定斬四門、紅娘子、梁紅玉擊鼓退金兵、新女兒香、穆桂英掛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嫦娥奔月、綠野仙蹤、迷樓俠影、鴛鴦劍、葛嫩娘、闖王進京、狄青三取珍珠旗等等首本,其他戲寶還有牛郎織女、相思樹、香妃、西施、燕燕、玉堂春、王寶釧、卓文君、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可憐女、劈山救母、梵宮駙馬、碧容探監、鴛鴦玫瑰、金釧投井、蘇武牧羊、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陳世美不認妻、沖天野鶴會嫦娥……等等許多好戲,她在永光明十年期間拍檔文武生先後為呂玉郎、馮俠魂、羅家寶、陳笑風,當時都名聲雀起。一九五九年永光明被政府納入國營廣東粵劇院,永光明亦是廣州市內能夠維持經營到最後一刻的私人劇團。六十年代楚岫雲小姐與呂雁聲、羅品超等合作至文化大革命,演出佘賽花、蘇三起解、白蛇傳斷橋、黛玉歸天、別窑、紅燈記、胡不歸、秋湖戲妻、林沖、荊軻等劇。

 

演藝奇葩劇影奇才粵劇紅伶楚岫雲,刀馬旦名優,悲喜劇勝手:她能身扎大靠帥旗車身打大翻,扎腳踩蹺大打脫手北派,功架了得;圓台、碎步、水袖、身段、關目、做手等舞台技藝堪稱一絕,擅演任何角色,演活眾多人物,主演劇目千變萬化,集文武全才於一身,演技精湛淵博,情感淋漓盡致,榮享活黛玉、生紅娘、活金定等等眾多美譽,曾風靡省港澳,她深厚的功底令人敬佩!

 

楚岫雲歌聲腔韻悅耳動人繞樑三日,楚小姐演唱最經典之曲目有嫦娥夜怨、黛玉焚稿、佘賽花、董小宛思公子、金釧投井、情關俘虜........;及名劇 燕燕 的舞台錄音!

                    永光明劇團戲迷群

楚岫雲:青衣刀馬集於一身

 

“青衣刀馬集一身,梨園幾十顯光輝;悲劇名優驚四座,純青技藝啓後人”。這是唐瑜同志悼念粵劇名旦楚岫雲的題詩。

楚岫雲被粵劇同行稱爲“全才女旦”之人。她善長演風情人物,如《胡不歸》的顰娘,纏綿愁怨;演《黛玉焚稿》則淒切感人。楚岫雲扮演武旦戲,有鬚眉氣慨,靶子功及舊戲的踩蹻功很熟練,演舊戲《劉金定斬四門》,文武雙全,聲情並茂。

戲行有人細緻分析:刀馬旦重身段功架,造型要求剛勁挺拔,重氣度神情,如穆桂英等。武旦強調跌撲翻打,矯健威武,如《盜仙草》的白素貞、(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女妖。有一類叫“武戲文做”的戲,要求扮演者文武兼備,無論唱、做、念、打,都要中規中矩。清末民初,粵劇受京劇的影響,吸收京劇武藝,如北派武場的“打脫手”等。使粵劇武旦的表演手法得到豐富的發展。

一個旦角,如果只會唱,不能打,這樣有許多戲不能演。武旦要掌握各種唱做基本功,還要熟練刀、槍、劍的武功。刀法有耍刀花、拖刀、抛刀及鴛鴦刀;槍法有花槍、回槍及分槍踢槍;劍法花式更多。“臺上三分鐘,台下三年功”。青年旦角要苦學前人的經驗,又創新發展,才能提高自己。

 

六柱制轉型到三柱制

 

