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ine.

    Newer Older

    好罷。我們就這樣啟程。不需要背負過多的行李。帶著妳曾經常掛在耳邊的雷光夏,我們聽她唱:在夢中低頭看見自己的白色短襪和黑皮鞋,就知道又回到了高 中時代。校園裡醞釀各種生動的聲響。沒有什麼情節的夢,上演,好像只是為了安慰我一樣。…

    我們就從這裡出發。高中時代,妳的少女時代,我的快樂年代。人是橋樑不是目的,呵呵,每個人只是每個人的過程,尼采哪一天在森林孤獨地漫步時想到的啊 ,總之,雷光夏成了我們之間的橋樑。當我21歲時,某年某月某一天我一瞬間老去了,聽見雷光夏,一時間動容,哀衿,可是擲地無聲的悲傷我想不會有人看 見,而且我會把它藏起來。在我的想法裡悲傷應該沒有什麼顏色,如果有,我想它是透明的,無氣味,甚至最大的悲傷應該是看不見的啊。

    悲傷來自烏有之鄉。
    我常常想問妳,在妳的眼睛裡,妳看見了什麼?
    妳瞳仁發散的光芒是什麼??為什麼會那樣晶亮?
    其實我知道了,很多年以後。
    然而
    妳不說,我也不會跟別人說。

    唉。五月的陽光灑下,五月的風吹起,便是年輕的故事最瀟灑的註腳。
    妳我就像散開在風中,飛揚的棉絮,注定要生生世世流浪在天際。

    keyboard shortcuts: previous photo next photo L view in light box F favorite < scroll film strip left > scroll film strip right ? show all shortcuts