一個劇種是否興旺,其實主要表現在這個劇種的行當是否健全。聽說過去粵劇有所謂十大行當,大概這是粵劇人才濟濟,鼎盛時期的表演藝術形式達到最完美的境界云云。無奈到了三十年代初,新興的“六柱制”替代了十大行當。對於這一點,前些時期還有人爲“十大行當”的湮沒鳴不平,對“六柱制”甚表不滿。筆者以爲大可不必。“六柱制”’是粵劇進入三十年代的必然産物,是當時的粵劇體制的一大改革。“六柱”絕非六種行當,如“武生”,既是須生,也是花臉,更兼飾演正面老旦(如岳毋、佘太君等角色);又如醜生,也要經常扮演“彩旦”和“家姑”之類的反串角色;又如擔綱起一個團的“正印花旦”,就要既能演黛玉(閨門旦),也能演劉金定(刀馬旦),既演紅娘(小旦),也演三娘(青衣)之類的旦角行當。至於與“六柱”差不多同時産生的粵劇獨創的“文武生”行當,更是一般小生、小武不能替代的亦文亦武的行當。

 

所謂“六柱”,絕非是六個行當。就以人們所熟悉的薛覺先、馬師曾先生爲例,前者是文武生行當,後者是文武丑生。可以說,文武生這一行當,在戲曲行當藝術上是粵劇演員的獨創。顧名思義,這個文武生既要能演賈寶玉,又要能演馬超、周瑜這樣的角色,是集小生、小武行當於一身的唱做念打俱能的頂梁柱。又如六柱之一的“正印花旦”,就要背著幾個

 

“葫蘆”才敢下山。如過去的名旦楚岫雲,既演刀馬旦“殺四門”的劉金定,又創造了一個“翻生”林黛玉,掌“青衣”、“刀馬旦”、“閨門旦”等多方面的行當藝術。另一條柱“第二花旦”,與正印是同一檔次的,排名分先後,是劇團藝術的另一條台柱,在戲份上也要應付各樣的人物與行當演技。如過去粵劇行當中稱爲“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她擅長小旦戲,但在《評雪辨蹤》一劇(名醜陸雲飛演呂蒙正)中她飾演的介乎青衣與閨門旦行當的劉翠屏,其表演之細膩、穩重、風趣,真是有口皆碑。再一台柱是醜生,演丑角或反派,有時也要反串,戴上“二寸髻”演“頑笑旦”。

 

六柱制發展至四十年代,有一個頗爲突出的現象。通過劇本,有意突出三條柱:文武生、正印花旦、醜生,即所謂“三王班”。如“永光明”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及續後五十年代“珠江”的羅品超、文覺非、郎筠玉,和“勝利”的馬師曾、紅線女、文覺非等。這一點,應從三十年代名劇《胡不歸》說起,整台戲無非突出了生、旦、醜。其他什麽武生(須生)、小生、第二花旦都成了一些很次要的大配角。一出《情僧》,大觀園似乎很熱鬧,但整個舞臺上無非是看何非凡的賈寶玉、楚岫雲的林黛玉,再加上一個插科打

 

諢的陸雲飛反串飾演的彩旦石春。這一現象,可以看成是粵劇舞臺表演從十大行當過渡到六柱制,再從六柱轉型到三柱的藝術集權制。

 

在粵劇舞臺上,“文武生”最受觀衆歡迎,因此不少人都朝這個“寶座”擁躍而上。殊不知這一行當,並非人人都能“走紅”。何非凡,從廣州淪陷那年就開始擔綱文武生,也是慘淡經營將近十個年頭,經歷一段寂寂無聞之後,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一炮打響,才幸運地紅起來。

 

括言之,六柱制其實也是十大行當的繼承與發展。六柱制絕非取消行當,相反,演員的行當表演藝術更趨多面化(如著名演員小飛紅,就集小旦、青衣、閨門旦行當的表演藝術於一身)。六柱制的體制從三十年代一直沿襲至今,遺憾的是,近十多年來省市粵劇團在這方面難以爲繼,花面應功戲沒有了,小武、須生、彩旦等行當,幾乎已經無人問津、無心繼承了。能夠湊成六柱而爲大衆所認可的劇團,已不復存在了。譬曰,一間小小大排檔,也講求雞鵝鴨海鮮一應俱全,粵劇是中國一大劇種,是嶺南文化一個重要部份,行當在於一個劇種,仿佛百花在於一個花圃,百花殘缺不全,花圃還能給人以千紅萬紫,豔麗迷人的鑒賞價值?整天怨艾什麽低潮,嘮叨青年一代不愛粵劇,這既可笑又無濟於事。

 

粵樂大師王粵生

 

王粵生除了在歌壇工作外,約於三十年代後期偶而在戲班擔任伴奏樂手,隨戲班往廣州演出。香港淪陷後,王氏夫婦同上廣州。這期間常與薛覺先、呂玉郎、楚岫雲及小飛紅合作。在衆多音樂員中,楚氏特別看重阮四襟及王粵生玩色土風,每次演出,都要求班主聘用他們。此外,王氏也曾與廖俠懷、羅麗娟等合作,參與《甘地會西施》及《孟姜女哭崩長城》等劇的演出。解放初期,王粵生夫人回港,王氏獨居廣州,在永光明劇團擔任樂隊頭架樂師。

 

四十年代末王粵生開始在廣州教授粵曲及洋琴,學生包括粵劇演員、女伶及以賣唱和陪酒爲業的“琵琶仔”(當時俗稱“出飲花”)。由琵琶仔的監護人禁止老師接近這些年方少艾的女孩,王氏發明了一種有別於一般洋琴老師站在學員身後或旁邊示範的教學方法,站在學生的前面,以罕有的“倒轉式”擊琴技巧進行教學示範。

 

曹秀琴無官一身輕

“無官一身輕”。這是形容做官的卸下重擔一身松曬的成語。其實“無官”並非“一身輕”的。至少閣下已失去權力,再不可能頤指氣使了!不愉快的事多得很哩。至於老倌,到了無倌(無戲演出)確是“一身輕”的。居士曾聽名醜陸雲飛,對晚晚有倌(戲)做,發出感歎(也包含自豪):“晚晚演戲,條馬路八九點鍾是怎樣的?我是不會知道的。想飲餐夜茶‘松松’都沒有機會!”有倌做的,盼無倌時輕鬆一下。可是,有的老倌無倌(無戲演出)並不見得“一身輕”。如大陸新紮名旦曹秀琴,“無倌”差不多兩個年頭了。相見之下,並未見“一身輕”;反見“一身重”—— 她發胖了。

 

曹秀琴多次來香港演出。或拍羅家寶,或拍彭熾權。阿琴文武唱做打兼擅。文,可演纏綿悱惻的《百花公主》;武,能演斬四門的《劉金定》。至於唱,竟不趕潮流,依正傳統法度,有“原汁原味”之妙。當了正印,還時時尋師訪友,來補自己的不足。如演《劉金定斬四門》(本爲楚岫雲秘本。但雲已作古)就向南洋州府老倌出身的老藝人梅蘭香處請教。梅感其誠,欣然將“絕招”傳授。因而在金山演出,老華僑讚歎不已:“該個妹仔絲,咁好工夫袋(仔)”。像阿琴這樣的文武旦,本應不斷催穀,不難躋列“超級紅伶”。無如,廣東粵劇院在編制上,僅得兩班。旦角名額已滿。她“無班可落”。而拍彭熾權,也僅是臨時借用。她經常“無倌”。在“無倌”期間,又生了孩子。她有個結拜姐妹在澳門,水源充足。經常叫她到澳旅遊。玩得開心,身子焉得不胖。故曰:曹氏女無戲身重也。

 

小群多演小旦戲,青衣刀馬不曾演 

 

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柳毅傳書》,至今傳演不衰,湧現若干個柳毅,十多二十個龍女。它擁有觀衆至多,這是誰也不能不承認。然而它面世至今,從沒有得過獎賞。

似乎從沒有專家去分析過這個劇目爲什麽如此旺台?是否專門家們不屑去探索這些勞什子?其實這個戲可供探索,可供吸取的經驗很多。不宜把它認作並非“拳頭産品”,珠玉在前,也視而不見。或簡單地說它“行運”。

 

如果說“行運”,它所“行”的是與新中國的南方人民翻了身後審美觀起變化的“運”。儘管編演者並不覺察。從舊時代過來的老行尊,他衡量一個花旦,是否能獨當一面,必然要問這位花旦擅不擅長“大頭戲”?然而首演龍女的林小群,她的“大頭戲”是最不擅長(儘管後來,她也拍過羅品超演《別窰》的玉寶釧。但行家一看,無不認爲在水平以下)而獨工“閨門旦”。以閨門旦作爲一個劇團的正印花旦,似無先例。在林氏女的前輩,包括她的父親林超群,數上數下,從千里駒數:上海妹(1905)、余麗珍(1915)、衛少芳(1913)、楚岫雲(1922)、芳豔芬(1926)、郎筠玉(1917)……其叫座戲無不與“大頭戲”有關。燒相書的是林小群,當她崛起時,觀察家咸認她爲沒有“正印命”,但她當了下去,而且從未被搖撼過她的正印位置。 ﹙龍舟)

   

佈景大師洪三和。楚岫雲、馮俠魂的劇團演出《嫦娥奔月》,洪三和替他們炮製了月宮奇景,因而哄動西貢。

 

生於祖國的福建、長於上海的洪三和,到了炎熱的安南,整年都是夏季氣候,沒有四季區分,使他格外思鄉,只因故國山河破,無奈暫且棲遲。1945年,國土重光、洪氏思歸心切,於1946年與靚少佳惜別,取道廣州,打算重回福建。不意楚岫雲正與何非凡拍檔,積極編

  

排紅樓新戲《情僧偷到瀟湘館》。楚岫雲聽到洪三和抵穗,就向何非凡力薦洪氏爲該劇舞臺總設計。洪只得放棄東歸計劃,又將“海派”的散手,傾注在這個新戲之中:例如當賈寶玉(何非凡飾)毀碎龍鳳燭,大叫要與林黛玉(楚岫雲飾)結婚,將腳在台板上猛頓時,忽然寶玉的袍子(即所謂“寶玉裝”),霎時透出兩個發光的“雙喜”字來,藉以顯示寶對黛愛的堅決!這一招馬上令當時的廣州觀衆,歎爲奇觀。這是洪氏在凡仔所穿的鞋底裏藏了一塊過電的鐵,台板上也安置了電源,電源透過鞋底,經過觀衆看不到的電線,身上預先裝好的“雙喜”,就馬上熠熠發光了。再如在“偷祭”之後,變出“離恨天”虛無縹緲的雲景,無不令看慣平面佈景的觀衆(當時由於搞班的經濟拮据,多是用卷軸式佈景),大開眼界。洪氏在《情僧偷到瀟湘館》裏,除了用海派招式外,對於怡紅院、大觀園、瀟湘館的佈景,卻用工筆畫繪製,所以他的畫景又饒有古典味。對於古典文學《紅樓夢》的環境描寫,是最適合的。因而好評如潮。“上海畫師”從安南又紅遍廣州。《情僧》是何非凡走紅的“雲梯”,這就不可一日無此君了!

 

粵劇:紅樓之鄉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何非凡與楚岫雲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照水人所聽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

  

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漫談荊軻

荊軻入秦,有死無生,這是盡人皆知的事。但演荊軻赴死的劇團以及有一位老倌,均從死到硬直直變成生勾勾。幾十年也就成梨園佳話。

本世紀三十年代,由曾三多、桂名揚、李翠芳、袁仕驤、陳錦棠、廖俠懷六大台柱組成的日月星劇團,一路演一路虧本。點演廖老七的戲寶如《玉蟾蜍》之類,冇人吼鬥,點演曾三多的《尚司徒寄妻托子》一樣無法招徠。觀察家斷言:呢班已經死直,等待擡出廳,進行大殮。又話呢班改錯招牌,日月星者,三光也,有乜法子唔搞到棍咁光。虧本虧到年尾,點知爆出一套表現荊柯刺秦嘅《火燒阿房宮》,頂到爆、滿到瀉,一套戲賺番有突有突。

事隔廿多年後,廣州的一級演員,全國一等獎演員羅品超,叫座力直線滑落,每晚有八九成座位空著無人光顧。其時主管粵劇的老作家華嘉,急忙召開“諸葛亮”會,呼籲搶救羅品超。有老行尊講述阿水在前面講荊軻戲起死回生的故事。華老聽後一槌定音,決定炮製《荊軻》。鑒於日月星劇團時,用廖俠懷飾荊軻,不很合身份。此番由羅老鑒扮演,等佢擔正戲匭,因老鑒當時叫座乏力。華嘉運用行政手段,調來最有叫座力的名旦楚岫雲、羅家寶押陣,疊重人搞成大堆頭。果然《荊軻》《別窰》《林沖》《佘賽花》面世之日,全場滿座。羅老鑒因此衰而複盛,死而復生。假若沒有調來楚岫雲長期座陣拍檔,鑒哥必將繼續滑下坡。

  

鑒哥(羅品超)頹而複振全憑《荊軻》一劇,這是五六十年代,凡在廣州從事粵劇的無有不知。而呢一班的堆頭夠大,引得觀衆蜂擁而至。手邊有一張劫餘幸存的“戲橋”(說明書),可證實餘言非謬。荊軻(羅品超)、荊妻(楚岫雲)、荊母(衛少芳)、燕丹(羅家寶)、燕儲妃(劉美卿)、燕王喜(王中王)、田光(馮鏡華)、秦王政(少昆侖)、燕臣(羅冠聲)、高漸離(謝天雄)、秦舞陽(黃超全)、樊于期(梁國強),台柱之多,數到口癐。若論武生,已有華叔、肥侖、羅冠聲三個。而花旦又是三人:雲、芳、美。最主要的還有“一擔籮”(羅品超、羅家寶)雙文武生,在戲行中也留下兩羅合作的佳話。至於雞華(王中王),佢更系三十年代《火燒阿房宮》時原裝燕王喜。咁嘅陣容,咁嘅派角,有乜法子話唔收得? 廣東粵劇院在打倒“四人幫”後,又一次推出《荊軻》,一樣大推頭,可以說比“開山”時尤甚。“兩羅”依然合作,其他呢?由文覺非飾高漸離,郎筠玉飾荊妻,李豔霜飾荊母,林小群飾燕儲妃,肥仔侖仍任秦王政。而小小秦舞陽一角,也派白超鴻充當。排出“四生、三旦”的惡陣,故令觀衆猛話:“抵睇!抵睇!” ﹙龍舟)

 

南派粵劇匯演

 

舉行“兩廣(廣東、廣西)一市(廣州)南派粵劇匯演”。呢三個演出單位各演兩晚,一晚演長劇;一晚演短劇。每個單位給酬二十三萬港元。

 

“南派匯演,打起兩廣價單。揾得戲來又冇人識做,搞到心裏悶夾煩。早知唔做咁多一生一旦。姐姐咁手,點樣過關?從前有真功夫嘅人,喺雪櫃中雪到硬。如今速速解凍,唉!唔知佢重識唔識行!”

 

點解香港主會出的咁招架?呢條橋原來由中文大學梁沛錦博士念出嚟。博士曰:“粵劇幾十年,發展極不平衡。除了生旦戲,並無其他。如此下去,則展現南方人民豪雄性格的劇目及其特有的表現程式,勢將湮沒。因此,搞這南派匯演,志在救正粵劇發展的不平衡。”梁博士呢條橋,無疑是高橋。可是,爲時已晚,香港方面,南派的高手:白玉堂、關德興、新馬師曾依然健在,但廣東(廣州)如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梁家森、少昆侖先後作古,廣西的易日洪也離開塵世。如何應付?難道這難題一出,兩省一市,同交白卷不成?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白超平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寇投降以後,我們回到廣州,當時交二十元港幣可以請師傅教一套京劇北派劍術,我交不起學費,只好“偷師”,這裏偷刀,那裏偷劍,零零星星學了一些。解放後,一九五○年,我和林小群

 

在上海演戲,京劇老藝人鮑怡庭免費收我當徒弟,那時演出工作很忙,幾乎每天都排新戲,可是,這位老師傅的無私精神深深感動了我,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每天跑一百個圓圈練腿功,還學了些其他的表演藝術。

問:你演刀馬戲,在排演過程中有無失過手?

答:武打失手是常見的,看,我這顆牙就是碰崩了的,頭部也撞傷過,沒什麽,吃點跌打藥再來,搞藝術哪能不付出代價呢?解放前,藝人爲了糊口,拿藝術做買賣,今天,有了党的領導,我們演戲是爲人民服務,爲黨的事業服務。我們生活穩定,藝術上也不斷得到培養和重視,不拿出點東西來,實在對不起黨,只要想到這些,就什麽困難也不怕了。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所以心裏很苦悶。我看青年一代也很苦悶。事實上,並不是形象好,有嗓子就可以演好戲的。過去我排《羅漢錢》,導演要求我對著他表演,要求哭就要哭,要求笑就要笑,創造角色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半點含糊不得。現在誰來講這一套?以前我們坐著等排戲,現在輪到要排戲了,得四處去找人;以前要帶著感情上排練場,現在根本不問這些。很多行當都沒有了。

問:可以問問你的年齡嗎?

答:四十七,十三歲學戲,唱了三十多年了。

  

廣東粵劇院成立初期,院屬下幾個團都能發揮各位表演藝術家的風格的。比如一團,就以羅品超、楚岫雲爲主的歷史袍甲戲;二團則以呂玉郎、羅家寶、林小群爲主的生旦文靜戲;三團以陸雲飛、文覺非的所謂“雙非”劇團的諧趣喜劇。既發揮到各種行當的專長,劇目又多姿多彩,異彩紛呈。當時,編劇家們根據各團的表演藝術風格而編寫劇目。幫助他們整理首本戲,排練新戲,最大限度地發揮他們之所長。從而使他們的藝術青春有效地爲粵劇藝術作出卓越的貢獻。雖然當時我在藝術上仍很稚嫩,但卻獲得各位前輩老師對我的扶持。比如馬師曾院長演出《屈原》時,大膽起用我飾演嬋娟一角;羅品超老師排演《鳳儀亭》、《南海長城》,也讓我擔任劇中女主角貂嬋和亞螺;紅線女主演的《山鄉風雲》、《珠江風雷》、《紅花崗》等,卻讓我演出她所飾演的劉琴、梁甜、周瑛等角色的B角,處處扶掖我,使我有學習提高和施展才能的機會。

 

神童楚岫雲十三歲前在上海之演出

1934年 天仙樂在特別區演出。演員:黎明鍾、

楚岫雲、醒魂鍾、謝醒儂、百日紅、陳少泉、楊名聲、紅衣女。

劇目:《六國大封相》、《趙子龍》、《道學先生》、《食齋蛇》、《凡鳥恨屠龍》、

《洞房三怪變》、《羅成》、《摩登地獄》、《嶽飛出世》、《夜光杯》、《樊梨花》、《戲諸侯》、《猛龍》、《天上笙歌》、《龍鳳再生緣》。

1934年11月15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華山玉劇團”。

演員:靚華亨、楚岫雲、段劍沖、李松坡、譚玉蘭、賽子龍、譚少鳳。

劇目:《陳友諒兵下南昌》、《迷魂網》、《薛家將》、《兇手是情人》、《腸斷蕭郎》、 《陳宮罵曹》、《虎吻偷香》、《賭鬼打城隍》、《銀宮豔盜》、

《六國大封相》、《呂洞賓》、《何仙姑》等。

1935年2月   上海廣東大戲院

 “華山玉劇團”調整演員陣容繼續演出。

演員:王醒伯、楚岫雲、牡丹蘇、李松坡、梁淑卿、盧雪鴻、王振聲、段劍沖、賽子龍、儂非女、黃少秋、陳少泉、謝福培、靚蛇仔。

劇目:《麒麟崖》、《寶鏡重圓》、《情場怪傑》、《錦繡香囊》、《昆侖劍》

、《三取龍鳳劍》、《血灌自由花》、《老嫩情人》、《二叔公搏命》、

、《武大郎娶妻》、《咸濕皇帝》、《寶蝴蝶》、《夜探嚴相府》

、《昭君娘娘二卷》。

 

1935年5月21日    上海廣東大戲院

特聘“金龍男女劇團”。

演員:陳皮鴨、上海妹、楚岫雲、段劍沖、趙驚雲、林鷹楊、鄧少秋、紫雲

霞、胡小寶、顔思德、馬夢先。

劇目:《吳越春秋》、《雙封相》、《狀元貪駙馬》、《迫夫同殺父》、《春滿壽星橋》、《可憐秋後扇》、《花蝴蝶》、《佳偶兵戎》、《潘金蓮出嫁》

《大妗戲新郎》、《獸陣銅崖》。

      

Hawaiian網上資料,

 

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連滿三百幾場的花旦是楚岫雲,

 

這個紀錄相信粵劇是後無來者.

 

而楚岫雲更是文武全材花旦.

  

辛兄:

 

個人覺得楚岫雲的唱腔幾特別,請評論一下

 

辛奇士

Hawaiian兄:

  

楚岫云成名甚早,二十岁便加入觉先声为正印花旦,拍薛觉先。苦情戏特正;

 

佢地个套《胡不归》唔知喊湿几多女观众既手巾仔。

 

至於云姐同凡哥个出《情僧偷到潇湘馆》系广州一锤罗古直落三百几场,纪录空前绝後。一个系番生贾宝玉,一个系番生林黛玉。

  

文场戏外,云姐武场戏亦洒家。

 

扎脚刘金定,穿大靠、上跷、大打北派。

  

她是全材。

  

至於楚岫云既唱腔,因为佢唔系小弟挚爱既子喉十二金钗,一向无研究;坊间亦少录音卖。承兄命揾左支独唱曲《黛玉葬花》黎听:觉得佢腔口有的似上海妹(声自然靓好多但唔算十分圆润),干净、自然、问字罗腔。特别既私家腔唔多觉。一曲不定腔,抱歉!

 

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之永光明。永光明劇團成立於1949年初夏,老倌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白超鴻、陸雲飛、馮俠魂、小飛紅、黄君武,演出戲寶新女兒香、梁山伯祝英台、可憐女等深受歡迎,觀眾極度捧場,是繼非凡響後最收得的劇團,不料50年初春,廣州遭戰機轟炸,所有劇團無法上演,此時永光明曾到港演出及拍電影,延至50年初夏返穗演出,這次老倌有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馮俠魂、陸雲飛、黃君武,表演劇目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可憐女、卓文君、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綠野仙蹤、嫦娥奔月、劈山救母、迷樓俠影、蘇武牧羊、牛郎織女、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偷祭潚湘館、淒涼姊妹碑、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梁紅玉擊鼓退金兵..........………..等等戲寶演出都哄動爆棚,全部都叫好叫座,每劇必連演一二百場的滿座,演出特別轟動的劇目更連演二三百場的滿座,票房驚人紀錄創世紀。

 

五十年代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擁有楚岫雲、小飛紅、呂玉郎和陸雲飛四大天王,演出嚴肅、表演認真,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第一大班永光明劇團不但匯集了一流的大老倌、編劇和音樂人才,燈光佈景服飾、道具都是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劇團每開新戲非常重視佈景道具和全體藝員的戲裝,像頭飾及衣帽鞋履等戲服都會重新購置,以達到配合劇情的需要,盡力做到整齊美觀,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

 

永光明劇團從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兩或三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

 

55年中呂玉郎調拍林小群,9月即由小生馮俠魂充當文武生,演牛郎織女一劇至56年中,連演近十個月,約滿座三百場,突因馮俠魂膽病住院,及後又因家事離團,故牛郎織女終止演出,就於7至8月休暑期間,永光明派員到港意欲斟聘羅劍郎、黃千歲、新馬師曾個別加入,但奈因當時政局問題,居港伶人無意返穗而告吹。

 

換說羅家寶自54年回穗加入小型班太陽昇,演至55年因與林小群不和離團後,一段長時間還未簽約埋班,仍在灣水休假之際,永光明劇團又正急切用人,遂迫不得拉夫完全未夠班的羅家寶補入,就於休假後9月開演金釧投井、至57年,再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屢鬧情緒,他未紮先嬌,陳氣擺款,又自恃了得,因此楚岫雲對他演出水準要求,而經常給他藝術指導及意見,他極不接受,以至時間過去了三四十年後,他還在港台的羅家寶戲寶欣賞特輯節目裡,說了多個謊,仍要詆譭楚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